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水花尽落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782 2019.12.04 08:28

  踏瓦飞檐,落雪出了左相府,来到药材堂。管柜上的掌柜见了落雪,落雪道:“掌柜的,近来这一处可有什么大事情?”掌柜道:“这几日倒安生,没什么大事情。只是近些日子要在这季雨都开武林大会,来了许多生人,江口那一遭乱得很。好不容易远远拿船运过来药材,要靠岸了,碰上他们几门几派争争斗斗的,那满满一船的药材,轻的还能保全十之八九七,重的,一船连着人也掉下江去。去理论,还来撵,平白的受屈。今儿,又有一趟船从北边过来,我早早的喊人往江口侯着,就怕着了难。”

  “几门几派的,青天白日也斗得起来。”落雪道。掌柜道:“这阵子,别说是几门几派,就是大街上那些拿剑刀棍棒的,一眼瞧见了仇恨人,也不管体面尊重,当街就追打起来,一道去砸烂了多少摊子,数也数不清。”

  “江湖这些年,好的不出,尽来坏的。我倒去瞧一遭,他们怎么个斗法。”落雪笑道,掌柜道:“当家的去,小心些。不如多带人去,也周全些。”

  “我瞧瞧,不碍事。”落雪道,说罢,出了药材堂,往江口去。

  来到江口,见船只挤挤的,人多簇簇,喧闹非凡。其中是有许多拿剑刀棍棒的,一副江湖的装束。落雪来到一个亭子,把眼往江上一瞧,正有一白一青两个人在江上斗剑法。仔细瞧过去,其间那一个青衣人,正是青山一派的装束。

  一只大船正要靠岸,因江上二人相斗,不由得停下,落雪瞧了瞧,正是药材堂的船。江口立了许多青衣人,正是青山一派。那相斗的二人武功皆不弱,打起来,水柱数数惊起,惹得江上如海啸一般动荡不定。二人猛一相对掌,劲力往那一只大船去。

  落雪一瞧,点地飞身而去,挥出一掌,生生抵了那一股劲力。水花尽起,波浪汹涌,众人抬头,见一身红衣裳的女子从天来,雪肤黛眉,一笑清浅,倾国倾城,美若神仙妃子。众人看这生得神仙一般的红衣女子,生生呆住了。

  “妖仙!”许久,青山派一人喊道。江口的人瞧那落雪倾城的容貌,武功又高深,倒真信了。因外间传闻红衣妖仙一夜屠尽青山派千人,青山派自然对落雪不客气,问也不问一句,一应的就冲落雪杀过去。

  红袖一扫,劲风狂扫。因吃了北堂配的药,现下落雪的武功没了大半,可对付对付这一些,还是容易的。红唇一牵,轻笑道:“一个个喊着嚷着要杀我,我不笑话。只你们这么多个对付我一个,青天白日的,也不嫌别人瞧了笑话?”

  “胡言乱语!”一个人嗔道。青山派子弟也不管什么理的道的,只管杀过去。落雪瞧了也不留情,施展了身手。一时红影迷乱,嚎叫之声不绝,江口乱成一团,青山一派的子弟不是掉落进江里,就是倒在地上。好在落雪留些情面,没要他们性命。

  不一会,落雪将青山一派子弟击败,也不多留下,红影一动,让人再寻不到身影。青山一派子弟着了气,胡乱骂口,好不狼狈。

  近日天晴好,钟离丝锦戴了帷帽与丫鬟盼兮去了街上玩荡。盼兮还是好玩的性子,左一个摊子右一个摊子看的高兴。钟离丝锦倒没什么兴致,只静静走着,瞧着盼兮逛得悦意也轻轻笑了。

  待走了半条街,太阳大了起来。盼兮恐晒着了钟离丝锦,搀着她进了家茶楼。才进了茶楼,便听得里边有人道:“你们可知,那红衣妖仙隐没三年,又现了!”

  “可不是,听说那见了人就杀的红衣妖仙就在我们季雨都。昨一日,还在江口把青山派一揽子好几十号人打得落花流水呢。”那同一桌的一个男人说道。

  钟离丝锦隔着帷帽白纱看那几个人一眼,皱了黛眉。小二过来招呼她二人坐下,又摆下一壶茶水。

  “那红衣妖仙三年前一夜血屠青山派,血都染红了洛江。那一派的几个长老没了,派里的子弟没的更不尽其数。那一年,武林真是遭了一个大劫。”

  “当我来说,青山一派就是张狂了一些。这几日,凭他们一派,在江口生了多少事,腌腌臜臜的,该来人管管。妖仙这一遭,打的好。”

  “还别说,是真打的好。我还听闻那红衣妖仙不仅生得倾国倾城,还常着一身红衣。那一个模样,活活像是右相府的表小姐呢!”

