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负红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只道那时年少(16)

负红妆 ran染陌陌 2011 2019.03.16 07:25

  楚成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说,

  “我明白了皇姐,我也一直都说扶哥哥很好的啦,他安静的时候很好看,就像皇姐,然而那些丫鬟嬷嬷都不听,还四处宣扬,”

  他像发现什么秘密的继续开口,

  “咦,扶哥哥从来都不喜欢被人触碰,他居然让你摸也,”

  这么一说,她转头看楚承扶,他虽然弓着身子,但却想猫咪一样温驯,一脸享受的模样,

  她也有些诧异,

  就见楚承扶伸出胖胖的手,“我也要摸摸,”

  预测到楚成瑄要伸过来的手,楚承扶就像受到惊吓一般跳了起来,

  楚承扶从座位上摔了下来,应该是摔痛了,一时间龇牙列齿,动静颇大,楚承扶意识到自己在宫宴上出糗了,表情有些惊惧,下意识望向主位上的淳皇后,

  楚承欢连忙伸手捞起了楚承扶,还好并未引起父皇的注意,

  这时候淳皇后望了过来,脸上带着看不懂的笑意,

  “扶儿平时不喜与人交流,夫子都拿他没辙,没想到欢儿一回来,他就粘着欢儿不肯撒手,脸上都还有了笑意,”

  楚承扶听到这话后,脸色瞬间变的惨白,不发一言的低垂着脑袋,就像被责备的小狗,可怜巴巴的模样,

  淳皇后脸上还带着笑意,她的心却“嘀咚”了一下,扶儿很怕淳皇后?

  莫不是受到了虐待?想到两家的过节,她断然不能让弟弟在淳皇后手下,当初她母妃想的太简单了,为了保住太子之位,将楚承扶过继在淳皇后旗下,却没想过楚承扶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

  她犹豫了一下直接开口,

  “父皇,儿臣宫殿空荡荡的,也没什么生气,左右也是无聊,想接扶儿回来住,”

  这话刚一说出口,楚承扶瞬间望下她,而后又连忙低垂着脑袋,他能听懂她的话,

  所以他并不是傻子,

  乾成皇沉吟了一下,倒是一旁的楚成瑄奶声奶气的开口,

  “皇姐接扶儿去住,不接瑄儿吗?皇姐是不是不喜欢瑄儿?瑄儿也要跟着皇姐住,”

  她一时心急忘了这茬,

  淳皇后却笑出了声,

  “知道欢儿重感情,去你殿里玩耍倒还可以,去住就大大的不妥,欢儿还未及笄不说,瑄儿跟扶儿年纪都太小,怕是照顾不到,”

  是啊,她现在的年纪自己都顾不上,

  淳皇后像拿住了她的三寸,继续道,

  “你也看到了,因为是扶儿是太子的缘故,学业繁重,文学,术学、武术,学业数不胜数,他的心智又比一般儿童迟缓,所以万万不可,因此耽搁了学业就麻烦了,毕竟他是储君,”

  她刚想反驳,乾成皇附和点了点头,

  “也是,皇后说的有理,欢儿还小,切莫耽搁了扶儿,平日里玩耍即可,欢儿你心性爱玩乐,切莫带坏了扶儿和瑄儿,平常多看看扶儿即可。”

  她咬了咬牙,

  全场没有一个人会为她讲话,御史大夫秦家早已在三年前被削弱,大气都不敢喘,底下就是丞相魏焱,还有霍家老将军,及其一些皇亲国戚,想到此时此刻的处境,不会有有人帮衬,再多挣扎些什么也只是徒劳,最后落得了一个任性妄为的名声,她也不再说什么,

  只是一旁的楚承扶眼中的星光慢慢被陨灭,她就越发的愧疚了。

  当晚回到寝宫,奶妈柳嬷嬷甚是欣喜,一直忙前忙后,待她安寝才开始说体己话,她才知道,楚承扶过得是真的差,

  她从没想过,一个三岁的孩子却要经历这些,每日除了学习,不能做其他无意义的事情,本来发育迟缓,所以更加严苛,学业是楚成瑄的几倍,

  淳皇后美名曰是为了楚承扶的前程,更是百般苛责,整个皇宫都知道这个没娘没后台的太子,可任人欺辱,走的是举步维艰,就连普通丫鬟都可以骑到头上来。

  难怪楚承扶会这幅模样,见到生人就恐惧,生怕做错事情,过得颤颤巍巍。

  这晚是辗转难眠,

  次日过了母妃的头七,她去找楚承扶,宫女说他经常一个人在梧桐那边玩耍,

  梧桐宫本是她母妃居住的冷宫,她慢慢的找过去,才发现楚承扶一个人在池塘挖什么,一个宫女老嬷嬷跟着,嘴里絮叨这什么,

  只听到宫女老嬷嬷说,

  “殿下,不是老奴撒谎,淑妃过世没人要你了,就连长公主喜欢的都是瑄小王爷,要不然公主殿下初次回宫,第一个抱的就是瑄王殿下,你吧,智商确实有问题,跟个傻子一样,这太子之位也当不了多久,皇后娘娘看你傻,就算怎么待你也传不到陛下耳朵里去,根本过得连奴才都不如,你也没事少瞎逛游,免得遭毒打,回去吧,不练功,今晚的晚饭没得吃了,”

  “放肆,”

  这话不光挑拨离间,摆明了不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她怒火中烧,快步走过去,就要查看楚承扶,生怕他心里有什么负担,

  初橙上前就对着宫女嬷嬷一巴掌,

  “狗奴才居然敢对太子殿下不敬,口出污秽之语,杖毙了你个狗奴才,”

  宫女嬷嬷见来人是刚回宫的长公主,连忙跪地求饶,

  “饶命,奴才只是无心之语,”

  见初橙不依不挠,他扑到楚承扶身旁,拽着楚承扶的衣裳,

  “太子殿下,你帮奴才求求情,奴才带你几年,殿下不能没有奴才啊,”

  蹲在底下的楚承扶像吓傻一般,在地上瑟瑟发抖,

  怎么会这样,她心像针扎一样,

  “给本殿下拉下去,打进天牢,”

  嬷嬷还在哭天抢地的求饶,直到走远,楚承扶才恢复过来,眼中还有惊魂不定,

  淳皇后是颇有心机的人,在一年前就立为皇后,楚承扶虽贵为太子但终归不是霍家的人,不难想象楚承扶过得什么日子,那是她亲弟弟啊,如今在别人膝下过着奴役般的生活,

  她拉起楚承扶的手,

  “扶儿跟皇姐回去好不好,”

  楚承扶瞪大着湿漉漉的眼睛,像一只担惊受怕的兔子,却也乖乖的跟着她站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