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悲天悯人和王爷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22 2020.09.17 17:14

  一路到知府衙门,刚下马车,就看到了眼前跪着的一片黑压压的人头。

  唯一站着的是知府刘柏先。

  一个知府居然是四品。

  林逸觉得一点都不科学。

  “卑职给和王爷请安!”

  刘柏先对着林逸施礼完毕后,“和王爷驾临庆元城,实在是天大的喜事!

  王爷,请!”

  林逸未开口,好歹是个王爷,这点矜持还是有的。

  走到府衙门口,看到大门上的门环,好奇的拉起朝着大门哐哐磕了两下,然后朝着刘柏先问道,

  “这是什么做的?”

  刘柏先直接愣了。

  这位和王爷来之前,他想了很多。

  这位会不会与他讨论地方民情?

  他准备了地方志。

  会不会与他探讨风花雪月?

  他提前对庆元城精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大家做了邀请。

  会不会回顾这次飓风?

  他也汇集了这次风灾的资料。

  唯独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王爷居然对府衙的铜环感兴趣......

  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和王爷,此乃锡环!”

  马颉及时的站出来对答道。

  “你是何人,本王问你了吗?”

  林逸高声喝问。

  “.......”

  马颉目瞪口呆。

  中午的时候不是老子在城门口迎接的你吗?

  你他娘的眼睛瞎啊!

  还是健忘啊!

  刘柏先赶忙拱手道,“回禀王爷,此乃府衙幕宾,冲突了王爷,还忘王爷海涵。”

  林逸挥手道,“本王大度,一般不跟小人计较。”

  马颉满脸胀得通红!

  他好歹是庆元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样被当众剥了面皮,简直让人无地自容。

  林逸怀疑这家伙学了微表情管理,即使是哭丧着脸,因为有笑肌,看起来也像是在笑。

  不远处带着士卒维护次序的姜毅看到这一幕,高兴地嘴巴咧到后耳勺。

  老乌龟!

  也有你吃瘪的时候!

  林逸信步进了院子,抬头看了一眼面前做遮挡作用的照壁,随着刘柏先拐过弯进入了府衙正厅。

  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坐下后抱着茶杯,一个劲的打着哈欠。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睡不醒的冬三月,果真如此啊。”

  “还是王爷总结的精妙。”刘柏先恭维道。

  说完后,见林逸没有动静,一看,手掌撑着脑袋,居然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他一口气憋在胸口一起一伏,这他娘的太欺负人了!

  当他不存在嘛!

  洪应朝着刘柏先拱了拱手,低声道,“刘大人,王爷舟车劳顿,在所难免。”

  “客气,客气,本官这就去安排王爷就寝的地方。”

  刘柏先拱手退出了正厅。

  林逸第二日起床后,整个人神清气爽。

  洗漱之后,习惯性的接过来洪应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然后道,“咱家那位活祖宗去哪里了?”

  文昭仪从始至终不但未踏过庆王府的大门,连知府衙门也不肯进。

  洪应道,“小的不知。”

  “也是,神出鬼没的,能找到她才叫邪了门了,反正丢不了,等她找咱们吧。”

  林逸吃了两口糕点,又问道,“城外的灾民没有闹腾吧?”

  洪应道,“这位刘知府出了告示,愿意留下来的,可以给安置,倒是有不少人愿意留下来,不愿意长途奔波。”

  林逸高兴地道,“这是好事。”

  他终于不用带那么多拖累了。

  最关键的是省不少钱。

  洪应道,“小的会配合知府大人做安排的。”

  中午,刘柏先设宴。

  庆元城有头有脸的乡绅、六房官员四五十人皆在坐。

  林逸坐在主位,扫了一眼众人笑着道,“本王那位皇叔呢,怎么就不来了呢?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刘知府道,“庆王爷身体有恙,今日倒是不能来了。”

  林逸腾的站起身道,“什么,皇叔病了?

  不行,本王得去看看!

  来人,准备马车去庆王府!”

  “多谢和王爷关心,”

  从座位的中间走出来一个气质轩昂的中年人,朝着林逸跪下道,“父王吃了点药,并无大碍。”

  刘柏先介绍道,“此乃庆王世子林淳。”

  “原来是世子,快快起身,”林逸笑着道,“你我兄弟,何必这么客气。”

  “多谢王爷。”

  见林逸没有再去庆王府的意思,林淳终于松了一口气。

  来赴宴之前,他老子可是千叮万嘱,无论如何再也不能让和王爷进庆王府。

  没有病的也能被吓出病。

  如何真让和王爷去了,就是他办事不利,他老子能饶的了他?

  “和王爷实在是令庆元城蓬荜生辉!”

  刘柏先率先举起来了酒杯。

  不过接下来酒过三巡之后,他就为自己说过的话后悔了。

  这位和王爷是喝醉了吗?

  居然开始公然针砭时弊!

  而且越听越是胆寒。

  “暗卫怙势作威,江重冤假错案办的还少吗?

  在刚出都城之前,可怜的马德峰大人死于狱中!”

  林逸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虽然马德峰这位前吏部郎中死有余辜,但是不妨碍,他借这个由头去骂江重。

  他骂一次也是骂,多骂几次也是无妨了。

  但是对台下的人确实不一样了!

  他们还不配讨论这个话题。

  暗卫是不敢对和王爷怎么样,可是却敢拿他们开刀啊,即使他们没有参与讨论这个话题!

  也极有可能被殃及!

  万一暗卫撒气撒到他们头上,也是够受的!

  因此,此刻台下众人各个脸色煞白。

  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位和王爷来了就来了吧,那是知府大人的事情,跟他们有何相干,没事来凑什么热闹?

  也终于明白庆王爷不肯来的原因,姜还是老的辣。

  “看着各位这义愤填膺的样子,”林逸慢慢悠悠的道,“想必对江重肯定是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敲其骨....”

  “和王爷......”刘柏先终于反应过来,赶忙阻止道,“和王爷,今日只谈风月!”

  再让这位和王爷继续说下去,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谈风月啊?”

  林逸得意的道,“这个本王就特别擅长了,话说本朝第一大风流之人,宰相大人......”

  “和王爷,咱们还是喝酒吧,卑职敬你一杯!”

  刘柏先差点就要哭了!

  宰相齐庸乃是他的恩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