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南行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98 2020.09.13 02:37

  他自然知道这小王八蛋是谁!

  而且果真是王八蛋!

  恨不得现在就扇自己一巴掌,当初聊天就好好聊天呗,乱做什么承诺啊!

  本想自己童言无忌,天真烂漫,随口说说,就当安慰对方了,谁能想到人家当真呢!

  “怎么?”

  文昭仪眉头一挑,“你想反悔?”

  “奶奶,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林逸讪笑道,“孙子这趟远去千里,道路不通,怕奶奶吃苦。”

  这位文昭仪,是已经故去的太上皇的妃子,实际上与他一毛钱血缘关系都没有!

  他连自己亲妈都不能带出来,何况是这位祖奶奶。

  真私自带出来,让人知道了,到时候弄得沸沸扬扬,他皇帝老子为了维护所谓“人伦纲常”,堵住天下悠悠众口,不砍了他,也得废了他!

  这事一点都不带开玩笑的!

  “你说过的,天下那么大,你想去看看。

  刚好我也想去看看,你放心吧,”

  文昭仪掐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然后笑着道,“你奶奶我身体好着呢,还没到走不动道的地步,弓马娴熟,可不像你。”

  “哎,奶奶,毕竟年龄在这放着呢。”

  林逸硬着头皮道,“何必这么折腾,到时候孙子倒是不好交代。”

  “交代?”

  文昭仪看着他道,“你需要向谁交代?”

  “这......”

  林逸语塞,根本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哼,”

  文昭仪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金黄色的册子,直接丢到桌子上,鄙夷的道,“瞧你那点胆量,将来如何做大事!”

  “孙子也没准备做什么大事,优哉游哉一辈子挺好的。”

  林逸打开册子,上面是他皇帝老子身边的秉笔太监何瑾的朱批。

  代表着这位文昭仪是光明正大从皇宫里出来的!

  但是,他没有高兴地起来!

  梁国有两大特务机构,一个是江重的暗卫,一个便是廷卫,而这个廷卫指挥司便是何瑾,除了监察臣民外,还可以监察暗卫。

  权力之大,令人咋舌。

  老太太从宫里出来,何瑾于情于理都得派人跟着吧?

  万一让他知道是来自己这里了?

  然后到他皇帝老子那里说一嘴,想起来头皮都发麻!

  “怎么?”

  文昭仪抿了口茶后道,“你怕了?”

  “能不怕嘛,”林逸苦笑道,“何瑾万一知道你来我这了,别说让你跟着我,就是我也别想出城了。”

  “何瑾......”文昭仪奚笑一声,“他可没那个胆量来跟着我。”

  “万一......”林逸一脸无奈的道,“孙儿这后半生就算交代在你老人家的手里了。”

  “你啊,把心收进肚子里。”

  文昭仪轻轻地拍着他的肚子,笑着道,“他是个聪明人,不会这么不晓事的。”

  “哎,我的奶奶,亲奶奶,关键你身份在这摆着呢。

  人家不敢主动跟踪你,万一这不小心看到你了,总归也是麻烦事。”

  而且不是一般的麻烦!

  林逸一脸的生无可恋。

  “你这臭小子。”文昭仪笑着道,“那我就委屈一点,等会做个打扮。”

  说完拿起斗笠,再次走进了风雨中。

  她是步子很小,很碎,可是林逸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不见。

  “都是跟鬼似得,走路没声音。”

  林逸低声嘟哝了一句。

  天尚未亮,宋城便开始扯着嗓门在府里内外喊。

  作为这次南下的总指挥,他忙得不可开交,几乎彻夜未眠。

  “王爷,全都安排妥当了。”

  “所有人再问一遍,确定没有一个反悔的才行,此行路途遥远,想回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特别是那些有父母有妻儿的,更是要谨慎。”

  林逸望了望一眼大街上一眼看不到头的马车队,踩着板凳上了马车。

  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王爷保重!”

  “和王爷一路顺风......”

  “王爷.......”

  叽叽喳喳,出来看热闹的街坊四邻、小摊贩对着林逸的马车大着嗓子喊。

  林逸撩起窗帘,对着街面上张望的邻居们挥手,喊了声,“各位,后会有期。”

  仰靠在马车上,大概太困,颠簸了两下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还没多大会,就被洪应叫醒。

  洪应站在马车下,透过马车窗户对林逸道,“王爷,淮阳公主来送你了。”

  林逸下车,看到了站在官道上的淮阳公主,身后是两名侍女。

  “皇兄....”

  “下雨也不知道撑个伞,冻坏了可怎么办?”林逸笑着道。

  “皇兄,我可是习武之人,不会那么容易着凉的,愿皇兄一路平安。”林宁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没有林逸预料中的哀切与悲伤,却让林逸更不好受,他勉强撑起笑脸道,“行了,就不和你多说了,以后在母妃面前多替为兄尽孝。”

  林宁低声道,“皇兄放心,我会听母妃话的。”

  林逸摆手道,“让你尽孝,不是让你听她的话,该听的听,不该听的,就学为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林宁噗呲笑了,点点头道,“我听皇兄的。”

  “再见了妹子,有时间我回来看你们。”

  林逸最终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

  望着慢慢消失在被斜风细雨填满的灰色天幕下的车队长龙,林宁终于哭了。

  “茕茕对孤景,怛咤糜肝肺.....”

  声音越来越低,渐渐说不出来话了。

  “公主保重身体。”

  一个侍女给她撑伞,另一个侍女拿出手绢给她擦脸。

  “哥哥走了.....”

  林宁好像是对着两个侍女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哥哥委曲求全,只是想求个安宁,这么点小要求,他们都不能满足嘛。”

  “公主......”一个圆脸侍女小心翼翼的道,“咱们还是回去吧,别真的着凉了。”

  “母妃总说我是女儿身,女儿身怎么了?

  哥哥说,有一个叫武则天的,她又何曾输于男儿了....呵呵....”

  阴雨连绵,隔绝天地。

  林逸带着侍卫随从、镖局等人往南行已经三天。

  即使是官道,因为连年失修,也同样阻滞难行。

  林逸乘坐的马车轱辘在半道上被颠簸下来一个,如果不是马夫孙邑及时勒住马,而宋城又快速的单肩抗住了马车一角,他非撞个头破血流。

  ps:感谢“安静就好iy”大佬的盟主,稍晚一起加更。

  闹了个乌龙,简介上的群号放错了,导致很多人没加进去,抱歉抱歉。

  群号:56.19.48.902

  继续厚脸求票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