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宫内的高手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572 2020.09.10 22:47

  好听一点叫五官紧凑,难听一点就是没长开。

  把木质的医药箱放下来,直接跪下来道,“给王爷请安。”

  他原名胡是录,王爷嫌弃喊起来麻烦,干脆就称作葫芦了。

  本是王爷府马夫,和孙邑不一样的是,他还兼职做兽医。

  除了在府中做,他还在外面捞外快,给牛马驴子看看病。

  一次府中的马难产,那痛苦的嘶鸣声响彻整个王府。

  当时的他忙得手足无措,王爷也被吸引了过去,直接好奇的问,为什么不把马肚子破开!

  他恍然大悟,小马驹生不出来,母马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与其这样一尸两命,还不如把马驹从母马肚子掏出来,还得个小马驹!

  他果断的把母马给弄晕了,把马驹给掏了出来。

  结果,令人想不到的是,王爷居然命令他把马肚子给缝合上!

  这是几个意思?

  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王爷已经命人准备好了蜡烛、缝衣针、肠线、白酒。

  王爷的命令,他肯定是不能违背的,硬着头皮做完了王爷所谓的“手术”。

  然后每日只给母马灌水喝,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这匹马居然活蹦乱跳!

  王爷也甚是高兴,告诉他这叫“剖腹产”。

  居然还详细的告诉了他一些原理,虽然他不完全懂,但是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正通往一条金光大道。

  王爷说,这剖腹产牲口上面可以用,人身上也可以用。

  他哪里敢在人身上用,顶多用这点本事,在牲口身上赚点钱!

  但是,有一次,隔壁的邻居突然跑到他家,媳妇早产,太晚了找不到稳婆,价钱不到位医官又不肯来,让他帮着给老婆接生。

  他是疗兽病的兽医而已,怎么可以给人接生孩子呢?

  说破天都不肯同意的!

  当人家告诉他,保小不保大,特别是刀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

  他才义正言辞的表示,人命关天!

  必须去,肯定去!

  结果,孩子活下来了,孕妇也保住了。

  他发现给人接生比给牲口接生简单的多了,毕竟人能听懂话,听指挥,让使力气就使力气。

  先在自己的里弄巷口出名,然后他大着胆子接了几个孩子之后,彻底在整个南城出名了。

  虽然也有失败的时候,但是对孕妇的家人来说,只要传宗接代的孩子保住了,死个女人能算什么事?

  依然欢天喜地相送门口,附带不菲的诊金。

  大着胆子,他开始向请教王爷更多了。

  这位王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学的越多,他的胆子越大。

  之后的有一天,他居然有了解剖人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魔怔了,诚心的向王爷请罪。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王爷居然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夸赞“他这一小步,将是人类的一大步”!

  安康城外的乱葬岗经常出现他忙碌的身影,这里多的是兵马司送过来的尸体,有伏法的贼匪,有饿死在大街上的乞丐,有穷人家的弃婴。

  大概太多,掩埋不过来,上面有一席破旧的草席就算是不错的了。

  如今,安康城里的人都尊称他为胡郎中,每天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甚至当朝的王公大臣都找他。

  唯一的不幸便是识人不明,娶了一位喜欢揪耳朵的老婆,他这张脸更是展不开了。

  “赶紧起来,别整这么多虚的,看看他怎么样,会不会死。”

  林逸不耐烦的朝着他摆摆手,然后指了指洪应。

  “是。”

  葫芦慌忙站起身,走到洪应的跟前,躬身道,“洪总管,麻烦你把衣裳解开。”

  林逸见洪应手放在衣扣上犹豫不决,更是不耐烦道,“磨蹭什么,快点,把胸口的衣服解开就行了。”

  洪应这才叹口气,解开了自己的衣裳,胸口倒是没有什么,只有后背,赫然有一个紫黑色的掌印。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葫芦把耳朵贴在洪应的胸口,听完后,又转到他的背后,一边敲,一边听。

  半晌后,才笑着道,“洪总管福大命大。”

  林逸问,“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葫芦道,“肺部大概是肿了,洪总管这才咳血不止,开几服药,慢慢调理,总是不妨事的。”

  “那就好。”

  林逸悄悄的松了口气,然后点头道,“开药吧,这几日你别的地别去了,就在这守着,省的需要的时候,找不到你这个人大忙人。”

  “使不得,”

  葫芦苦着脸道,“王爷,家有河东狮吼,在下实在是...

