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诡池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2168 2020.09.28 22:16

  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那年夏天,天气非常闷热,一连两个月都没下一滴雨,热气蒸腾炙烤着大地,就连小区池塘里的水都快干涸了。

  傍晚,小谢一个电话把我从睡梦里叫醒,原来是几个老同学这几天想聚一聚,吃个瓜,顺便来我家附近的山里避暑。我满口答应了,然后从床上跳起。忽然,听得窗外轰隆隆的响声,我抬眼望去,只见,原本没有一丝云彩的天边忽然挂上了一道黑边,黑边的面积不断扩大,很快,阳台上的我就感到起风了。一道墙似的乌云从不远处的山坳里压来,紧接着,一道剧烈的闪电划过天空,我被吓得一惊,赶紧关上了窗户。

  窗外,雨点从毛线似的瞬间变成了豆大的弹珠,“噼里啪啦”地打在我家阳台的玻璃上。等了两个月,终于下雨了,心情自然是高兴的,可从阳台向下望去,来不及收被子的人就笑不起来了吧。

  我伸了一个懒腰,仰躺在沙发上,顺手打开电视的遥控器,空调的风徐徐吹来,好不惬意。

  一场大雨过后,河池俱满,小区里的池塘此刻也终于名副其实了,据说,还能看到青蛙。然而,我们这边还有一片天然水域,就是山后的诡池。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听久住在这里的老人讲,几十年前挖矿,挖断了水脉,山坳里便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池子,直径不过百米,水深却足有十层楼房那么高,因此,这边也是禁止游泳的,只是每年都有那么几个人,凭着自己水性好想潜到水底一探究竟,却再也没有上来。最奇的是,无论下多大的雨,这里的水位都不会有丝毫的变化,仿佛水底有一个无形的阀门,随时掌控着池子的深浅。

  今年这场不寻常的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据从池边散步回来的人说,池子的水,变了颜色。我好奇地问道:“怎么?水变色了?怎么回事?”

  邻居马大叔笑着说:“不是变色,是水里突然出现了一些蓝色的水母,远处看上去就变成了一池子蓝水。”

  我更感兴趣了,正巧,这时小谢、小孙和小天从外面赶来,我没有请他们进家门,而是径直带他们去了诡池。

  诡池离我家的直线距离不远,却要走一段山路,我们从山脚下绕过去,很快,一片蓝莹莹的水面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快看!”小孙指着前面泛着蓝光的水面兴奋地喊道。

  “听说,这里很深啊,咱们看看就好,不要走太近,小心滑下去。”小谢警惕地提醒道。的确,大雨过后,池子边的路面仿佛一夜之间长出了许多苔藓,潮湿又光滑。我们扶着岸边的石壁,小心翼翼地探过头去。午后的诡池,幽深又神秘,虽然外面是烈日炎炎,但是岸边却异常湿冷。

  小天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时,岸边一动一动的小家伙引起了我的注意。

  “看!”我指着前面喊道。众人沿着我指着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母正挣扎着,想从一缕水草中解脱。

  小孙忽然同情心爆发,伸手摸去。猛地一颤,又把手缩了回来。

  “这,这东西有电。”小孙叫了一声,我们看向他,只见他的指间已然被滑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乖乖,这么东西啊,还蜇人。”小天生气地说道。

  我看着水里挣扎的小怪物,想起了晌午马大叔的话,这里以前从来没见过水母的。小小的仅有一片指甲盖大小的水母,外形犹如一个伞帽,几只触手摇摇晃晃地挣扎着,好似一个诡异的小仙女,触尖的突起上正一闪一闪地发着蓝光。

  这时,小孙哎吆一声,瘫坐在地上。我们赶忙走上前去,只见小孙手指上刚刚还浅浅的划痕此刻已经肿的和葡萄一样了。

  “不好,这东西八成有毒,咱们赶紧去处理一下伤口吧。”我拉起小孙,对众人说道。

  “真晦气,出门没看黄历啊。”小孙边走边嗔怒道。

  药店里,简单进行了消毒,小孙的手指终于舒服了一些。几个人一合计,晚饭就在我家对面的小饭馆吃了。由于小孙是病号,我们也都没有喝酒。饭吃的差不多了,小天提议,回到刚刚那个诡池再看看,因为,他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

  我和小谢没有表态,只是直直地望向小孙,小孙看着我们,说:“你们别看我,我没事,手上一点小伤而已,我正想见识见识那晚上会发光的怪物呢。”

  于是乎,我们四个人鬼使神差般地再次回到了诡池。

  夜晚的诡池果然不太寻常。从湿滑的山路上慢慢挪动着步子,小谢走在最前头,用手电筒给大家照亮。其实,也不算太黑,毕竟,池子里正散一种莫名其妙的光线。

  绕过一颗树,满眼的蓝色水面出现在眼前。果然,夜晚的池面上更加幽然,幽幽的蓝光仿佛是夜空里无尽的星辰,魅惑的光芒足矣让人陶醉。

  太美了,夜晚的诡池真的是足够惊艳。小谢站在池边,不停地用手机拍照。这时,小天却淡淡地开口道:“你们看那边的山了吗?”

  我们把视线从池面移开,沿着小天所指的方向望去,黑漆漆的夜里,诡池旁边的山壁呈现出两道诡异的曲线,仿佛是一条卧着的大蛇,而蛇口,正好对准了池面。

  “这是?”我有些吃惊地问道,“好像,这一幕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血渭山。”小天坚定地说道。

  “对,对对,简直一模一样。”我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肯定道。

  对考古感兴趣的朋友应该对这个地名并不陌生,这座山位于青海高原的深处,也是小说里深山巨冢的原型。如果,这里真的如万里之外的血渭山一样,岂不是?后面的事情我不敢再想了,如果说这水底真的有一个控制水位的阀门,岂不是……

  奇门断甲,阴阳五行,这些离我们都过于遥远,我们所关注的,仍然是这脚下灿若星辰般的美景。

  幽兰的诡池仿佛一位神秘的少女,在两道起伏的山壁间静静地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我们站在池子边,不远处的树间,一轮明月慢慢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低头望向手机,果然,还有几天就是中秋节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管这池子底下有什么,但愿,它能永远无言地守护着这里的安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