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精神损失费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2070 2020.09.20 18:36

  刚合上眼,屋顶上却传来了打斗声,上面的瓦片被踩得嘣嘣作响。

  “何人在此喧哗,速速离去!”

  他听见了明月的声音。

  “这又是哪里来的美娇娘!”

  林逸皱皱眉头,这男子的声音让人恶心。

  “大胆狂徒,不知好歹!”

  林逸又听到了紫霞的呵斥声。

  接着屋顶上的打斗声更加激烈了。

  “真他娘的没素质啊,大晚上的也不让老子好好睡觉。”

  林逸打着哈欠坐起来身子。

  洪应不消多说,习惯性的给林逸上了一杯茶。

  林逸道,“罗汉呢,让他出去看看,光靠明月和紫霞两个人能成什么事。”

  洪应笑着道,“王爷请放心,外面人功夫不高,她们俩足够应付了。”

  林逸埋怨道,“小应子,你得努力了啊,别一天天的荒废时间,连两个女孩子都不如!

  光针用的好,没用,没有一招鲜吃遍天的。”

  两个女都好像已经入了品级。

  而洪应这个家伙,每次自己问,居然都不知道自己的品级!

  不知道,那不就是没品嘛!

  就像猪肉荣说的,不入流!

  洪应低着头道,“是小的无能。”

  林逸道,“那位活祖宗呢?”

  明月和紫霞要是打不过人家,还是得靠这位活祖宗出来做帮手。

  洪应低声道,“在屋里休息。”

  林逸道,“咱们还是出去看看吧,明月和紫霞别真的吃亏了。”

  刚站起身,便听见了嘭嗵一声,从屋顶上掉下来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

  接着又听见明月和紫霞齐齐的怒斥声。

  女子从地上腾的站起身,用拿剑的手捂着鲜血如柱的胳膊,看了一眼林逸。

  “完了,完了,这店老板不得找本王赔钱啊!”

  林逸望着被砸出来一个大窟窿的屋顶直叹气,指着那女子道,“本王记得你!

  你是叫夜锦羽是吧?

  你不能走!”

  夜锦羽透过黑乎乎的屋顶窟窿看着在上面打斗的人影,然后转过头对着林逸冷笑道,“和王爷,难道也要为难小女子吗?”

  “谁肇事谁负责,你把屋顶砸这么大窟窿出来,还有理了?

  还是等店老板过来,赔完钱再走吧!”

  女子虽漂亮,实在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有做舔狗的冲动。

  但是也得明算账!

  夜锦羽明显愣了愣,一时间分辨不了林逸这话是真话假话,就为了一个破屋顶,就要把自己留下来?

  如果这位和王爷决心要留下来自己,她是绝对没有可能从自己面前这个太监手里逃走的。

  直觉上,让她觉得眼前这个太监很危险。

  犹豫半晌后,捂着伤口坐在边上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不再言语。

  屋顶上的打斗声停止了。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洪应开门,明月和紫霞带头走进来,身后是被侍卫推搡着的八个蒙面黑衣人,各个被绑的跟粽子似得。

  明月恭恭敬敬的道,“外面就是这些人在喧哗,扰了王爷的清静。”

  “跪下!”

  罗汉一刀背敲在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的膝盖上,男子终究没挺住,还是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

  其它黑衣男子依然纹丝不动,侍卫纷纷动手,或脚踹,或刀砸,也都皆在地上跪成了一排。

  “你是和王爷?”

  那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问道。

  林逸困意连连的道,“本王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让本王不得休息。”

  黑衣男子低头道,“王爷恕罪,草民确实是无意冒昧。”

  “深夜聚众斗殴滋事,砸烂了屋顶不说,还破坏了多少花花草草,”

  林逸无奈的道,“你见过一株小草努力发芽的样子吗?

  你见过一朵小花唤醒春天的样子吗?

  就这么没了,你们真是造孽哦。”

  黑衣人直接愣住了。

  你不知道老子是在砍人吗?

  关花花草草什么事?

  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认错道,“草民知错!”

  “要是认错就有用,要捕快做什么用?”

  林逸冷哼道,“破坏了东西,不需要赔偿的吗?”

  “啊.....”

  黑衣人赶忙道,“小的愿意赔偿,不知道王爷意下如何。”

  “那是再好不过的!”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不过至少得赔偿这些!”

  说着伸出来了三根手指头。

  “三万两?”黑衣人高兴地道,“王爷,请放开草民的手,草民这就拿。”

  林逸一脸的不可置信。

  老子说的是三百两!

  你们这群混黑社会的,能有多少钱?

  狮子大开口,怕你们给不了,开多少都没意义。

  却想不到,他们会答应的这么干脆,还一脸欣喜。

  他真的后悔要少了。

  黑衣人双手的绳子被解开后,伸手从衣服里摸出来一把银票,双手举起道,“请王爷笑纳。”

  洪应顺手接过后,站在了林逸的身后。

  林逸叹口气道,“那半夜惊扰本王,本王现在头疼的厉害,这精神损失费怎么算?”

  黑衣人错愕。

  精神损失费是个什么鬼?

  但是多少也能意会一点,无非是打扰人家休息了。

  心里无奈,面上却陪笑道,“小的愿意赔偿。”

  一咬牙,把身上最后一把银票递了过来。

  洪应点了点数,笑着道,“王爷,才区区一万两!”

  这种把戏,他和王爷在都城玩的熟悉的很。

  林逸摇头道,“这让本王很难办啊。”

  “请王爷稍等。”

  黑衣人在王府侍卫的刀剑下,小心翼翼的挪过身子,对着自己的同伴挨个搜身,最后点数一番后道,“王爷,这是三万一千一百五十两,还望王爷不计前嫌。”

  林逸真的呆了。

  现在混黑社会的都这么有前途吗?

  出个门口袋里就能揣个七八万银票!

  他那便宜舅舅袁青,连三万两的饷银都凑不齐。

  而且再想想自己,不禁悲从中来。

  黑衣人看着林逸那面幻莫测的脸,心中越发不安。

  硬着头皮继续道,“如果王爷还不满意,草民随后还会奉上三万两!”

  “哎,这弄得本王怪不好意思的。”

  林逸摆手道,“摘了他们的面罩,省的以后本王见面都不认识。”

  “啊......”

  在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面罩全被揭掉了,从面相上看,八个人顶多都是在三四十岁。

  ps:老帽这样的作者多好啊,不要你的房也不要你的车,人都是你的,只要你手里的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