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老房子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2734 2020.09.11 16:07

    中元节,本该是家家祭祖,户户省墓的时候,我却和小孙、小吴两个高中同学在一起喝醉了酒。

  事出有因,小吴的母亲正是在这天去世的,屈指算来,已经是第十三个年头了。小吴心情本就不好,再加上最近生意遇到了点挫折,想不开,便叫我和小孙两个发小前来陪他。本来只打算吃个便饭,后来小孙提议,就喝起酒来。

  酒桌上,小吴的眼圈红红的,我和小孙生怕提起他的母亲,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但小吴却接着酒兴,回忆起了我们高中时候的岁月。那时候,他的母亲每天推着一辆早餐车,走街串巷地卖早点,父亲开了一家自行车修理店,一家人生活地紧巴巴的,可是却其乐融融。我和小孙也时常去他妈妈的早点铺子吃饭,阿姨却死活不要我们的钱。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我们高一新生开学不久,手里的通知书还没有捂热,小吴的妈妈却意外死于了车祸。哎,我和小孙有意绕开那个话题,可小吴越说越激动,泪珠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我们从当年十几岁不谙世事的孩子,成长为了今天家里的顶梁柱,这本身就是对母亲在天之灵的最大慰藉。

  酒喝得微醺,小孙提议,一起到原来住过的院子里走走,算起来,搬走后我也大概五六年没来了,这里承载着我们太多的回忆,儿时的小院里,那些熟悉的街坊,小卖部的奶奶,还有理发店的阿姨,如今都各奔东西。走进院子,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小吴笑着说:“自从你们搬走后,这个院子就一天天冷落了。”

  “哎?不是说,你们家在东郊买了新房吗?怎么你还住在这儿啊?”小孙问道。

  小吴没有应声,只是带着我们往院子里走去。

  绕过一栋五十年代的红砖老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盖着防尘布的废墟。其实,这里的拆迁早就开始了,只是因为还有许多老住户不肯走,所以直到今天也没有完成。小吴住的楼房在临街处,所以还有一些住户,但是其他楼里大多都搬空了。我们循着儿时的足迹,从红砖楼的后面绕过,却发现小时候经常钻的一个大窟窿已经被人用砖封住了。旁边的小卖部里,也早已人去屋空,据说,小卖部的老奶奶前年就去世了。

  “哎,我记得咱们那会儿,一到放学,这小卖部前头就围满了人。”小孙说。

  “是啊,那时候的日子多么简单啊,零食里抽到一张闪卡就能乐半天,多快活啊。”我回应道。

  小孩子的快乐有时候真的很简单,比如我们曾经最喜欢跳上跳下的水房,就是我们当年最好的游乐场。摸着水房墙壁上斑斑地砖痕,我们的心里都挺不是滋味。

  “去后面看看吧。”小吴忽然开口道。

  “后面”,原来是一个通往另一个院的小道,小时候我们经常在院子里爬上爬下,如果没记错,院墙旁还有一株无花果树,一到夏天,满地的无花果和牵牛花蕊就成为我们争夺的美味。那里,就是我们儿时的“秘密基地”。我和小孙都没有注意到小吴此时的神态,有些怪怪的。

  小吴走在前面,我和小孙跟在后面,满地的砖头瓦砾,时不时地能够看到散落四处的死猫和粪便。转过一棵大槐树,一堵小墙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哎?”我诧异道,“我记得那时候没有这堵墙啊。”

  “是的,我隐约记得,好像这里有一条小道,直通里面的一间小院子,怎么?”小孙也困惑地看着我。

  院子应该早就废弃了,看墙上的转头,像是砌了很多年了,斑驳的墙体上,还有一些碎砖块。小孙下意识地去抠,没想到在墙上抠出了一个小洞。我和小孙朝里望去,只见,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这时分明还天光大亮,可院子里面却宛如黑夜般伸手不见五指。

  “奇怪,怎么这么黑,我记得……”小孙的话音未落,忽然间,从墙上的小洞里,出现了一只眼睛!

