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没钱了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11 2020.09.14 18:12

  林逸道,“那照顾好自己,无论如何,不是闹着玩的。”

  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闹出瘟疫,绝户绝村算是小的,灭了一座城都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医疗水平实在太低了!

  面对疾病,基本靠自身抵抗力。

  台风过境后,雨过天晴,但是,到处是一股腐臭味,即使已经掩住了口鼻,林逸还是忍不住呕吐。

  他明显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明月和紫霞两个人的手刚刚抬过尸身,此刻去扶林逸不是,不扶也不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林逸围着一棵树在那干呕。

  洪应赶忙过来道,“王爷,要不你歇着吧,这种事情,还是小的们来吧。”

  林逸点点头道,“行,你慢着点。”

  他实在逞不了这个英雄。

  他虽然经历过台风,可是毕竟在现代社会,有天气预报,人员提前撤离,根本没有见过眼前这种人间地狱的惨像!

  甚至连哭声都他不愿听。

  下晚的时候,去当地县衙通报灾情的侍卫回来。

  同来的还有当地县令,个子不高,花白胡子,身后是两名捕快,见县令下跪,他们也跟着下跪,同样口称卑职。

  林逸没心情笑,只对着县令问,飓风已过两日,为何迟迟不救灾。

  “飓风海溢,民庐屋瓦皆飞,潮高四五丈,死者不计其数,水患最剧,禾稼咸伤!

  卑职已经能把能派的人都派出去了,此时着实无人可使,请王爷恕罪。”

  县令当场下跪痛哭。

  “当地守备呢?”

  林逸深吸一口气后问道,“怎么也不见人?”

  县令颤声道,“无巡抚大人的命令,谁敢擅自调兵?”

  林逸接着问,“那巡抚大人怎么说?”

  县令道,“卑职已经上报知府大人,至于巡抚大人,卑职岂敢越级言事.....”

  林逸叹气道,“人手没有,赈灾的粮草该有吧?”

  县令道,“卑职已联络各地乡绅施煮。”

  林逸不再多说,心中确是说不尽的失望。

  和王府众人同镇上幸存的三十几名百姓,用了整整三日的时间,最后在废墟中扒拉出来七百二十人,有老人,有小孩,大部分都因为伤势过重,没有撑过当日。

  林逸开始挖深坑的想法已经放弃了,毕竟尸体太多。

  在幸存者的不情愿和痛哭中,全部埋进了一条山谷的罅隙间,最后铺上了土。

  作为郎中,葫芦彻夜未眠,林逸因为心塞,也几乎没有怎么睡。

  明月端过来一大碗粥,他看着木然的灾民,也没有多少食欲。

  “把我们的粮食留下一半给他们,一人再给二两.....不,三两银子,然后咱们就继续出发。”

  林逸一直在等的府衙和驻军救援是等不到了。

  他只是个王爷,人家县令能来看看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不好再继续拖延下去,何况他继续留在这里也无益,该做的他都做了。

  “是。”

  洪应等人拱手道。

  林逸又扫了一眼蹲坐在树底下发呆的三个在台风中失去父母的孤儿,还有在文昭仪怀中熟睡对一切茫然无知的婴儿,然后叹口气道,“再打听下看看他们有没有亲戚了,或者有没有愿意收养的,咱们多给点银钱。”

  文昭仪冷哼道,“看在钱的份上,他们今日肯定争着收养,明日肯定就弃了,你反倒是做了恶人。”

  林逸一愣,这话还真是在理,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文昭仪道,“你堂堂的和王爷,难道养不起几个孩子吗?”

  林逸点头道,“那就带着吧,把山上的人接回来,等会就出发。”

  他自己就是孤儿出身,开个孤儿院简直就是熟门熟路。

  中午时分,已经在此盘桓了好几日的车队再次启程。

  刚走出镇子,洪应突然道,“王爷,你看。”

  林逸回头,发现灾民携老扶幼,甚至不能走动的也被门板抬着,一直紧紧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他下了马车,走到前去,对着一个头发斑白老头子拱手道,“老丈,你这是往哪里去?”

  “和王爷.....”

  老头子先行跪下,身后的一长串人皆跟着跪下,“飓风来袭,杀人畜,坏庐舍,我等已无立锥之地。

  王爷初就藩,我等愿意做王爷治下之民。

  还望王爷应允。”

  林逸摇摇头道,“朝廷自有法度,自会赈济、蠲免、抚恤你等,安心等着就是。”

  这些鬼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等朝廷,等到什么时候?

  但是,倒不是自己狠心,他是真不想带着这些老弱病残当做自己的拖累!

  老头子好像看出了林逸的心思,高声道,“王爷尽可放心,我等已从废墟之中找出财物,一路无需王爷费心。

  只请王爷应允我等到三和之后可以结庐而居,伐林开荒。”

  “三和湿热之地,你等可知道?”

  林逸直接愣了,说好的故土难离呢?

  跟着他算怎么回事?

  老头子道,“望和王爷明鉴,我等原本便是从凉州流落至此。”

  “随便你们吧。”

  林逸算是应了,看他们到时候能撑到几时,想着撑不住的时候该自己回头了吧?

  车队继续前行,一路皆是残垣断壁,很多地方的住户十不存一,林逸甚至都没有看见有冒烟的烟囱。

  这场台风真的拔木堰禾,破屋沉舟无数,人员死伤惨重。

  遇到灾民,尽力施救,见到的越多,他的心越沉,连带着所带的银两也直接少去了一半。

  走走停停,一个半月后,终于走出了台风过境区域,入眼处终于有了烟火气。

  不过,看着身后长长的灾民队伍,他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看他好说话,好欺负吗?

  赶都赶不走!

  他发火生气的时候,这帮人居然还有脸笑!

  真是二皮脸啊!

  他堂堂梁国九皇子,三和之主的口袋,现在不比脸干净多少!

  那是辛辛苦苦攒的银子啊!

  每一次他都痛下决心,不管了,肯定不管了,但是每一次都冲动,还是大把花钱!

  钱花了,还得后悔的扇自己一巴掌。

  到三和还有不远的距离呢,钱不够花可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