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是金子就发光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24 2020.09.09 21:34

  水池里,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林逸百无聊赖拿着小石子朝着荷叶底下的金鱼砸了过去。

  鱼群不但没有被冲散,反而往石子砸出的涟漪蜂拥而去,以为在投食呢。

  想破脑袋,他还是想不透代王那番话的意思,而且是只和他一个人说了,还是连同老四、老五、老八、老十二等人一起说了?

  代王为什么急着就藩呢?

  老皇帝危在旦夕?

  京城局势不对,先跑路?

  不对,早朝的时候,老皇帝还中气十足的大骂鸿胪寺办事不利,明明已经打赢了塞北瓦丹,谈判居然还这么艰难!。

  看样子,还有得活呢。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替太子痛心,这命也太苦了!

  不过,代王有一点说的对,不管是太子,还是雍王、七皇子,不管是谁继承大统不是好事情!

  特别是雍王,这家伙虽然外表和善,寡言少语,也基本不和人发生冲突,一副无害的样子。

  但是,林逸知道,兄弟几个中,最狠的就是他了!

  说不准将来真能把他们哥几个给咔嚓了,眉头还不带皱的!

  不说他上辈子熟悉的历史,就单单说这个世界,同根相煎这种事情太稀松平常了!

  林洵继位前,生母只是个宫女,虽然后来母凭子贵,被封为选侍,可在偌大的宫里,依然那么不起眼。

  后来得罪了一位贵妃,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染病而死。

  林洵自小发愤图强,到外领兵,自成一派。

  登基后,毫不犹豫的剁了五个小时候看不起、欺侮他的兄弟,只留了一个拥立有功的凉王。

  只是凉王最终选择反叛,兵败后自投于洛河。

  至于他老子后宫中的嫔妃们,除了那些与他生母交好,并且没有见过面的,尽数送到帝陵给他老子陪葬了。

  没多些日子,圣母皇太后也薨,据说是因为思念先帝,积郁成疾。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自古就很残酷。

  眼前的一些事情,既然想不通,他就不再去想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

  下晚,太阳渐渐地散去之后,自太子、雍王到老十二永安王都送来了贺礼。

  最丰厚的是不差钱的四皇子晋王的礼品,玉石玛瑙、金银首饰,随便算算也有两千两银子!

  不过一个人都没见到,都是派各自府里的管家和内侍送过来的。

  “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林逸不明白,除了一个代王,为什么一个个都不来了?

  反正,白收了这么多礼,省了一顿饭,也没什么不好的。

  晚上,蚊子多,林逸并没有在外面久坐,折腾了一天,也比较困乏,差不多时候就睡觉了。

  洪应等林逸睡着以后,从屋子里退出来,轻轻地合上两扇门。

  望了望满天繁星,一个飞身越过院墙后没有落地,继续越过一重重的房舍、庭院、南城门巨大的城墙。

  最后在停留在郊外一处不起眼的庄院里。

  屋子里灯火通明,他手一推,门咯吱的开了。

  “总管!”

  屋子里坐着一高一胖两个人。

  看到洪应进来,赶忙俯身拱手。

  洪应在中间的位子坐下来后,接过高个年轻人递过来的茶,淡淡地道,“什么时辰了?”

  高个子年轻人拱手道,“总管,已经丑时了。”

  洪应点点头道,“王爷明日启程就藩,你们准备吧。”

  “啊....”

  两个人发出了惊呼后,对视了一眼。

  年轻人好奇道,“总管,何必这么着急?”

  洪应冷哼道,“宋城,这是王爷的决定,岂是你能管的?”

  “小的不敢。”被称作宋城的年轻人,低着头不再发一言。

  可是边上的胖胖中年人,犹豫半晌后,忍不住道,“总管,之前说半月后启程,可是现在匆忙之间,兄弟们都没做好准备。”

  “罗汉.....”洪应猛睁开了眼睛,“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小的知道。”罗汉浑身打了个激灵后,再次低下了头。

  他原本只是王府中一个普通的厨子,谁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厨艺,并不能让王爷满意。

  王爷说他积重难返,定型了,又不忍赶他出府,便让他做了王府的更夫,哪怕来了蟊贼,看他这一身肥膘,也得掂量一下,说不准就直接退避三舍。

  做更夫后,收入下降一大截,但好歹是国家公务人员,有正式编制,随意丢弃了肯定舍不得。

  回了家,跟人说自己在王府上班,也倍有面。

  工作时间很清闲,主要是到点后,拿着个破锣鼓,一边走一边敲,绕着王府院墙喊几嗓子就可以了。

  他渐渐地有了更多的时间练功,在罗总管的调教下,他居然入流了!

  虚荣心作祟,在伙夫、丫鬟、花匠的怂恿之下,表演了单掌碎石的功夫。

  恰逢王爷路过,一时间惊为天人,跟他说,不能在这里埋没了,是金子就一定要发光。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他出府开设了东风镖局。

  按照王爷的吩咐,先是收购了一家即将关门的镖局,又以重金聘请了优秀的归老捕快、卸甲归田的边关百战老兵充当趟子手。

  架子搭起来后,顺理成章的做起了第一任当家人。

  安康城的镖局行业一直为漕帮、盐帮、江湖人或者名门大派的高徒所把持,他这样的新手入行,自然处处艰难。

  蛋糕就这么大,多一个人分,自己就少吃一口。

  他一个武功刚刚踏入门槛的更夫,怎么可能应付得了别家镖局那些不管是当家人还是镖头都是二品、三品的高手!

  好在有和王府的名头,洪总管替他从府中挑拨了两名四品高手,加上宋城的扶持,这两年他在安康城中不但站稳了脚跟,还闯出了偌大的名声。

  东风镖局,使命必达,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且,他自己马上就要突破三品了!

  到时候,王爷夸赞他是高手的时候,他也不会那么虚了!

  洪应又慢慢悠悠的道,“要是路上的闲杂人等冲撞了王爷,王爷好说话,咱家可不好说话。”

  “有你老在,路上的小蟊贼哪里敢露面。”

  罗汉脸上赔笑,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