  “啊!”小孙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我被小孙的反应吓了一跳,只见,惊魂未定地他指着墙上的小洞说:“里面有人!”

  跟着他指着的方向,朝里望去,漆黑的洞口里,什么都没有,我尽量靠近看,却依旧什么都发现。

  “什么都没有啊,你,刚刚看到什么了?”我问小孙。

  小孙大口喘着粗气,颤颤地对我说,“一只眼睛,一只,人的眼睛。”

  人的眼睛?这地方怎么会有人呢?我狐疑地看着小孙,后背竟不自觉地有些发凉。这样废弃很久的小院子里,不可能还有人住着,况且,这里还被墙封住了。但是从小孙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出了真实而强烈的恐惧。

  于是,我壮着胆子,再朝那个小洞望去……

  就当我的眼睛靠近小洞的一刹那,“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一只人的眼睛,苍白的眼球上,还残留着一道道鲜红的血丝。那是!?

  我猛地后退两步,惊恐地看着小孙,从彼此恐惧的神态里,我们确信了刚才真的看到了。

  短暂地平复后,我四下望去,忽然发现,哎?小吴哪去了?

  小孙诧异地望向我,刚刚他明明记得,是三个人一起进来的,可怎么?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小吴不见了。空荡荡地小路上,安静得可怕。我们朝四下打量着,

  唤着小吴的名字,却久久没有回应。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回去。”我拉起小孙就往外走。

  “小吴哪去了,咱们不能把他丢下不管。”小孙道。

  “小吴常年住在这里,一定比我们熟悉,咱们赶紧出去找他。”我二话不说,拉起小孙

  快步朝外走去。原本阳光灿烂的午后,此刻却显得异常阴森,斑驳的树影犹如层层叠嶂,诡异地随风摆动。

  一路上,除了脚底踩在瓦砾上发出的声响外,只有我们两个的喘息声。道旁的死猫此刻正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面目狰狞。时间忽然慢了下来,原本不大的院子,却感觉像是在跋山涉水。

  终于,我们看到了院门口理发店旋转着的三色灯,心里像是一块巨石落了地。

  忽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们俩,怎么在这儿?”小吴的出现吓了我们一跳。我推了推眼镜,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小吴,你去哪儿了。”小孙抢先问道。

  “我去给你们买啤酒了。”小吴答道。这时,我才看到他手里提着地一箱啤酒。

  “不是你们说刚才喝的不尽兴,想到我家继续下半场吗?”小吴有些困惑地看着我们俩,伸手拂去额头的汗珠。

  那刚刚是?我的时空错乱了,刚刚明明是小吴带着我们去了后院,怎么?

  小吴家里,小孙把我们刚刚看到的一切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奇怪的是,小吴听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吃惊,相反,他嘴角轻轻一抿,说:“我都很多年没有去过后院了,那一片早就拆了,根本没有你们说的什么小院。”

  可我们刚刚明明看到了,难道都是幻觉吗?小孙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我,从我的眼神中要到肯定答复后,转头对小吴说:“后面的小院到底发生过什么?怎么我觉得怪怪的。”

  小吴看了一眼我和小孙,淡淡地说:“听老人讲,那个院子里住过一个女疯子,邻居怕她出来伤人,就砌了一堵小墙。说是有一年夏天,雨下的特别大,那堵墙泡水塌了,疯子也不知道去哪了。后来听说,有人在护城河里看到了那个疯子的尸体,但是因为泡的太久了,面目早就模糊不清了。”

  “所以说,我们刚才看到的是……”小孙的话刚说出口就不敢再说了,我们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起来,今天是小吴妈妈的祭日。我和小孙临走时,偶然瞥见了冰箱上阿姨的照片,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恍惚中,我好像感觉,那照片在对我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