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就藩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82 2020.09.12 17:21

  林逸今日起的很早,喝完豆浆,伸了个懒腰后,突然一回头看到洪应,吓得拍了拍胸脯。

  一脸无奈的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走路能不能有点声音,你怎么就不听呢?

  本王死了,如你们的意是吧!”

  惊魂未定,刚抬头眼皮,却又凑巧刚到了洪应手里提着的老鼠,更是吓得退了好几步。

  指着洪应气的说不出话来!

  说不是故意的,谁信啊!

  “王爷......小的不敢....”

  洪应手指一弹,那只老鼠直接飞出了院墙,对于大街上传来的尖叫声充耳不闻,只一个劲的对着林逸陪笑道,“小的声音要是太大了,就容易惊着这耗子,不好抓。”

  “你不在那好好养身体,跑回来干嘛?”

  林逸冷哼一声,算是对他的解释还比较满意,只是问道,“要是让暗卫发现了你身上的伤,到时候不好解释。

  你死不死不管本王的事,别给本王添麻烦!”

  “王爷,你放心吧,小的已经好利索了。”

  洪应笑着道,“不然小的也不敢进城。”

  “真的?”

  林逸自然不相信,昨天还在那咯血呢,怎么今天就好了?

  哪里有医学奇迹?

  分明是天方夜谭!

  “真的好了。”洪应道。

  “没病?”林逸疑惑。

  “没病。”洪应肯定的点点头。

  “没病就蹦两下。”林逸道。

  明月和紫霞适时的走过来,看到洪应在那又蹦又跳,忍不住掩嘴笑。

  “王爷,这好着呢,真的好着呢......”

  洪应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明月和紫霞立马止住了笑。

  林逸围着他左右转了一圈,见他面色红润,也就没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计较,只是道,“明日就出发,哪怕是天上掉刀子,咱们也得走。”

  “是。”

  洪应和两个侍女异口同声的道。

  紫霞低声道,“娘娘派人来传话,宣你进宫。”

  林逸拧了拧眉头道,“今日早朝有什么消息吗?”

  紫霞道,“柱国公再次奏请告老还乡,圣上很生气,甩了折子,把柱国公给骂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林逸转过头对洪应道,“马车伺候上,本王进宫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袁贵妃懒洋洋的斜靠在美人榻上,对于走进来的林逸视而不见。

  “大清早的是谁惹着母妃了,闷闷不乐?”

  林逸见她没有让自己的起身的意思,干脆自己站起来了,找了个椅子坐下,抱着茶杯若无其事的喝着茶。

  袁贵妃白了他一眼,坐直身子,叹口气道,“你要是争点气,本宫也能多活些日子。”

  “母妃这话就错了,这有坐轿子的,自然有抬轿子的,人人都坐轿子,谁去抬轿子呢?”

  林逸笑着道,“儿子这叫知足常乐。”

  “乐吧,看你能乐到什么时候。”

  袁贵妃朝着左右摇扇子的侍女挥挥手,等她们退下去后,揉着眉头道,“你外祖的事情你知道了?”

  林逸漫不经心道,“听说要告老还乡,儿子觉得挺好的,外祖父年龄大了,国事甚是操劳,还不如颐养天年,含饴弄孙。”

  “哎,本宫这脑袋......”

  秀美的五指再次抵上了额头。

  她感觉只要一与儿子说话,她这脑袋就止不住的疼,“你是想存心气死本宫是吧?”

  “那不能!”

  林逸恨不得发誓赌咒,“宫里的娘娘虽然多,但是都不及亲妈疼我。”

  “哎......”

  袁贵妃挑不出这话里的错处,但是怎么听都不对味,只得叹气道,“你都这么大了,早该成婚了。

  原本是想等你父皇哪天高兴了,让他赐婚的,宇文涉家那姑娘我是见过的。

  只是可惜啊。”

  “你说的是嫡女,还是庶女,不知道是哪一个?”

  林逸的双眼一下子就发亮了!

  “废话,庶女能配得上你吗?”

  袁贵妃没好气的道,“当然是她们家三小姐,据说文武韬略样样不输于男儿。”

  “儿子是娶老婆,又不是找将军,要什么文武韬略。”

  林逸一下子就兴致缺缺,他还是比较中意宇家的五小姐,虽然是庶出,但是长的好看啊!

  颜值就是正义!

  “混账!”

  袁贵妃气呼呼的道,“你自己就这样了,本宫也没什么指望的,自然要给你找个贤内助,省的你办糊涂事。

  不过啊,现在你是别想了,等有机会再给你找个差不离地的。”

  “还是母妃想的长远。”林逸有气无力的道。

  袁贵妃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你不是要就藩嘛,那就赶紧走吧,本宫也就不送你了。”

  林逸拱手道,“是,儿子告退。”

  他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老娘这么着急赶他出安康城。

  “回来。”

  袁贵妃喊住已经踏出门槛的儿子,“把门口的箱子抬走,那是本宫攒了多年的体己,到了三和,该花就花,别委屈自己就是。”

  “儿子不缺钱花,母妃还是留着给妹妹吧。”

  林逸没敢回头,怕自己会哭出来。

  最后还是头也不回的大踏步出了皇宫。

  宫门铜环双兽面,回首何时复来见。

  和王府的下人们忙忙碌碌,周边的住户只要是个人都在知道和王要就藩了。

  “以后啊,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这里摆摊了。”

  猪肉荣有气无力的挥舞着手里竹篾制得苍蝇拍。

  “那又怎么样?”

  猪肉荣的婆娘大声的道,“那是王爷早就准了的,哪怕王爷走了,兵马司还能和王爷唱反调?”

  “你懂个什,闭嘴吧。”

  猪肉荣朝着婆娘不屑的撇撇嘴,眼睛不时的朝着和王府张望。

  和王府的人进进出出,光是箱子就不知道已经搬出来了多少,皆一一放到了门口停着的一长排马车上。

  “哟,胡郎中。”

  猪肉荣站起身朝着从马车上下来的葫芦拱手。

  葫芦对着猪肉荣拱拱手后,看着被马车堵得水泄不通的和王府,叹口气道,“看来王爷是真的准备明日启程啊。”

  猪肉荣道,“那可不是,宗人府的宗令大人都亲自来了。”

  “多谢。”

  葫芦没有进府,而是转身上马车,掉转头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