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心魔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884 2020.09.09 22:42

  他其实并不怎么怕和王爷,这位爷不管嘴上怎么骂,但是最后的板子还是轻轻落下。

  但是洪总管却不一样,从来没多余话,一不小心,自己就得吐上一碗血,就这还是轻的。

  洪应不耐烦的朝着他摆摆手道,“下去吧,早做准备。”

  “是,小的告退。”

  罗汉长松一口气,慢慢的退出了房间,顺手合上了门。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了洪应和宋城。

  “王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让这种蠢货来管理镖局......”

  宋城话音未落。

  整个人飞起,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

  “咱家早就和你说过,永远不要质疑王爷的决定,”

  洪应抱着茶盏,端坐在椅子上,好像从来没动过似得,“不要拿咱家说过的话当做耳旁风。”

  “小的.....知罪。”

  宋城半跪在地上,脸上羞愧的滴血。

  他已步入七品!

  在江湖上,算是屈指可数的高手!

  他早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洪应的对手,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没有还手之力,虽然是猝不及防之下!

  这个怪物到底练到了什么地步?

  “正是用人之际,不能耽误王爷出行,否则咱家今天绝不轻饶于你。”

  洪应不紧不慢的道,“知道你翅膀硬了,但是,咱家不说让你走,你就不能走,明白没有?”

  宋城腾的站起身,气愤的道,“洪总管,你这话是何意?

  难道在下效忠于王爷,是因为你?

  在下虽然功夫不及与你,可也是铮铮铁骨!

  岂能受你威逼!

  王爷宅心仁厚,自当奋力追随,士为知己者死,与你何干!”

  他出生的第三天,母亲便进宫做了和王爷的乳母。

  和王爷一周岁之后,母亲才出宫。

  他宋家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清白人家,经过袁贵妃的刻意关照后,变成了有丫鬟奴仆的富裕人家。

  小时候,王爷每次出宫,都是入住他家,他陪在左右,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

  如今,他已是七品高手,可开宗立派,广收门徒。

  亦可效力朝廷,光宗耀祖。

  但是,眼前却依然帮着王爷在外面做生意,管理酒楼、客栈、家具店。

  没别的缘由,只是因为习惯了。

  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离了这位王爷,他就感觉无所适从。

  “你也算是咱家看着长大的,”

  洪应突然笑了,“王爷今日的意思是你母亲年龄大了,身边需要人照顾,你还是留在京城的好。”

  “家里自有仆从,我留家里还徒增他们生气,何必呢。”

  宋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洪总管明明知道,我肯定是跟着去三和的,何必故意刺激我。”

  “咱家本不想管你,”洪应摇头叹口气道,“可是等会咱家要去办件事情,祸福难料,如果出了事情,去三和这一路上,就全靠你了。

  如果咱家全身而退,自然就用不着你了,到时候是去是留,皆有你决定。”

  “洪总管,你开玩笑了,这安康城哪里还有你去不了的地方,谁能拦你,谁又敢留你,除非......”

  宋城一时间脸色大变,“洪总管,你该不会要进宫吧?”

  “谁也不许说。”

  洪应不置可否,站起身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头道,“保护好王爷。”

  “洪总管,三思啊......”

  宋城紧跟着追出去,哪里还能看得见洪应的影子。

  入夜后,他躺在床上,碾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他担心洪应。

  虽然洪应打他骂他,但是,那是应该的,无论如何该受着,不能有一点怨言,毕竟洪应是他半个师傅!

  小时候家里请过教头,水平都是有限。

  没有洪应指点,他这辈子都可能只是个不入流的武者!

  现在自己才十八岁,年纪轻轻的就步入了七品!

  如果让人知道的话,想必一定会被列入梁国十大天才的榜单!

  想着,明天还有事情要办,睡不着也得睡,正准备数绵羊,听见了墙根下传来动静。

  七品以后,他的耳朵就格外的好使。

  毫不犹豫的起身,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谁?”

  “扶咱家起来.....”

  “洪总管.....”

  宋城赶忙跑过去,刚摸到他的胸口,就感觉一股黏糊的东西附在他衣服上。

  赶忙背进了屋里,放在床上。

  点着灯后,他看清楚了,洪应受伤了。

  紧闭的嘴唇殷出血,脸色灰暗,胸口的衣服上满是血迹。

  突然口中憋不出,一大口血喷出来了。

  “洪总管.......”

  宋城一只手抵着他的背,另一只手就要按上去运气。

  “不用了.....”

