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行路难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50 2020.09.13 20:26

  林逸从马车上下来,穿着布靴踩在泥泞的道路上,愁眉苦脸。

  距离安康城越远,这道路愈是难行。

  官道干脆连中间那一点可怜的条石间或碎石都没有了,全是黄泥巴。

  连边上通往地主老财、当地豪强家的私路都比这强百倍,瞧瞧人家铺的那一溜笔直的石板,高大的门牌楼。

  气鼓鼓的把脚上的靴子给甩掉了,光着脚,踩在松软的泥巴里。

  望了望已经浑身湿透,皆疲惫不堪的众人和马匹牲口,叹口气道,“找个地方休息吧,这么走累死人,也没多大的效率,干脆等雨停了再走吧。”

  宋城道,“要不咱们找个当地人家借住?”

  借住?

  去这些老财主家?

  这些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林逸怕自己忍不住砍了他们。

  摆摆手道,“算了,看看前面有没有集镇。”

  宋城道,“王爷,再走二里地,前面有个城隍庙,咱们可以到那里休息。”

  林逸点点头道,“去那里吧,这雨啊,存心和咱们过不去,咱们走到哪,它跟到哪,也真是邪了门。”

  宋城陪笑道,“王爷,往前五十里地,全是沿着山道凿的路,路是窄了些,可行人、马车不至于陷进去。”

  “行吧,那就先慢慢受着吧。”

  对于这些没有见识过现代化高速公路、村村通的土包子,林逸连鄙视的表情都懒得做。

  洪应走过来道,“王爷,请上车吧,到前面就好了。”

  “不用。”

  林逸把地上的靴子扔到重新准备好的马车,“坐上去更受罪,跟着陷车轮,还不如自己走路。”

  说着把宽大的襟袍下摆皱起来绑在腰上,露出光着的大腿,大摇大摆的往前走。

  “王爷......”

  宋城和洪应一左一右,急忙跟上去。

  就连明月和紫霞也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不顾形象的提着裙子跟在后面。

  “泥土真是软和,走起来舒服。”

  林逸说的真心实意。

  毕竟没有现代工业玻璃、塑料垃圾,走在路上不怕划破脚,只要放心大胆的朝前走就行了。

  马车陷在泥坑里,他偶尔还会帮着众人推一把,就这样一路停停歇歇到了一处残破不堪的城隍庙。

  宽大的城隍庙里生着三堆火,每边都围着三五个人,有商客,有乞丐,大概都是在这里躲雨的。

  王府侍卫正要过去驱赶,却被林逸拦住了。

  林逸笑着道,“地方大的很,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相互包涵一点吧。”

  他又看了一眼朝着他这边张望的几个有老有少的乞丐。

  这是一个有铁头功、金钟罩、轻功等武功的尚武世界,一不小心碰到几个明明强到爆却表面看起来无害的大佬,那不是很正常吗?

  一时间脑海中窜出了洪七公、老白、老骨、蜘蛛侠等古今中外的人物画像。

  遇到真正的武功高手,别说他这样的王爷,就是皇帝老子都是照砍不误。

  要不然,皇宫留那么多的侍卫干嘛?

  又不是和谐大同世界。

  做人呢,还是低调奢华有内涵一点好。

  何必跟傻子似得,跟人争一时长短。

  再说,堂堂皇子和平民、乞丐斤斤计较也非常跌份!

  “是。”

  侍卫总管沈初恭恭敬敬拱手应是。

  城隍庙中,居中的城隍爷眼睛、眉毛早就掉光了,露出夹着稻草的泥土。

  林逸走到泥塑城隍跟前,好奇的捡起一块脱落的泥皮,笑着道,“做的还是挺不错的,就是经不住风雨。”

  明月从马车上拿下来木盆,要到城隍庙后面的小河里打水给林逸清洗身上的污泥,林逸直接到了后面的河里。

  此刻马匹牲口已经解套,都在河里饮水修整。

  林逸走到上游,很干脆的脱了襟袍,趁着身边的人不注意扎进了河里。

  “王爷......”

  洪应和宋城等人都吓坏了。

  “大惊小怪。”

  林逸双脚踩着水,露出来脑袋,不时的用手擦下蒙住眼睛的水珠子,“钓鱼的时候,本王下河下的少了?”

  “王爷说的是。”

  洪应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还是让四个侍卫脱了衣裳,下水围着林逸游。

  林逸无奈道,“你们都别围着太紧,让本王好好畅游一番,你们也玩的开心一点,再往后像这样的机会就很难了。”

  南边的湿热地带,从常理说应该就是血吸虫病高发区域,遇到疫水,稍微沾上一点,就很麻烦。

  想他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可不想一辈子枯瘦如柴偏偏挺个大肚子过活,然后英年早逝。

  这年头要是没点医学常识,想活年龄大点是真的不容易!

  游了两圈后,踩着碧绿的草皮上岸,擦干了身上的水,浑身清爽。

  晚上,在庙里铺上了松软的地铺,美美的睡到半夜的时候,被孩子的啼声吵醒了。

  借着渐渐黯淡的火堆,他看到葫芦在庙门口哄着孩子。

  打着哈欠,走到庙门口问道,“孩子没事吧?”

  葫芦笑着道,“打扰王爷休息了,这孩子半夜非嚷着要吃糖葫芦,这会给他去哪里买啊。”

  林逸道,“这倒是委屈孩子了,你们要是不行,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没必要非跟着本王去折腾。”

  葫芦把孩子交给边上垂手低头的金氏,拱手道,“王爷,小的现在是想回去也没退路了,房子已经租赁给人了。”

  “放心,到了地方,本王送你一个宅子,到时候再开一个医馆。”

  葫芦跟过来的时候,林逸本来是无所谓的。

  但是,一路上,他终于认识到了这位郎中的重要性。

  他三令五申,严禁众人喝生水,天再热也不行,水必须煮开了喝,但是总有心存侥幸的,偷偷的摸摸从河里捧上了两捧解渴。

  但是,自从葫芦接过来教育众人卫生常识的重担后,这种事情就没有再发生过。

  人家是郎中,听郎中的自然是没错的!

  再说,要是惹恼了这位胡郎中,人吃五谷杂粮,有个头疼发热,去找人家,人家能乐意?

  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算这笔账。

  “谢王爷栽培。”

  葫芦自然是满心欢喜。

  ps:急需水军,会说的麻烦在评论区多说点啊,多忽悠点人过来,陪着你们一起,不好吗?

  继续求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