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泥娃娃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2205 2021.03.19 16:23

  回来的路上,小谢一脸铁青,我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不说话,只是微皱眉头,望向来时的山路。

  “怎么了?”我问小谢道,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哪里不舒服吗?”

  “没,只是想起点事。”小谢自顾自地低语道。

  “还在为捡尸的事生气呢?”我问道。

  “不,我想起来我老家的邻居了。”

  “老家?”我狐疑地看着他,只见小谢推了推眼镜,目光灼灼地看向窗外,娓娓道来。

  “我老家也是这样一个小山村,前年过年回家,碰到了多年不见的邻居,听他说起了家里的事,又联系到今天的遭遇,心里不是滋味。”小谢说着,声音渐渐低沉,双手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我看着他,片刻,小谢继续开口。

  “邻居一家五口,四个大人,一个孩子。孩子还不到十岁,我记得他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他,很可爱的一个孩子,哎,可怜啊,一个雨天里,他和同村的孩子在后山玩,谁都没想到,一整面土坡垮了下来,他们来不及跑,全都压在了下面,所幸别的孩子都上来了,可单单他没上来,后来被赶来的大人从泥浆里抛出来,人就没了。前年回家,邻居家的四婶子一下子老了十岁,我去他们家坐,看到了电视机上有几个泥娃娃,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四婶儿告诉我,这是孩子走之前捏的,一共是五个,结果就在孩子出事那天,其中一个小的从电视柜上摔下来碎了一地,没想到……哎。”说到这儿,小谢的眼睛里慢慢浮出了泪珠。

  “有时候,生死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只能怨那孩子命不好了。”我宽慰道,忽然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划过,不禁开口道,“真悬啊,幸亏我们走的早。”我说着,用手指了指远处的山路,只见,天边的黑云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山谷里弥漫着浓厚的水汽,远处山坡的土道已经看不见了。

  小谢看着远处的烟尘,自言自语道:“说不定,这山里每年要发生多少次滑坡呢,只能说这孩子福薄了。”

  “你也别想太多了,生死有命,这也是无法抗拒的。”我说着,拍了拍小谢的肩膀。

  “哎?你这是?”忽然,我发现小谢的肩膀上不知何时多了许多泥点,“我记得,刚刚上车那会儿你这衣服是干净的啊,这是哪来的?”我问道。

  “哦,刚刚服务区停车的时候,我看路边有一个小姑娘卖梨,快下雨了,我就买了几个,想必是那时候蹭上的吧。”小谢平淡地解释道。

  “那,梨呢?”

  “哦,在这儿。”小谢说着拿出背包,可刚把手伸进去,他的脸色倏的一下就变了。

  我看着他,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他的表情十分古怪,古怪中透露着恐惧的神色。

  “怎?怎么了?”我不解地问道。

  只见,他慢慢把手伸出来,从包里,竟然掏出了一尊泥娃娃。

  “这?这怎么回事?”我略带惊恐地问道。

  小谢吞咽了一口唾沫,下一秒,才慢慢开口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两个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半晌,我问道,“你回忆一下,是,刚才那个小女孩递给你的吗?”

  “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来的。”小谢支支吾吾地答道。

  等等,该不会是?我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小谢故事的全部,小姑娘,梨?

  那是?梨,梨?我们老家有个规矩,人在半路上是不能买梨的,尤其是返程的时候,不仅是意思不好,而且也十分的不吉利。梨,离开?小姑娘的意思是暗示我们离开吗?

  就在这时,中巴车猛地一个急刹,我们没坐稳,额头重重地撞到了前方的椅背上。

  “我去,这怎么开的车啊。”坐在前排的一个大叔叫嚷道。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车子抛锚了,我这就下去看看。”司机师傅赶忙解释道。说着,司机披上雨衣,小心翼翼地跳下车子。

  乘客们纷纷起身,向车窗外望去。大雨里,根本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只有噼里啪啦的响声打在车顶的膨上。只见师傅在雨地里徘徊了良久,才悻悻地走上车,“哎,对不住大家伙了,这车子怕是一时半会修不好了。我这就打电话叫公司的人来,要不受累大家在车上等等?”

  “哎,我这晚上还得赶回去开会呢,你们这也太不靠谱了吧。”后排一个女人抱怨道。

  “是啊,这大雨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是要把我们扔到野地里啊。”一个大爷也附和道。

  我们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小谢包上的泥娃娃,只见,那通体褐色的泥胎上,两道醒目的白色非常扎眼,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我把泥娃娃拿在手里,小心地上下打量着,心想,这小女孩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小谢叹了口气,接过泥娃娃,顺手放进了包里。这时候,外面的雨渐渐小了,我看了看天,估计这一时半会还是修不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去。

  慢慢地,车里的乘客渐渐按耐不住了,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干脆拿着行李下了车。不知过了多久,维修的车辆终于来了。只见,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提着工具盒走了过来,他们示意师傅先打火试试,可奇怪的事,当司机师傅再次打火的时候,车子却发动了。

  “哎?这不是折腾人嘛,抱歉啊,这车子没毛病啊,你看这整的。”司机师傅抓耳挠腮地尴尬自嘲道。

  这时候,不知道前排谁说了一句,“你们看新闻了吗?前面的路上塌方,有好几辆车掉进山崖了。”

  “什么?塌方?”车里剩下的乘客再次躁动起来。

  大家纷纷拿出手机,点开网页新闻查看起来。

  我和小谢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候,维修人员走上车来,语气紧张地对大家说,“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前面的路上发生了塌方,幸亏我们车子抛锚了,要不然……”

  原来如此,我们不禁庆幸自己的命大。感谢这次意外的抛锚,感谢……

  哦,对了,泥娃娃,我和小谢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泥娃娃,赶紧把它从包里请了出来,只见,和刚才不同的是,此时的泥娃娃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几丝诡异的笑容。

  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小谢又一次回到了老家的山村,他把泥娃娃送给了邻居四婶,或许,这是小孩子冥冥之中的护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