  洪应慢慢的睁开眼睛,从宽大的衣袖里找出来一只早已侵染血迹的手绢在嘴角擦了擦,“咱家修的是阴柔之气,还是自己来吧。

  你去王爷那,照顾好王爷。

  咱家这样子,回去怕吓着了他。

  和王爷说咱家有事,你们先走,咱家过几日就追上去.....”

  还没说完,就晕倒在了床上。

  “洪总管.....”

  无论宋城怎么喊,洪应都没有反应。

  情急之下,给喂了一粒药。

  又是炎热的一天,林逸起的很早,吃好早饭后,依然没有发现洪应,问遍府中的人,都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去处。

  直到宋城进门。

  “你说他出去办事了?”

  “是,洪总管,他说让我们明日先走。”

  宋城笑着道。

  “他孤家寡人一个,能有什么事?”

  林逸蹙着眉头问。

  “这......”宋城讪笑道,“王爷,你知道的,我哪里敢问啊。”

  “不对,”林逸接着摇摇头道,“他有事情不与本王说,大老远的跑去和你说?”

  “王爷,我也是他半个徒弟.....”

  宋城强行解释道。

  “说实话,他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估计啊不是办事,是出事了吧?”

  林逸看着宋城的眼神。

  宋城越是闪烁其词,他越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这种场景,他在电视剧里看的多了。

  “王爷......”宋城噗通跪了下来。

  “完了......”林逸心一下子就悬起来了。

  林逸坐马车到了郊外的院子。

  “你笑个屁啊,死了都没人知道,还敢闯皇宫,你胆子是真大啊。”

  看着半死不活还在赔笑的洪应,林逸的心一下子就堵着了。

  “王爷.....”

  洪应喘着粗气,眼睛却盯上了林逸手里拿着的瓷罐子。

  “哎,你要是说想要,拿我的印信去就是了,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险。”

  林逸把手里的罐子塞进了他的手里。

  他终究没有说“为了一个已经没有用的命根子,差点把命搭进去,值不值”这种话。

  他在孤儿院长大,周围的小伙伴们,大多数是残缺之人。

  他明白这些人的心理,一个正常人去说什么“这个不重要,那个不重要,没什么大不了”,让人厌烦。

  只有缺失,才知道真正的渴望。

  “奴才不想污了你的手。”洪应依然在笑。

  “你这狗东西,我从小就拿你当兄弟,什么时候拿你当过奴才,你喜欢当奴才就去给别人当去。”

  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王爷,你莫怪,小的就想着将来死了,也能做个完完整整的人,宝贝不能留在宫里。”

  洪应一边说一边咳嗽。

  林逸赶忙给他顺背,还是忍不住气骂道,“那以后去拿也来得及,又不是去了三和真的一辈子不回来了。”

  “王爷,小的遇到心魔了。”

  洪应坐直了身子,倚靠在墙上,惨笑道,“熟境缠绵,心魔返倒,王爷,你的书中说过的。”

  “什么玩意?”

  林逸直接愣了。

  心魔?

  他在哪部小说里说过来着?

  “小的那宝贝,便是小的心魔。

  要是不拿回来,终无寸进。”

  洪应接过宋城送过来的水杯后抿了一口,“降魔者先降自心,心伏则群邪退听;

  驭横者先驭此气,气平则外横不侵……”

  林逸不等他他说完,便没好气的道,“还心魔.....去了它干嘛,你干脆练习道心种魔得了。”

  对于洪应这种状况,林逸并不陌生。

  上辈子看网络小说,玩游戏的,走火入魔的多了去了!

  坐上飞机,都恨不得中途跳下去吃鸡!

  “魔门盖世高手邪帝向雨田确实有天纵之资,”

  洪应用向往的神色道,“但是,依然需要有魔门舍利子作为助力。

  这舍利子里面有魔门圣君於临死前灌注的毕生功力,有了舍利子修行就不会那么艰难了。

  小的却不知道哪里有这舍利子。”

  “听你这口气,真要有这么个玩意,你还真去练了?”

  林逸头疼!

  “自然不会!”

  洪应很肯定的道,“虚空有尽,大道无穷,小的自然一心向道,不会去做舍本逐末之事。”

  “.......”

  林逸叹气。

  他何德何能能遇到这样的蠢货!

  听个小说还当真了!

  如果有精神病院,他会毫不犹豫的给送进去!

  ps:......谢谢各位大佬.....你们的品味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