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密室逃生(下)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3676 2021.02.20 18:26

  一阵刺眼的眩晕过后,我们四个人来到了一间宽敞而又明亮的屋子里。迎面是一排洁白的沙发,沙发旁是一张铺着白布的四角桌子,浅棕色的大座钟静静地摆放在桌子后面,阳光从拐角的窗户里斜斜地照进来,显得宁静又安详。

  我们四个走到了桌子跟前,正方形的桌面上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叠麻将。我们有些不解地面面相觑,这时,背后的门“咔嚓”一声,关上了。很快,房间里好像暗了下来,虽然不像是刚刚密室里那般昏暗,却也似黄昏里客厅的感觉。慵懒的橙红色光斑毫无章法地洒落在地面上,我们走到窗前,只见,这窗户好像是纸糊的一般,根本看不到外面。墙角处的留声机也不知什么时候响了起来,曲子很熟悉,好像,是《天涯歌女》。

  我们就在这样奇怪的氛围中坐了下来,四方形的桌子好像就是为我们准备的似的,刚刚坐下,一个熟悉的画外音响起,“下面,开始吧,胜出的人可以得到钥匙。”

  “钥匙?等等……”我刚想问,那声音已经戛然而止了,钥匙?我们有四个人,难不成只有一个人才能活的出去?不,不可能,那是电影里的桥段,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游戏而已,太荒谬了,怎么可能。

  就当我准备自嘲的时候,小谢的一个眼神却让我再次紧张起来。

  “没错,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做可能真的没机会出去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小谢说着,将头转向身后的座钟。我们随着小谢的眼神也把目光落在了钟面上,只见,刚刚还指向三点钟的指针此刻竟然慢慢地向后转动,分针更是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逆时针地转了起来。

  糟了,没时间了,此刻,窗外的景色又起了变化,刚刚还是夕阳西下,现在已经快看不到光亮了,屋子里的亮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赶紧,摸牌!”小娄说着,摸起了第一张牌。

  很快,桌面上便响起了“哗啦啦”的搓麻声。可与往日不同,我们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脑子里想的不是和牌,而是怎么赶紧结束。

  “三筒。”

  “不要,幺鸡。”

  “吃。”

  “白板。”

  “砰。”

  一桌麻局在四个人紧凑的叫牌声中快速地流转起来。很快,小孙和小谢便都听和了。我和小娄望着对方,不知道要把这唯一获胜的机会送给谁。

  牌次轮到了我,我低头看了一下牌面,手里的五筒拿起来又放下,手心的汗水浸湿了麻将,余光里,小谢和小孙都在紧张地看着彼此,算了,交给天注定吧,只要有一个人能够走出去,我们就都有希望,身后的座钟此刻仿佛成了火山口上的计时器,时间已不由我再做耽搁,一闭眼,我丢出了手里的麻将牌。

  “五筒。”话音刚落,小谢的眉头一皱,看向对面的小孙,小孙愣了一下,长吁一口气,缓缓地摇头,下一秒,小谢面前的麻将牌被推到。和了。

  我们三个人望向小谢,眼睛快速检索着小谢面前的牌面,两个五万,三个红中,贰万、三万、四万,四筒、五筒、六筒,没错,是小谢和了,几乎是在下一秒,身后的大座钟“咚”地一声敲响了,时间刚好不好地落在了零时零刻。

  小谢缓缓地站起身,目光快速地扫视了我们,这时,麻将桌一角忽然掉下了什么东西,我俯身捡起来,是一个筛子,筛子的一点面是掏空的,从里面抠出一张纸条,熟悉的笔迹上写着一行小字:胜出者躲进座钟里。

  我困惑地看着他们,小谢则缓缓地走到了座钟前,一把钥匙一样的零件从钟面的小孔里露了出来,小谢扭动钥匙,果然,大座钟的门被打开了,里面的空间刚好够小谢半蹲着进去。

  我们四目相对,在得到确认的眼神后,小谢低头躲进了座钟里。关上门的一刹那,屋子里彻底陷入了黑暗。

  “小娄,小孙。”我惊恐地喊着。

  “在,都在。”小孙回应道。

  慌乱中,我用手摸到了桌角,顺着桌子的方向,找到了小孙。

  大概十秒钟后,屋子又亮了起来,和我们刚刚走进来的时候一样,明亮而刺目,窗外又是一缕生机盎然的阳光。白色的沙发上,惊魂未定的小孙和小娄大口喘着粗气,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我猛地想起了小谢,回头一看,身后的大座钟依旧静静地摆放着,我使劲拽门,却再也打不开了,钟面上的钥匙也不见了。我拼命地拍打着座钟的大门,可无论用多大力拍,多大声喊,里面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小谢,消失了?!

  小娄和小孙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我们三个围着大钟转了一圈又一圈,试着抬起来,却发现这大钟仿佛是被粘在地上了一样,纹丝不动,稳如泰山。可,一个大活人怎么?怎么就忽然消失了,还消失地这么彻底,肯定有名堂,这里面肯定有名堂!

  “你们看,这是什么?”小娄说着,在大座钟的垫脚布下,一张发黄的旧报纸露出了一角。我和小孙俯身抽出报纸,只见,发黄的页面上是一则奇怪的报道,写的是某郊外一家真人逃脱体验馆发生命案,三位游客命丧密室,这,难道是?难道是某种暗示?我们看了一下日期,2005年!

