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一门四进士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80 2020.09.18 16:31

  好不容易抢在洪应和宋城等人前面拍了个马屁,还拍在了马脚上!

  真的是有够倒霉催的!

  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林逸一行人,继续南下,抱着与亲戚联络感情的态度,走访了华安镇国将军林泰、云霄辅国将军林镜的封地。

  亲戚客气,临走还不准他空着手,加在一起纹银五万两,良马五十匹,粮草二十车。

  正踌躇满志的准备继续往下个亲戚家去的时候,宋城居然告诉他无亲戚可走了。

  “最后两家,没别的亲戚能走了?”

  林逸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他这前后加上庆王、渭源郡王,也才走了四家亲戚,这就没了?

  宋城讪笑道,“各位亲王、郡王的封地大多在边塞和荆楚之地,这要走过去,就比较远了。”

  林逸叹气道,“天意啊。”

  骑在驴子上,无精打采。

  文昭仪笑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会嫌钱多吗?”林逸反问。

  “金钱于我如粪土耳。”文昭仪逗弄着怀里的孩子,漫不经心的道。

  林逸真心想骂人!

  你吃老子的,喝老子的!

  现在告诉老子,你视金钱如粪土?

  但是,没那个胆量,只能无奈的笑道,“姐姐风雅,自然不食人间烟火,我这种俗人就不行了。”

  文昭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求着给你奶奶养老吗?

  你小子别不知道好歹。”

  “哎呦,我谢谢你嘞!”

  林逸冲她拱了拱手。

  文昭仪正要说话,突然勒住马,冲着同样止步的洪应道,“有人来了,你去林子看看吧。”

  洪应没答话,只看向林逸。

  林逸笑着道,“奶奶,真有什么高手,他这三脚猫功夫,还不被人打死。”

  “聒噪。“

  文昭仪一心逗弄孩子,不再搭理林逸。

  沈初道,“王爷,属下去吧。”

  说着持刀飞身离马,跃入了道旁密不透风的林子里。

  不一会儿,就听见了短兵相接,兵器相碰的叮当声音。

  宋城皱眉,同样窜入了密林之中。

  王府的侍卫毫不犹豫的散马奔开警戒,把林逸围在了中间。

  “王爷!”

  从密林中露出来方皮那惊慌失措的小脸。

  待整个人从林子里钻出来,第一时间跑到了林逸的跟前。

  “你他娘的,往哪里跑了?”

  林逸没好气的问。

  方皮大口喘气道,“王爷,有个恶婆娘要杀我!”

  林逸冷哼道,“杀你?

  怎么没活剥了你!

  小王八蛋,没事就喜欢乱窜。”

  突然从林子间又钻出来一个年轻人,衣裳不整,慌乱间看到林逸等人后,先是惊愕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林逸这边奔过来。

  刚行两步,却发现自己赫然动不了了。

  胸口隐隐作痛。

  怎么这么不小心,这还没照上面,就被人给用针扎上了穴?

  “我是过路的,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封我穴道。”

  年轻人简直是欲哭无泪。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给捆绑了。

  林子里的打斗声越来越大,一个女子凌空越过高高的树梢,朝着林逸这个方向直接过来,身后的沈初和宋城,一个持刀,一个拿剑,腾空紧追不放。

  “神仙姐姐啊.....”

  林逸抬起头看着半空中那女子潇洒飘逸的身形,简直看呆了,咧着嘴道,“她来了,她朝着我飞来了,看看本王的发型怎么样,有没有乱?”

  洪应笑着道,“王爷依然是风流倜傥。”

  文昭仪看林逸没出息的样子,直接背过头。

  然后瞥了一眼那女子一眼,衣袖不经意间一挥,那女子闷哼一声,径直落地,半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持剑拄地。

  不等她反应过来,宋城与沈初的刀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使她一动不敢动,只是恶狠狠的道,“淫贼,即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抽筋拔骨,碎尸万段!”

  “嗯?

  方皮!

  你小子才多大,居然有这么大的色胆!”

  林逸义正言辞的的道,“今天非扒了你的皮!”

  “王爷!”

  方皮指着那女人,急忙分辩道,“不是我偷看她洗澡的!”

  “什么?

  你还偷看人家洗澡?

  小王八蛋!

  简直无法无天了!”

  林逸眼睛瞪的溜圆,在众人的注视下,痛心疾首的道,“枉费我对你那么好!

  偷看美女洗澡这么好的事情,你不知道通知我,居然一个人独享?”

  众人简直不敢置信。

  可仔细一想,从他们家王爷嘴里出来,好像没什么毛病,挺正常的。

  人设崩塌?

  不存在的。

  他们家王爷本来就是烟花之地的常客。

  “王爷,我真没偷看她洗澡,是他!”方皮指着被捆绑的严严实实的年轻人道,“我是无辜的!”

  女子恶狠狠的瞪了眼林逸道,“恶贼!

  要杀要剐随便你!”

  “打打杀杀?”

  林逸摆了摆手,摇头晃脑道,“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女侠真是好风采啊。”

  女子肤如凝脂,齿如瓠犀,他在想,这大夏天都晒不黑的吗?

  说完又看向了那年轻的男子。

  “大人,小的是无心冒犯这位姑娘的!”

  男子看着训练有素的王府侍卫,只以为林逸是当官的。

  林逸咳嗽了一声,然后问道,“那你看到了什么没有?”

  “没有,没有,”男子摆手道,“在下腹中饥饿,只想进林子里打点野物,谁能想到,她会在河里洗澡。”

  “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林逸犹自不死心的问。

  这人怎么就没有一点分享的精神?

  “在下善因,家父乃是东痒岛善雷,自小饱读诗书,自然做不得这种无耻之事的!”

  年轻人信誓旦旦的道。

  “善雷?”

  林逸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王爷.....”

  罗汉兴匆匆的走过来,这题他会答!

  拱手道,“一门四进士,一巷九举人,说的便是东痒岛善家!”

  作为镖局的当家人,走到哪里拜哪里的山头,有些人是必要要认识的。

  听见这话后,善因昂起了头。

  “书香门第啊,”林逸恍然大悟,然后话锋一转,骂骂咧咧的道,“读书人一肚子坏水,没一个好东西!

  快说,善琦那老王八蛋跟你是什么关系?”

  善因的嘴角抽了抽,陪笑道,“正是在下的叔翁。”

  ps:求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