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活见鬼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175 2020.09.11 22:42

  洪安低着头,看着眼前长的跟仙女似得姐姐,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王爷吩咐你师傅出门办事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明月也不知道洪应去了哪里,但是王爷不说,她作为下人也不好去问,只能尽力安慰小姑娘。

  “哦.....谢谢明月姐姐。”

  洪安非常的失望道。

  明月柔声细语的问,“你师父是不是让你练功了,你怎么不好好练功?”

  洪安道,“姐姐,我很听师父话的,已经练完了,可是师父明明说今天要教我鹤步登天的,我找不到他了。”

  “你真聪明,这么快都要学到鹤步登天了。”

  明月一愣,终于相信洪总管所说的话了,这丫头是个学武的奇才,微微一笑道,“那姐姐教你好不好?”

  “好,谢谢姐姐.….”

  洪安猛地点点头。

  “那姐姐先练给你看看,注意看姐姐的步法。”

  明月说完一个转身,纵身一提,再凌空一踏,轻轻地跃到了房顶之上,然后朝着下面的洪安莞儿一笑,展开双臂,在空中旋转了好几次才落地。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姐姐,你好厉害。”

  洪安忍不住夸赞道。

  “你好好学,会比姐姐还厉害的,你看清步法了吗?”

  明月叮嘱道,“一息换三步,不然你就要掉下来了。

  要是练成了之后你就能走草跨木,逾越攀沿,蹬萍渡水,自由自在了。”

  “嗯。”

  洪安狠狠的点了点头。

  明月正还要说什么,便听见了林逸的喊声。

  来不及对洪安交代什么,赶忙小跑了过去。

  “哎呀,吓死老子了.......”

  林逸拿下盖在额头上的毛巾,惊魂未定。

  “王爷,你做噩梦了?”

  明月给他重新沏茶。

  “没什么.....”

  林逸接过重新洗过的毛巾,一边擦一边道,“晚上别弄那么多菜,天热,吃不下去,做点小米粥,弄点小菜就行。”

  “是。”

  明月躬身应了好。

  “王爷。”紫霞从外面回来。

  “今天有什么新闻,直接说吧。”

  林逸打了个哈欠,把用完的毛巾随手扔到了桌子上后抱起茶杯,一边吹气,一边用茶盖不停的拨着茶叶。

  “王爷,今天早朝的时候发生了大事,柱国公说西南、西北叛乱已定,塞北瓦丹退兵,眼前天下太平,奏请告老还乡,”

  紫霞一边说一边观察林逸的反应,“皇上没同意,又把折子打还了回去。”

  “当然不会同意,面子功夫得做到,起码得三次奏请,要不然寒人心啊。”

  有些事情完全在意料之中,早晚的事情。

  毕竟哪个皇帝能容忍一个大将一下子握这么多兵马?

  不是因为柱国公太能干,而是其他将领太无能,所有的担子一直就在柱国公身上。

  只是,他没有想到是,他的皇帝老子会这么猴急!

  毕竟天下还没有真正的太平呢!

  如果没有暗示,柱国公能这么快交兵权?

  紫霞恭敬的等王爷说完,又接着道,“还有一件事,雍王骑马,从马上摔了下来,受了伤,正在潜心休养,闭门不见客。”

  “怪事年年有,今年格外多啊。”

  林逸笑着看着明月和紫霞道,“雍王会从马上摔下来?

  这种鬼话你们信吗?”

  紫霞道,“王爷明见,雍王爷久经沙场,怎么可能从马上掉下来。”

  说着说着又想起来了他们家王爷,居然不会骑马......

  差点就没憋住笑。

  明月也跟着点点头道,“哪怕是从城墙掉下来都不会有事,何况是马上。”

  “他明知道这些假话连鬼都糊弄不住,为什么还要说呢,”

  林逸叹气道,“真是看不懂了。

  哎,懒得管了,反正过阶段老子就走了,这安康城哪怕是洪水滔天,也和老子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哦,对了,上次和你们俩说过了,你们收拾收拾,这些日子就可以出府了。”

  “王爷.....”

  两个人都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你们俩都二十三了,放在别人家,这孩子都顺地跑了,”

  林逸认真的道,“你们呆在本王身边这么多年,倒是本王耽误了你们,跟你们说声抱歉了。”

  明月摇头道,“王爷,奴婢不走。”

  紫霞也跟着道,“奴婢也不走,誓死跟着王爷。”

  “呸,大白天的说什么死不死,”

  林逸没好气的道,“不走的话,你们跟我去三和,那地方穷乡僻野,多的是蛮夷和流放犯人,这找对象更困难了。”

  明月恨声道,“奴婢一辈子都不嫁人。”

  “糊涂话,”

  林逸摇头道,“该嫁人啊,还是得嫁人,你们现在饭量越来越大,是想吃穷本王啊,王爷家也没有余粮啊。”

  地上跪着的两个人哭笑不得。

  “说起来你俩真是老大难,”

  林逸接着道,“这有爵位的吧,人家的门槛高,你们踏不进。

  这做生意的吧,有俩臭钱,三妻四妾很是平常,你们不见得受得了委屈。

  种田的呢,苛捐杂税、徭役,真怕饿死你们。”

  “王爷说的是,”

  紫霞笑着道,“所以我们姐妹俩准备一辈子死赖在王爷身边,将来还能帮着照看小主子。”

  “奴婢家中已无亲人,”

  明月颤声道,“王爷要是不要奴婢,天下之大也无奴婢容身之处,奴婢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哎,别说这个‘死’....啊....呸...”

  林逸懒洋洋的道,“你们存心让本王不自在了。”

  “奴婢不敢。”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道。

  林逸看向紫霞道,“我记得你父母不是还在吗?”

  紫霞道,“奴婢家中只剩下哥哥,嫂嫂素来刻薄,奴婢就是回去了,焉能有好下场?”

  “哎,到时候再说吧。”

  每到太阳下山,林逸总有一种负罪感,这一天正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天怎么就黑了呢?

  半夜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场久违的雨。

  虽然下的时间比较短,但是天地好像被洗涮了一遍,干净了许多。

  太阳出来,宋城打着哈欠,透过窗户,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洪应。

  赶忙跑出去道,“洪总管,你这还没好利索,怎么就跑出来了呢。”

  洪应微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道,“赫赫阴阳,日出东方,诚不欺我。”

  “洪总管.....”

  宋城小心翼翼的靠近洪应,总感觉他身上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可又偏偏说不出来。

  洪应朝他笑笑,然后淡淡的道,“回府。”

  宋城正要说话,突然发现眼前只剩下洪应的一片残影。

  “活见鬼了?”

  宋城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

  ps:求票,有书单的大佬麻烦给加个书单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