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职场演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打击运输队稳定生产秩序

职场演义 常家梁 2636 2019.05.17 00:31

  现在厂里有两组运输队,他们负责将客户需要的玻璃送到客户指定的地点,然后客户会向他们付运费,这种活虽然辛苦,但是也确实赚钱,当然这种赚钱是相对于打工的人来说的,因此,他们的服务很重要,服务的好了,客户会很痛快的付款,有时甚至多付,但是如果服务差了的话,比如延时了,或者是态度差,比如把玻璃搞坏了等等情况,那就很可能拿不到运费,甚至赔付,这就要求运输队完全是自负盈亏、自我驱动。

  所以,运输负责人会做好厂方和客户双方的公共关系。做好厂方的关系,其原因是想让厂方负责调度的人员分配给他们更加赚钱的订单,而且由他们负责运输的订单最好能够更快的生产出来,以方便他们及时为客户运输。做好客户的关系,其原因是让客户更痛快的现场付款,这很重要,谁都知道,工程上面的款项,如果不能付现款的话,那延迟付款就会等到猴年马月了。

  厂里的调度工作由周子辉来负责,于是,两个运输队的负责人经常会邀请周子辉去吃饭,他们怕周子辉那天不高兴了会做出影响到他们收益的举动。同时,他们也经常会给车间的工人给点小恩小惠的,让工人私下来提前生产他们要运输的产品。周子辉对于他们的请客从来都不去,这就使得他们感觉无处下手了,所以就私下经常问周子辉,是不是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周子辉总是一笑了之,因为他还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你手里有了权力的时候,你也就有了让人尊重的地位,就算你自己不这样认为,但是别人一定会这样想,他们会把有权力的人捧的高高。

  有时候,周子辉也会觉得不胜其烦,两个运输队相互抢生意,会导致车间的工人忘乎所以,拿了人家的好处,会只想着为人家考虑,而忘记了自己的角色。

  厂部办公室,两个运输队的负责人、文员都在,周子辉因为运输队扰乱正常的生产秩序而开会。

  “两位,我看你们最近很活跃啊,和工人配合的很好呢。”周子辉笑着说。

  “哪有啊,他们总是拖拖沓沓的,对我们爱答不理的呢。”运输负责人老陈说。

  “就是说他们没有及时给你们生产出来产品呗。”周子辉说道。

  “是呀,每次对他们说好多次,他们老是不听,估计是老想拿好处吧。”老陈说。

  “可是工人为什么要听你们的呢?好像他们归我管,归老板管吧。”周子辉越发笑的开心了,若是熟人一看,那肯定是危险的征兆。

  “是是是,我们有时候就是催一下而已。”另一运输负责人意识到了危险,赶紧说。

  “现在负责给你们分配订单的文员也在这里,我要告诉你,文员必须要按照交货日期和生产状况给你们分配,分配给你们什么任务你们就好好做,别想挑三拣四的,你们可以给工人好处、可以给文员好处,让他们都配合你,但是我要给你说清楚的是,一旦因为你们的行为影响了正常的生产秩序,那你们就别干了,我另外找人干,我想很多人都愿意做这个。”周子辉面容猛然冷了下来。

  两位负责人一下子满头大汗,不知道是热的还是什么原因。

  周子辉继续说,“你们经常想请我吃饭,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也不是说我不想吃饭,我只是不想把正常的工作让这一串串的人情给驱动,工厂管理有着工厂管理本身的规则,又岂是人情可以左右?”

  “是是是,我们以后一定注意。”两位负责人忙点头称是。

  两位运输工作负责人从办公室出来后,感觉很是不服气,很不爽,他们骂骂咧咧的商量了一会,就直接去厂长办公室去找何厂长了。

  “何厂长,你是没听到啊,那周子辉好大的官威啊,说我们扰乱正常的生产秩序,我们也是为了客户着想嘛,经常催一下工人难道不对吗?”老陈气愤的说。

  “就是就是,都不知道自己姓啥,好像这里就是他说了算。”另一人说。

  “哈哈,你们被他批评了呀,他就是那样,对待工作的时候,就是不近人情的样子,连我都被他经常收拾呢。”何厂长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向后仰着。

  “何厂长,要不你给说说呗,让他别这样对我们啦,毕竟我们也不容易。”老陈说。

  虽然两个负责人都平时在抢生意,但是在针对周子辉的时候,他们都像是一家人。

  “行吧,我给说说吧。”何厂长比较喜欢做好人。

  两人从何厂长办公室出去后,又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会,然后他们竟然直接去找老板娘了。

  “老板娘,刚刚我们被周子辉给骂了,她说不允许我们在车间里面催单,说我们这是扰乱正常的生产秩序,你说说,我们都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的嘛。”老陈说。

  “是呀,还说我们再这样就换人,不让我们做了。”另一人说道。

  “是滴呀,好像他才是老板一样的。”老陈又说。

  “还有这样的事呀,行,我找空给他说说。”老板一遍看文件一边说。

  两人出去后,又开始按照以前的做法,自行分配那些需要运输的单子由谁来负责运输,没说几句便开始争吵,一个说一个太贪,一个说一个不通情达理。

  没过多长时间,何厂长进了老板娘的办公室。

  “老板娘,刚才老陈他们两个是不是来找你了,说周子辉批评他们的事情了?”何厂长说道。

  “是呀,他们也对你说了吧,你怎么看?”老板娘问道。

  “可能是小周经常处理问题太过于霸道了吧,他平常谁都会骂的。”何厂长说道。

  “哦,这样子啊,他还年轻,你平常多说说吧。”老板娘说道。

  “我说的估计没什么用呢,他这样把所有人都得罪完也不好的啦。”何厂长笑的有点不自然。

  “你帮我叫下他吧。”老板娘说道。

  一会儿工夫,何厂长叫来了周子辉。

  “小周啊,你和运输队的人有矛盾了吗?”老板娘柔和的笑着说。

  “老板娘,哪有什么矛盾啊,只是他们老是在车间和办公室随意的催单,搞得很多单子不能及时按照日期需要出货,扰乱了正常的生产秩序,我给他们说,以后决不能出现这样的现象。”周子辉随意的说。

  按照周子辉的意思,这是他的命令,没什么矛盾可言,也不值得有什么矛盾,不听话就换掉就是了。

  老板娘听后,说:“这样啊,那人家还说你不近人情,做事霸道什么的。”

  “呵呵,老板娘,我让他们不能随意干扰生产秩序,是在下命令,下命令就得有下命令的样子啊,如果下命令的时候还要跟人商量来商量去的,那还怎么搞管理啊。我说了他们,他们还跑到这里跟何厂长乱说,跟你乱说,这是混淆视听,绝对不能纵容的。”周子辉说道。

  “行,没事了,你去忙吧。”老板娘听后觉得有道理,于是点头认可了。

  “何厂长,你看看你的厂长当的,你反省一下吧。”老板看着何厂长说。

  “嗯嗯,这两个人真的乱来呢。”何厂长讪讪的说。

  何厂长出去之后,找到了运输队两个负责人,说了句:“人家老板娘是向着周子辉的啦。”然后就走了。

  作为厂长,也跟着嚼舌根,是非不明,可能跟他的以前的作风习惯有关系。也或许,他一直都觉得周子辉是个威胁,是以一有机会就会跟着起哄。

  周子辉从来就没怕过别人背地怎么说,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所谓“任他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我自有一腔正气,还怕什么魑魅魍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