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夜放烟火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163 2019.12.27 09:55

  另一厢,无玉见落雪许久未归,终安心不下,放下书,运起轻功,墨影一动,再寻不得身影。循着留在落雪体内的那一丝灵力,无玉来到一个茶楼。走上楼,来到一个雅间前。外间的攸宁瞧见无玉,拔剑相拦,道:“神人之主,请勿进。”

  无玉瞧一眼攸宁,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渐渐冷了下来。里间传来一个温雅的声音道:“攸宁,不得无礼。请无玉公子进来罢。”听了话,攸宁收回了剑,掀开紫纱帘,道:“请进。”

  子桑容月回首,瞧一眼无玉,牵唇一笑,道:“无玉公子请进。”无玉看得伏在桌上的落雪,又闻得满室的清酒味,修眉一皱,来到里边,将落雪抱到怀里。

  “落雪姑娘吃了酒,不想竟醉倒了。容月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无玉公子便来了。既如此,就请无玉公子带了落雪姑娘去罢。”子桑容月笑道。无玉瞧一眼怀里落雪微红的脸颊,又瞧一眼子桑容月,纵然怒火中烧,还是牵唇一笑,道:“劳烦容月公子了。”

  “无玉公子客气了,没半点劳烦。”子桑容月道。无玉一冷笑,抱着落雪,墨影一闪,再不见身影。子桑容月淡淡一笑,一双淡蓝颜色的眸子如海幽深,叫人瞧不得一分真切。再倒下一杯热茶,呷了一口,面上笑意逐渐散去。

  回到客栈,无玉冷着脸看怀里的落雪。落雪还未醒,两只小手不知何时就抓无玉的衣襟,轻轻喃了几句无玉。无玉听了,无奈轻叹,将落雪放到床上。欲将落雪的手拿下,奈想她抓得紧,没拉动,她倒睁开了眼睛。

  “……无玉,容月公子呢?”落雪看清楚无玉,想起方方一起的子桑容月,问道。无玉一冷笑,道:“容月公子?你倒关切他,一醒来就问他。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带你回来,让你跟了他去,也好遂了你的心。”

  落雪坐起来,抱住了无玉,把脸埋进无玉怀里,道:“无玉,你别恼,打我、骂我也是使得的。”无玉听了,心头更是恼,抬起落雪的下巴,看她一张脸倾国倾城的脸,道:“你知晓他是哪个?就敢在他那里吃酒,胆子就那样大。他那样会骗人的人,就是骗了你,你也不晓得,还兴兴跟他好呢。”

  “你这样说他,你难道就不是?”落雪红了眼眶子,轻轻说道。无玉道:“孟浪女,你吃了酒,也闹起我来了。”落雪还未醒酒,脑袋晕晕蒙蒙的,不肯争吵了,摇了摇脑袋,把脸埋进无玉怀里,喃喃道:“无玉,我不肯闹,你陪我睡觉罢。”说着,闭上了眼睛。

  无玉看怀里落雪安静的小脸,一时气消了大半,摸了摸她脑袋。待她睡熟,轻轻将她放在床上,仔细盖了被子。又不肯走,守在床边,看她长长的睫毛,轻轻笑了。

  待落雪醒来,已是昏时。无玉伏在床沿,还睡着。落雪看无玉的侧脸,咧嘴笑了。不一会,无玉便转醒过来,睁开了眼睛,看落雪睁着一双如水的眸子静静瞧着自己,轻轻笑了,道:“你瞧什么?”

  “无玉,无玉是最可爱的娃娃。”落雪嘻嘻笑道。无玉轻抚落雪脸颊,笑道:“我好好的一个,怎么就给你说成了娃娃?”

  落雪道:“无玉生得好看,跟年画上的娃娃一样好看。”无玉笑了。落雪又道:“你怎么在这里?”无玉道:“傻家伙,你忘了,你叫我陪你睡觉。”

  “我不记得了。”落雪坐起身来,看窗外隐了一半的落阳,道:“这样快,就要没太阳了。”无玉站起身,瞧一眼窗外,道:“是快的。”说罢,转身欲往外边去,却给落雪抓住了袖子。

  “你往哪里去?”落雪道。无玉一笑,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落雪听了,咧嘴一笑,道:“我还怕你跑了?怕是你怕我跑了。”说着,放了无玉的袖子。无玉瞧一眼落雪,笑着走了。

  落日的余晖从窗子落进来,将无玉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浅风又至,吹起无玉墨色的衣袂,青丝散动。落雪看无玉的身影愈远,长睫微颤。

  待吃过了晚饭,小镇夜放烟火,彩灯挂,欢喜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落雪看满长街的烟火,长睫微颤。那时她从南山下,去南国季雨都时,途径此镇,正烟火盛放,好看的紧。她想去瞧瞧,却赶路匆匆,就此过了。

  无玉开了窗子,看得满街的热闹红灯人影,牵唇一笑。微侧首,看得呆呆瞧着窗下的落雪,笑道:“孟浪女,你可睡得着?若睡不着,我带你去外边瞧瞧。”

  听得声,落雪抬头,看月下无玉那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把手伸给他。他牵唇一笑,牵住她纤手,把她揽进怀里。他的怀抱很暖,很熟悉。落雪抬头看他,他眉间的朱砂在月下殷红入目,尤是圣洁。

  除却那一粒朱砂,那一张脸与子桑无玉的脸是一模一样的。

  无玉抱着落雪点檐飞阁,终落在高阁之上。低头一看,落雪痴痴呆呆瞧着自己,不由笑了,道:“呆呆愣愣的,你瞧什么?”听这一句,落雪回了神,摇了摇脑袋,放开他,来到靠阁而生的大树下,抱着树干,把眼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风吹叶动,落雪一身红衣被轻轻吹起,轻轻地荡在空里。红衣裳殷红的颜色晃若四月间盛开的海棠。无玉看她如画的侧脸,墨眸一荡,偏了脸不再看她。她的凤眸微垂,黛眉间自有解不开的淡愁轻绪,所爱所恨犹隔山海,欲解无缘起。

  落雪倚着树干看月夜烟火,又看远远的无玉,笑道:“无玉,那样远,你可怕我掉下去没人接?”无玉瞧她一眼,道:“说你一个,爬东爬西的,多少回了,也没见你掉下去一回。这会子,我还怕什么?横竖摔不着你。”

  凉风徐来,落雪的十指已凉透。听了无玉的话,落雪笑了,静静的不说话,瞧天间正放的烟火。

  许久,月高了,烟火不再放,街上之人亦渐渐散去了。无玉回首,看落雪倚着树干睡了过去。轻轻走过去,把她抱到怀里。发觉她比以往又轻了,现下真的轻的很,无玉看她安静的小脸,心间一窒。

  “孟浪女,你这个天魔星,叫人该如何待你?”无玉轻轻喃道,落雪自是听不得的。叹了一声,抱了落雪回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撂担子

撂担子

这一天的太阳怕是没有温度的,风都把耳朵吹疼了

2019-12-27 09: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