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大篓子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22 2020.09.10 17:40

  “让王爷费心了。”

  洪应脸上显出了一丝窘迫。

  “本王很难办啊.....”

  林逸摸了摸下巴,叹口气道,“净身房都是有记录的,你这么随便拿走,人家还不是能轻易找到你头上?

  你这么做倒是有什么意思?

  你倒霉没事,别连累本王啊!

  哎,本王这小心脏现在还吓得噗通噗通跳。”

  净身房这种地方,他一直抱有强烈的好奇心,但是从来没有去瞧过。

  离着老远就感觉下身凉嗖嗖的,没事去闲逛啥啊!

  “王爷,咱们的宝贝只有告老还乡出宫才能赎回来,可中途意外身故的也多,很多人早已尸骨无存,净身房中梁上,无人赎回的宝贝不知凡几。

  小的就给掉了一个包......”

  洪应失血的脸上正是得意,突然瞧见林逸的眼神,吓得赶忙解释,说的过于匆忙,又掩嘴咳嗽了好几下。

  然后接着道,“而且,小的进出都是从冷宫后面高墙,任谁也想不到小的是去偷宝贝回来的。”

  净身房在皇宫最偏僻处,向来无人值守,甚至宫里巡逻的侍卫都会刻意绕着走,谁能想到会有人过去偷那一根死物呢?

  “你是在哪里被侍卫打伤的?”

  林逸又接着问。

  “冷宫,”

  洪应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更加的晦暗,“出手的不是侍卫。”

  “难道是宫里的刘供奉?”

  一边的宋城始终在边上侧耳倾听,此刻也忍不住插话了!

  洪应的功夫有多高,他是最深有感触的!

  除了宫里刘朝元这样的大宗师,他想不出还能有谁把洪应打成重伤。

  “呸!”

  林逸挑了挑眉毛,大大咧咧的道,“就他这三脚猫功夫,配得上刘供奉出手?

  人家可是大宗师!”

  对于这位大宗师,他可是高山仰止!

  小时候学武,一开始他其实是兴奋的!

  毕竟学成之后,高来高去,纵横江湖,快意恩仇,潇洒的身形搭配着自己这张完美无瑕的脸,肯定能引起万千少女的尖叫!

  哪个男儿不向往?

  可惜扎了两年的马步,挥了上万次拳头,居然没有一点奇迹!

  他真的给穿越众丢人了!

  不过做人呢,最重要的是不能失去梦想!

  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定是宫中教头水平不行,不然以他天纵之资,穿越者身份,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的进步!

  所谓名师出高徒,一定是宫中教头的水平不好!

  他一定要找个好点的师傅!

  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宫中这位大供奉。

  偷偷摸摸的跑过去,又是作揖,又是好话连篇。

  这位老供奉没有一丁点拒绝的意思,只是说,想学他这门功夫就得把任脉,督脉,冲脉交会处的穴位给废掉。

  学了两年的功夫,他当然知道交汇处在哪里!

  挥刀自宫?

  吓得拔腿就跑!

  从此彻底熄了习武的年头。

  不!

  这不是咸鱼!

  人生不过百年,做人还是轻松一点,坐看云卷云舒,静听花开花落,任凭潮起潮落。

  浮躁让人缺乏幸福感,缺乏快乐!

  难为他,年纪轻轻的就有了知足常乐的人生境界!

  不过,倒是把洪应逼的愈发勤了,还特意把东方不败作为励志故事说给他听。

  谁能想到洪应会走火入魔呢!

  宋城听见林逸的话后,整个人都呆了......

  如果洪应的是三脚猫功夫,自己先不说,同样是七品的淮阳公主林宁公主算什么?

  淮阳公主可是梁国出了名的天才武者!

  但是,一联想到他们这个王爷是武学白痴,也就释然了!

  居然能把罗汉这种只会胸口碎大石的废物当做高手!

  因此也不再争辩,只静静地看着洪应。

  “王爷高见,出手的确实不是刘朝元。”

  洪应又重重的咳嗽了两声后,“是一个女人,小的在宫里这么多年都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女人。”

  “女人......”

  在宋城的诧异中,林逸哈哈大笑,捂着肚子,笑的眼泪水差点都出来了。

  “你也好意思说,居然让个老娘们给打的半死不活!

  哎,搞的本王这脸都没地放!”

  说着说着好像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似得。

  “小的知罪!”

  洪应满脸通红,说着就要跪下来。

  “好好躺在吧,别动了,”

  林逸朝着他摆摆手道,“出城门的时候,看到兵马司和御林军、暗卫都在调动,你可是捅了大篓子啊。

  弄得都不敢随便给你找不熟悉的大夫过来,还是等葫芦来了再说吧。

  你自己摁下胸口,有骨折没有?”

  真要是骨折了,就麻烦了!

  洪应道,“王爷请放心,小的只是受了一点内伤,自己运功慢慢调理即可。”

  林逸瘪瘪嘴道,“还运功调理?

  能不能尊重一下医生这个职业?

  心肝脾肺肾的不管哪里出血,你这小命就算交代了。

  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坟头草估计有二尺来高了。”

  宋城忍住笑,赶忙岔开话道,“王爷,我去外面看看,估计快到了。”

  林逸看洪应还在那一个劲的咳嗽,便拿起茶壶,准备给他倒点水。

  “不敢劳烦王爷。”

  洪应一个骨碌起身,接过林逸的茶壶和茶杯,自己倒水。

  “哎,你说说这明天就走了,你这样子让本王很为难啊。”

  林逸在屋里来回踱步道,“看来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天意如此啊。”

  “王爷自可先行一步,小的随后就能追的上。”

  洪应急忙道,“切不可耽误了王爷的大事。”

  “说的容易,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死了都没人知道,大夏天的烂在屋里,一股臭味,影响左右邻居,周围的花花草草,那多不好。”

  林逸无奈的道,“还是本王留在这里给你收尸吧,省的你去祸害别人。”

  “王爷.....”

  洪应的眼眶通红。

  “别给老子来这一套,好好的躺着。”

  林逸见不得他这样子,一个老爷们羞羞答答的,气愤的道,“葫芦这小王八蛋怎么还不来!”

  “王爷.....在下来了.....”

  随着声音,门开了,先走进来的是宋城,身后是一个身材精瘦、矮小的年轻人。

  干巴巴的五官全部挤在一起,那张小脸的位置都好像有点不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