  听到这,盼兮站起身,张口就要说话。钟离丝锦拦了她。那一桌的男人瞧过来,却看一个着白衣裳的女子和一个小丫鬟。

  暖风入,蓦地拂起钟离丝锦遮面的白纱,那一张柔美的脸一时显露,那些人瞧了,只呆了。

  “坐下罢。”钟离丝锦轻声道,盼兮狠狠瞪那呆呆瞧着钟离丝锦的男人一眼,坐了下来。回了神的几个男人相看一眼,心照不宣地点了头。一个男人坐到钟离丝锦那一桌,嬉皮笑脸地问道:“不知姑娘芳名?”

  “哪来的?快回去,我家小姐你惹不得的。”盼兮柳眉一竖,嗔道。男人听了这一句,恼了火,伸手想要掀钟离丝锦帷帽,还未碰到,一片绿叶子袭过来,削过手指,直疼得他哇哇乱叫。

  紫影一动,一个紫衣的公子来到钟离丝锦身边,正是万俟凉了。万俟凉瞧一眼钟离丝锦,又瞧一眼男人,眸一敛。钟离丝锦看得万俟凉,不由愣了一愣。

  “你是哪一个?”男人喝道。看万俟凉生得水眸红唇,香肤玉肌,三千如墨青丝散落,比女子还美几分。

  “你想做什么?”万俟凉轻声笑道,低沉的声音里满是冰冷的意味。若不是怕吓着钟离丝锦,这个男人便不能站着了。

  “问你是哪一个,你倒问我做什么?什么意思?”男人说道。万俟凉还未说话,自门外来了一行人高马大的江湖人,来到万俟凉面前,行了一礼,喊了一声宫主。男人看那一行人,吓破了胆,讪讪地跑回去了。

  整个茶楼的人只愣愣的瞧着过来。万俟凉牵唇一笑,道:“瞧什么?你们的眼睛可都是坏的?要不要我来瞧一瞧?”众人听了,不由背凉,皆不敢再瞧了。

  万俟凉坐到钟离丝锦旁边,轻轻掀开她遮面的白纱,看得那张柔美的脸,轻轻笑了。她一双似含着秋水的眸子看他,迷迷蒙蒙的。

  盼兮呆呆瞧着万俟凉,她未见过万俟凉,想起落雪所言的那一个披头散发的,再看万俟凉一头散下的如墨青丝,正是了。

  “你瞧什么?”看万俟凉直盯着自己笑,钟离丝锦不由笑了。

  “瞧你,娘子。”万俟凉笑道,收了手,白纱垂下,掩了钟离丝锦一张脸。听万俟凉的轻言细语,钟离丝锦水眸一荡,小脸淡淡红了些。

  万俟凉牵起钟离丝锦纤细的手,道:“我且送你回去。”钟离丝锦未挣扎,随他牵了去。便是挣扎了,她一个弱女子也是挣不脱他的。

  盼兮看傻了眼,自家的小姐可从未与别的男子如此亲密。呆了又呆,还是跟了上去。

  万俟凉牵着钟离丝锦过了两条街,再一条街过去一些便是左相府了。在转角停了下,放下手,道:“前边就是了,你回罢。”

  “多谢万俟公子。”钟离丝锦行了一礼,道。万俟凉一笑,道:“难为你记得我名字。”

  “锦儿记得。”钟离丝锦道。

  “不过,”万俟凉唇际牵出浅浅的笑,修长的手指撩开钟离丝锦的白纱,看得那半张如画清美的脸,缓缓靠近,在她耳边轻声道:“要乖,叫我凉。”

  “锦儿若做我的娘子,我定陪伴锦儿一生一世。”

  听着万俟凉的轻言温语,钟离丝锦不由心乱。

  “记得,凉。”万俟凉看钟离丝锦慌乱神情的小脸,牵唇一笑,在她脸颊轻轻一吻。她猛然一惊,再看,紫影一闪,身边人已不在了。

  “小姐,那个披头散发的不见了。”盼兮四下瞧了瞧也见不着万俟凉的身影。钟离丝锦面颊生着热,动了动粉唇,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小姐,我们回去吗?”盼兮问道。

  “先去雪儿那。”钟离丝锦道。二人便去了右相府,来到落雪院子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好的,去买酸菜包子了。   (⋈◍>◡<◍)

2019-12-04 08: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