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感化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486 2020.09.21 03:05

  洪应轻声道,“那王爷,现在要押过来吗?”

  林逸点了点头。

  打着哈欠,望了一眼吊在半空中越来越高的太阳。

  估计又是一个不让人好过的天。

  火辣辣的太阳底下,纵横江湖三十余年的葛老山从来没有感觉像昨夜那样的憋屈。

  两名七品高手带着五六十号人,突然不期而至,奶奶个熊,这是哪里来的狠人啊!

  见面起码报个名号吧?

  他这个南州绿林总瓢把子,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脚揣倒,然后用绳子绑了。

  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想他这些年,虽然是土匪,可是也是懂规矩的。

  一是只求财,不害命,甚至人家漂亮小媳妇的手都没摸过,怕坏人名节。

  二是不抢书生,甚至还会特意给告知那些穷的一塌糊涂的书生,哪里有避雨的破庙,哪里有专门等书生赠金银的小姐。

  只要书生腿脚勤快点,多转点地,这样的小姐遇上几十个,别说进都城赶考的盘缠,就是回家置地,娶美娇娘都够了!

  他这样乐于助人的人,可算是盗匪中“侠盗”了。

  不求好人有好报吧,可也不能这么倒霉吧!

  捆手捆脚,蒙着眼睛,被斜放在马背上,一路颠簸,自己的肚子受不了,都吐了好几回了。

  好不容易从马上下来,又突然没人管他们,火辣辣的太阳底下烤着,浑身上下全是汗,手脚全被捆着,连擦汗的机会都没有。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正彷徨不安之时,他被人给提走了。

  揭开眼罩之后,已经被汗水蒙迷糊的眼睛缓缓睁开,面前坐着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

  “请问阁下是何人,可曾认识?”

  他努力回想,脑子里没有一点儿印象,自己肯定是未曾见过的。

  林逸抿了一口茶,笑着道,“不曾见过。”

  葛老山继续问道,“在下与你可曾有仇?”

  林逸摇头道,“并无。”

  “你们是官府的人?”

  葛老山颤声问道。

  林逸道,“不是。”

  他是皇室的人。

  葛老山道,“在下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要绑我!”

  语气里几乎带着愤怒了!

  林逸淡淡地道,“那么多过路人,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抢劫他们呢?”

  “这.....”

  葛老山犹豫半晌后,咬牙道,“在下这些年身处绿林,不曾谋害过人性命!”

  林逸问,“一个都没有?”

  葛老山道,“绿林中总会有些过节,别的山头的人,在下总是杀过的,可他们手上也有不少冤魂。

  在下算是替天行道了。”

  林逸道,“你算是老实。”

  如果不是单独审问过葛老山的手底下人,他还真不信葛老山说的话。

  葛老山道,“那阁下到底是何人,非要为难于在下。”

  林逸笑着道,“没事,就是久闻你大名,特意请你来聊聊天。”

  又不能直接说,老子看中了你的钱了?

  还别说,这家伙,还真是有钱啊!

  宋城随便搜刮一下,居然就有五万两银子!

  而且,私底下还不知道藏了多少呢。

  葛老山听见这话后,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有你这样请人的吗?

  但是,形势比人强,纠结这些没有意义,只能堆笑道,“多谢阁下看得起,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

  洪应大声道,“这位乃是梁国第九皇子,三和之主,和王爷!”

  在他们王爷的强烈要求下,这台词他早就背的滚瓜烂熟,说起来阴阳顿挫。

  “啊....阁下就是传闻中的.....”

  奇葩!

  这个词,他终究没胆量说出来。

  “草民久闻和王爷大名,请王爷恕罪,草民实在无法叩拜。”

  他还被绑着,正躺在地上,仰着头说话呢。

  林逸笑道,“快给松绑。”

  沈初抽刀,刀光一闪,葛老山身上的绳子便断了。

  脱了束缚之后,葛老山急忙跪下道,“给和王爷请安。”

  林逸摆摆手道,“快快请起,人本王也见了,果然是不凡人物啊。

  也没什么事了,回去吧,以后啊,好好做个人吧。”

  自从站起身后,葛老山的眼光一直放在屋子里的五个大箱子上。

  自己的东西自己能不认识吗?

  那可是自己攒了半辈子的家底啊!

  此刻见林逸在朝自己摆手,也只能含泪告别了。

  拱手道,“王爷,草民告退。”

  破财算什么?

  总比丢命强吧!

  看着含泪告别的葛老山,林逸感慨道,“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啊。”

  宋城拱手道,“王爷龙虎雄姿,这土匪见了王爷,大概也是受了感化。”

  罗汉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

  难怪人家能做大掌柜,而自己只能做个镖局当家人!

  吃好中饭,大好的太阳突然没了,下起来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道路泥泞,行路不便,众人只得又在镇上继续盘桓。

  林逸在客栈里待的无聊了,戴了个斗笠,在铺满石板的小镇里漫步。

  方皮陪在他左右,一边小跑,一边回头喊道,“王.....少爷,有卖糖人的!”

  林逸大收一挥道,“多买点,别一个人吃独食,给其他人也带一点。”

  队伍里还有二十几个孩子,各个都是孤儿,他要是不对他们好点,这些孩子就算真的无依无靠了。

  “晓得了。”

  方皮买了后,用油纸包了,揣进了怀里。

  林逸对着边上的洪安道,“有你想吃的嘛,看上什么就买,少爷我请客。”

  洪安摇摇头,只是偶尔回过头看一眼在不远处跟着的师父。

  林逸无奈,这孩子还是有心结啊,万一要是出现自闭症,那就是不好了。

  回头自己还是得和洪应好好说一说,虽然是自己徒弟,也不能太拘着。

  对面一个坐着轮椅过来的中年人,引起了林逸的注意。

  面容消瘦,两只手推着车轱辘,离着他越来越近。

  林逸认得这轮椅,乃是他“发明”,他的家具店出产的。

  轮椅在一座茶楼的台阶下停下,身后跟着的两个家仆,一人握着一个把手,缓缓地起来。

  林逸走上前去,毫不犹豫的帮着抬起了轮椅的后靠。

  三人合力把轮椅抬进了酒楼里。

  “多谢援手。”

  中年人冲着林逸道。

  “举手之劳。”

  只有林逸才能深切体会到坐在轮椅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齐员外,”茶楼的小二迎出来道,“雅间给你留着呢。”

  齐员外对着小二点点头后,然后看了一眼林逸道,“阁下要是不嫌弃,可以一起进去喝个茶。”

  林逸笑着道,“那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大概是下雨很多人没去处,都在茶楼里面消遣,很是热闹。

  随着中年人进了大厅,穿过一道小门,再走过一处长长的回廊之后,到了一处精致的小院子。

  窗户外面是缓缓流淌的河流,遥看青山被蒙蒙细雨所环绕。

  林逸突然没有那么讨厌这雨了。

  “阁下请喝茶。”齐员外亲自给林逸斟茶,“在下齐鹏,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我啊,林三,”林逸用了个化名,毕竟他太出名了,虽然不是好名声,“喊我林三就行,粗人,没字号。

  这茶不错。”

  “阁下要是喜欢,回头带上一点就是了。”

  齐鹏笑着道。

  “那就不客气了。”

  林逸点头道,“好景,美不胜收,齐员外也是会享受之人。”

  齐鹏笑着道,“在下曾经倒是想着清晨骑牛唱歌出,日暮骑牛唱歌还。

  唯一没想到的是会被困在这轮椅之上,喝茶赏景也是迫于无奈罢了。”

  林逸笑笑,他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ps:大佬们,求票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