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淮阳公主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155 2020.09.04 17:30

  洪应讪笑道,“王爷......”

  敢称圣上为老头子的,也就他们家这位主了!

  这位王爷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听了太多的大逆不道之言,现在都有点麻木,但是还是装作惊诧、小心翼翼的的样子。

  正说话间,一个侍女跑进来道,“王爷,淮阳公主来了......”

  林逸眼皮一抬,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白衣,正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淮阳公主林宁,只比他小两岁。

  “皇兄........”林宁朝着哥哥微微欠了身。

  “哎,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咱们是亲兄妹,不用整这么多虚的。”林逸以手扶额。

  “礼不可废。”林宁依然低着头,静静地站着。

  “你们都下去吧。”林逸朝着边上的洪应和侍女摆了摆手,他知道如果边上站着人,他这个亲妹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和他亲近的。

  等边上的人走完,林逸发现林宁的眼眶里居然已经蓄满了眼泪,急忙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皇兄.....”眼泪水顺着精致的脸面滑落。

  “到底怎么了?”林逸腾的站起身,一下子慌张了,赶忙道,“谁欺负你了,你直接说,我揍死他!”

  林宁摇摇头,眼泪水更多了。

  “没事?”林逸无奈的道,“那你有什么好哭的,这几日可是你老哥我受封的大喜日子,你是第一个来我这道贺的,哭哭啼啼的,一点也不喜庆。”

  得到好封地的皇子府邸大概是宾客盈门,络绎不绝。

  “三和天气卑湿,地气蒸溽,夏秋之交,物无不腐坏者。

  人非金石,怎么能长久?”

  林宁把脑袋斜靠在林逸的肩膀上,抽泣道,“哥哥,不去好不好?”

  就这事?

  林逸立马就放心了。

  揉揉她的刘海,笑着道,“这是我能决定的?”

  “你还笑?”林宁不顾形象,用白色的衣袖擦了把眼泪道,“我要去求父皇,母妃不准我去。”

  “我妹子果然长大了,知道心疼老哥了。”看着漂亮的妹妹,林逸的心一下子就化了。

  他是孤儿,从来没感受过亲情。

  这辈子有了母亲,有了妹妹,他是用心在爱,从小就宠着。

  妹妹依赖他,更甚于母亲。

  林逸笑着道,“知道你是为哥哥好,但是哥哥的本事你还不知道?”

  在外人和便宜老子皇帝面前,甚至母亲袁贵妃那边,他是极力藏拙,但是,在自己的亲妹妹面前,他是向来很显摆的。

  深怕他这唯一的亲妹子不知道他的能耐,看不起他。

  “哥哥,”林宁的两只手张开,搂着他的腰,呢喃道,“我不要你走,舍不得你。”

  林逸的心一紧,在这都城,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妹妹了。

  看着梨花带雨的妹妹,安慰道,“我每年都会回来看你的。”

  “你骗人!三和到都城一来一回要半年时间呢!”

  “有这么远吗?”林逸倒是不知道,“即使再远,我爬都爬回来看你!”

  “你要走了,就没有人再和我说《西游记》、《三国》了......”

  林宁把他搂的更紧了。

  “那以后我给你写行不行?”

  林逸不停的拍着她的背。

  他也无奈,他的便宜皇帝老子,年近六十,身体越来越差。

  朝堂乌云密布!

  他身为皇子,是支持太子,还是三皇子雍王,四皇子晋王,七皇子南陵王,甚至比他小的十二皇子永安?

  什么?

  明哲保身?

  反正他是个无权无势的皇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可惜,不行!

  宫廷政治斗争,只有朋友和敌人,想做左右逢源的中间骑墙派,那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办法便是远离是非之地!

  林宁继续道,“那数学课呢?我已经学到勾股定理了,你说过,无论如何不能半途而废的!”

  “妹子,差不多了,哥哥已经把知道的都教给你了。”林逸宠溺的道,“你现在已经是都城最负盛名的才女了,我也没有能力教你了。”

  自己七岁,林宁五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偷偷摸摸的教李宁识字、数数,这是属于兄妹俩的小秘密。

  掐指一算,十一年来已经教到了初二的内容了。

  再继续教函数、不等式、平面向量又有什么意义?

  屠龙技而已!

  无所用其巧!

  “哥哥,你又取笑我。”林宁撒娇似得的朝着他的胸口捶了一拳。

  她在外面担着才女的名头,其实很多诗词都是哥哥创作后,教给她的,她不愿意这么好的诗词埋没,便以自己的名头,展现于外人!

  如果不是哥哥拦着,她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哥哥才华横溢,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我连哥哥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小时候,她不理解哥哥为什么这么做!

  现在大了,她才逐渐明白,她虽然是皇女,但是依然是一介女流,有才华的女子,依然是女子!

  而有才华的皇子,却是别人的拦路虎。

  正如哥哥所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枪打出头鸟!

  “你不是小孩子了,”林逸笑着道,“你我兄妹终有一别,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了。”

  他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了。

  淮阳公主是哭着来的,也是哭着走的。

  太阳落山,温度一下子降下去不少。

  他穿上了襟袍,布靴,也感觉不到那么热了。

  和王府门口是一条八米多的大街,一向由南城兵马指挥司管理,禁止商贩在这里摆摊设点。

  但是自从林逸搬过来以后,便允许商贩们在此做生意,唯一的要求是保持卫生,不拥堵。

  大家发现,这位被成为“财迷”的和王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霸道,苛刻。

  当然也不能说和气,因为这位王爷有点傻。

  比如下雨的时候,这位和王爷居然毫无形象的蹲坐在和王府大门的台阶上大喊:下雨了,回家收衣服喽!

  据说和王被言官参奏言行失检,有失体统,当今圣上看到奏本以后,气的大骂。

  不过,大家都明白与这位和王当街辱骂“威风八面,大杀四方,可治小儿夜啼”的暗卫指挥使江重,跳脚堵在安康府尹的门口撒泼、广开茶楼、客栈、米铺、家具店,与民争利相比。

  言行失检,有失体统这种小事情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虎毒不食子,当今圣上让他闭门思过,封地三和,对他就已经是最大惩罚!

  林逸手里拿着糖葫芦,一边吃一边望着熙熙攘攘的大街,这辈子终于住上了位于繁华市中心的独栋豪宅了!

  世间最美,不过那一丝烟火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