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职场演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兄弟之殇

职场演义 常家梁 2318 2019.05.23 00:02

  周子辉这两天跟陈队长相处下来,发现陈队长总是表情时而阴沉,时而忧郁,过得很不开心,而且每次一起吃晚饭的时候,都要独自去一个地方,这让周子辉很是疑惑。

  陈队长走的不是很快,等到周子辉尾随到附近时,他还在不紧不慢的走着。转过街角,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周子辉抬头一看,发现这是一家小型的医院。只见陈队长走了进去,直接到了住院楼的三楼一个房间内。周子辉身轻如燕,陈队长也没有发掘有人会跟踪他,大概由于心里一直想着事情吧。

  房间里面,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男子,四肢都打着石膏绷带。周子辉悄然的站在门口的一边。

  “现在怎么样?还疼吗?”陈队长小心的问道。

  “现在不疼了,估计再过两个月就能好了吧。”男子答道。

  “是哥对不起你,把你带来这里,本来是为了挣钱,结果一来就让你的双腿双胳膊都被人打折了,是我的错啊。”陈队长说着说着,眼泪悄然滑下。

  “哥,你说啥呢,别人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我们反击是正常的啊,只是怪我不小心,被人给暗算了,不然凭我们两个人的身手,也不至于被人打成这样啊。”那男子说。

  “唉,等到你好了,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再找点其他的事情做。”陈队长叹一口气。

  “都听你的,哥,哦,对了,我一直都没问,你是从哪里筹来的钱给我治伤的?先是去大医院接续骨头,做治疗,前后有好几个月吧,之后从大医院转过来,这里的花费也不少吧?”那男子突然想起自己医疗费来。

  “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会想法弄来钱,一定要让你康复。”陈队斩金截铁的说。

  “哥,咱们行的端,走得正,可不能为了给我治疗就做一些不正当的事情啊,当初我们在厂里的时候,就是为了保护厂里的工人和财物,才和混黑道的人打架的,你说我们拿老板的钱,就是要为老板解决难题,这是很让人骄傲的事情,可是你现在如果为了给我治疗而做一些不正当的事情的话,我宁可一辈子残废啊。”那男子显得心情有点激动。

  “你看你说到哪里去了,难道就凭我要挣点钱还要做违法的事情吗?”陈队长勉强的笑着说。

  “那倒是,我就佩服哥,你无论做什么,都能挣到钱的。”那男子憨笑着。

  两个人聊了一会,陈队长便起身告辞,说好下次再来看望兄弟。

  周子辉看到陈队长起身了,连忙消失在楼道内。

  陈队长从病房出来后,从原来开始往回走,而周子辉也从另一地方悄悄的跟了上去。

  “兄弟啊,哥哥无能啊,连你的医药费都筹不到,还要因钱而受制于人,可是无论做什么,后果都由哥哥我来承担,我只要你能够恢复健康,哪怕你知道了后埋怨我、责怪我、骂我,我都认了。”陈队长轻轻的自言自语,说的很坚定。

  因为是在夜里,周子辉离陈队长也不是很远,所以他把所有的话都听到了。

  到这里,周子辉基本已然明白,陈队长和那个男子是一样的从部队复员的,原本想着带兄弟出来闯荡,挣点钱回去,结果为了守护厂里的人和财物,和黑社会的人起了冲突,而那男子还被人偷偷暗算,打折了四肢,于是陈队长可能是为了筹钱,而受制于人了。

  想到这里,周子辉耸然动容,兄弟之间,无论做什么,都会为兄弟着想的,哪怕是付出了身体的代价。也明白了为何陈队长总是一副忧郁的样子。

  原以为,陈队长走出医院后会直接回宿舍,可是事实却并不是,陈队长出了医院后,走向一处比较破落的村落,周子辉也好奇,这都快凌晨了,怎么还不回去呢?于是便又悄然跟了上去。

  时间不长,陈队长便走进了这处村落,然后直接向其中一处比较大的庭院走了进去,看样子是驾轻就熟,好像来了很多次了。

  周子辉也跟着走进了这个庭院,等走进去迅速的到处看了一下之后,周子辉直接倒吸一口冷气。这所庭院从外面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就是面积大了点,可是里面水榭亭台,房间里面富丽堂皇,这根本就时豪宅啊。居中一间房子里面灯还亮着,也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声响,陈队长轻车熟路的推门走了进去。

  “你来了,坐吧。”周子辉走到窗口跟前,往里面一瞧,只见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白绸子唐装,短发,坐在茶台后面,闭着双眼,听到陈队长进去之后,好像知道是谁来到一样,就这样向招待熟人一样的说话。

  “我来了,钱准备好了吗?”陈队长轻声说道。

  “坐吧,你急什么,难道就不能跟我聊聊天吗?”那男子睁开眼睛说道,“其实只要你跟我一起打天下,这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

  “道不同,我在厂里没有履行职责,这已经令我很愧疚了。”陈队长没有坐下,站着说道。

  “嗯,你做的不错,继续保持。”那男子点点头说。

  “其实我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已,真正为你做事的是厂里的某位高管吧?”陈队长面无表情。

  “哼,你只管好自己的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自然会交代别人做,可是那个废物竟然到现在......”那个中年人忽然圆睁着双眼低沉的说,“好了,其他的就不说了,桌子上是给你的钱,拿去吧,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通了,随时给我说,到时候我们一起挣大钱。”

  陈队长也没有客气,直接过去提起来个黑色的塑料袋,走了出去。

  周子辉见状,急忙躲在了暗处。

  等到陈队长走出去之后,他也刚想走出去,突然就听见房间里面传出了笑声。

  “哈哈哈哈哈,大哥,还是你高明啊,略施小计,这家伙就乖乖跟我们合作了。”周子辉靠近窗口一看,屋里又多出了一人,这人穿着西装,面貌背对着窗口,看不大清楚,刚才应该就是他说的话,刚才这个人估计藏在了那个地方。

  “唉,二弟,你也看到了,他也只是表面配合而已,并没有为我们所用啊。说起来,当时他跟我们对抗,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找人打折了他那个兄弟的四肢,而他竟然真的因为给他的兄弟治疗伤病,当我适时的提出条件后,选择和我们妥协。倒真是个汉子啊。”那个大哥叹着气说。

  “就怕他知道了真相后,会跟我们拼命的。”

  “这个不用怕,有了他那个兄弟做拖累,他应该不会那样做的,况且他也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的。”

  “哈哈哈哈,大哥说得对。”那个二弟笑的很是阴险。

  周子辉完全听明白了,可怜陈队长,掉了人家设的陷阱,还不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