  啊!那不就是小谢手里那枚硬币上的日期吗?难道,老板设计那枚硬币的真实目的是这样?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其实今天本就不该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再联想到刚才那个老板的表情,说不定现在小谢已经?!不,不会的!

  此时,我们的心情都跌倒了谷地,从开始的好奇,到后面的恐惧,再到现在的近乎绝望,出去,出去已经成了我们唯一的执念。不行,绝不能坐以待毙,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线索。

  这时候,小娄忽然愣住了,他示意我们听,听留声机里的声音。果然,经历刚才的“变故”,房间里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部依然在循环播放的留声机了。

  只听,留声机依然在吱吱呀呀地放着那首《天涯歌女》: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爱呀爱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一条,心?对了!一条心!”小娄高叫一声,把我们拉回到麻将桌上。

  “什么一条心?”我不解地问。等等,难道是,歌词里的内容?

  我们诧异地看着他,只见小娄不紧不慢地说道:“一条心,一条龙,原来,游戏主是想让我们打出一条龙!”

  “等等,刚才已经结束了,小谢已经都……”我问道。

  “那你的意思是,重开一局?可我们只有三个人啊?”小孙问道。

  只见,小娄摇摇头,说:“不重开,继续玩,摸到一条龙为止!”

  我和小孙困惑地望着他,似懂非懂地坐了下来。

  “小谢的下一个是我,我先摸牌。”小娄说着,从牌堆中继续摸起来。

  “一筒。”

  “不要”小孙道。

  “等等,一条龙要条筒万,刚才小谢的牌里没有条,如果想和一条龙,只能和条了。”我小声说道。

  小娄给我一个眼神,示意有人看着我们,不能串牌,我也只好作罢,摇摇头过。

  一堆牌在我们循环地摸打中越来越少,我看着我的牌面,只有一张三条,好吧,既然天命不在我,那就成全别人吧。心里想着,顺手便把三条打了出去。

  下一秒,大家都摒住了呼吸,麻将牌滚落的声音是那样清晰。

  糟了,没人要。

  这时,牌桌上只剩下最后三张牌,如果没有结果,那我们,岂不是要一直被困在这里?

  小娄双手微颤,摸下了倒数第三张牌,下一秒扔了出来,三万。

  轮到小孙摸牌,麻将桌上已然变得死一般沉寂,我们都在注视着小孙的表情,麻将牌从捏起到放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可此刻的我们却觉得有几光年一样遥远。

  “三……”小孙话音未落,我和小娄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三?三什么?三万?不对,已经打过了四个三万了,不可能是三万,三筒?也不对,我这里有三个三筒,刚才小娄还丢掉一张,那么,是?

  “三条。”

  “和了!”几乎是在一瞬间,小娄从嗓子眼里喊出了这一声。

  我们三个人的心像是经历了一场炼狱,瞬间又从刀山火海中掉落到棉花垛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只见,小娄翻转了牌面,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条,果然,一条龙,和了。

  小娄身体微欠,下一秒瘫软在椅子上。就在这时,音乐戛然而止,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画外音缓缓传来,“谢谢你们陪我玩完这最后一局,我们有缘再见。”说罢,脚下的地面剧烈地晃动了起来,一条裂缝从桌子下出现,紧接着,一条楼梯状的通道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我还没缓过神来,小娄和小孙已经鱼贯而入地进入了楼梯,楼梯的出口,小谢正微笑地看着我们三个凯旋而归的勇士,我们四个人碰面,百感交集一齐涌上心头。

  这时,我们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刚刚进来的大厅里了,老板笑嘻嘻地走过来,嘴里连声抱歉,“实在对不起,刚刚忘了提醒你们带对讲机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够通过提示自己找到出口,你们是本店第一组凭自己单独闯关成功的!”

  等等,这个声音,好像不是刚才老板的啊。

  我忍不住问道:“对不起,刚才那个声音是?”

  老板愣了几秒,说道:“哦,抱歉,刚才那个画外音是家父。家父是才是这家店的老板,只是不久前过世了。”

  这时,我才发现了面前这个老板只不过长得有些老成,实际上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罢了,“那照片是?”我继续问道。

  “那是家父,本来不该放在那里的,不过,那是父亲的遗愿。”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们,真是费心了。”我说。

  “哎,小谢呢?”小娄说着,四下张望道。

  “是啊,刚刚还在这儿呢,上厕所了吧,咱们等会儿。”小孙说。

  “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出去买瓶水,太渴了。”说着,我一把推开了玻璃门,门外,天已经黑了,不知不觉,我们竟然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正当我买完水准备过马路回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那是?小谢?!

  “喂,小谢!”我高喊道。

  小谢回头看着我,停下了车子。

  “你跑哪去了?我们还以为你上厕所呢?对了,你这自行车哪来的,咱们不是一起坐车来的吗?”我不解地问道。

  “啊?什么坐车,我今天一直在家啊,怎么了?”小谢说。

  这时,我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回头,只见,不远处密室小屋的窗户里,小谢,小孙和小娄正微笑着跟我摆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