  不敢夜不归宿啊!”

  “瞧你这德行,真是丢尽了咱们男人的脸面!”

  宋城不屑的道。

  “在下可没有宋掌柜的威风。”

  葫芦也是不假以颜色,他可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拿捏的马夫兼兽医了!

  “行了,”林逸没好气的道,“那就白天在这里,晚上回去。”

  “谢王爷!”葫芦拱手。

  林逸叮嘱道,“你们嘴巴都严实一点,洪应受伤这事千万别传了出去。”

  “是,王爷!”

  葫芦直接跪了下来,这话不就是说给他听得吗?

  站起身后道,“小的下去熬药了。”

  林逸朝着他挥了挥手,等他出去后,又走到床前去,朝着洪应的后背仔细看了看,惊讶的道,“这女人得使多大劲,差点让你肋骨都陷进去了。

  他娘的,简直是暴力狂啊!”

  “王爷,都是小的无能。”

  洪应羞愧道。

  “冷宫里面的人,到底是谁呢?

  会武功的好像只有一位是文昭仪,年纪应该不小了吧?”

  冷宫除了皇帝和皇后,禁止任何人随意进出。

  但是,林逸小时候抱着强烈的好奇心,爬过不少次墙头。

  里面总共住着不超过七位娘娘,环肥燕瘦各有特色,他都是见识过得。

  印象最深的就是文昭仪,有一次他趴在墙头上,这位文昭仪便手拿着糕点朝他招手。

  他倒是不怕,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小孩子淘气,他老子还能砍他脑袋?

  文昭仪面容清秀,没有一丝皱纹,他就直接喊小姐姐。

  倒是把这位文昭仪逗的开怀大笑。

  当得知这位文昭仪已经快七十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文昭仪慈善,他经常去做客。

  他还告诉她地球是圆的,月亮本身不发光,怎么做菜好吃。

  甚至还会说一些笑话逗弄这位愁眉不展的文昭仪。

  随着林逸搜肠刮肚的把甄嬛、芈月的故事跟她讲完,林逸的年龄渐大。

  他虽然还是住在宫中,但是已经搬出后宫,换到了御花园边上专门给未出阁皇子住的地方。

  去看自己亲妈都要通报,更何况是冷宫,他就不再敢随意去了。

  让皇帝老子发现了,不会怎么样,顶多就是皮开肉绽。

  敢窥觑老子的女人!

  洪应道,“小的听说圣上初登大宝之时说过,冷宫里面都是些苦命女人,下旨允许她们出宫,让她们家人接回,其中就有文昭仪。

  只是文昭仪不乐意,说家里已经无亲人。

  从圣母皇太后关押她开始,这冷宫她一住就是五十年,自己种菜,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未曾出过冷宫一步。”

  林逸好奇的问,“那你觉得会是谁?”

  洪应摇头道,“小的猝不及防后背受了一掌,没法久留,倒是没机会瞧见她的面容。

  后面的大内侍卫听出动静后,小的已经跑出来了。”

  越说越是羞愧,脑袋都要搭到胸口了。

  林逸拍拍他肩膀,安慰道,“行,好好养伤吧,等你伤好了,咱们再启程。”

  然后让宋城驾马车送他回城。

  宽大的城门东两边站着暗卫正在盘查过往行人,领头的赫然是暗卫指挥使江重。

  “明明叫暗卫,光天化日之下出来,名不副实啊.....”

  林逸忍不住对着宋城吐槽。

  ps:求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多多支持,让新书能多冒点热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