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漏水的菜地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1266 2020.09.08 17:38

  我们家原来的地段是一块城乡结合部。院前的一块小地被父亲开垦出了一片菜田。由于父母在城里打工,为了不使菜地荒废,乡下的二舅便会在农闲时间帮忙照看一下,顺便侍弄一下父亲种的花花草草。

  去年,因为自己家的宅基地和邻居闹了点儿不愉快,二舅便返回乡下了。

  这件事儿发生在二舅来到这儿的第三个月。傍晚,母亲开了一个西瓜,众人便在小院儿里边聊天边分吃西瓜,其乐融融。

  二舅说:“不吃了,我到前面抽支烟去”。于是就独自拿着马扎来到院门口,一个人抽起烟来。母亲让我拿块儿瓜给二舅,二舅摆摆手说:“你吃吧。”

  我边吃瓜,边和二舅闲聊。面前一片绿油油的菜地已经被他收拾的有模有样。夕阳西下,橘红色的余晖落在翠绿的秋葵上,熠熠生辉,绿意盎然。

  忽然间,我发现,刚被二舅浇过的菜地只湿透了一边,另一边好像完全没有浇到。我问道:“舅啊,为啥只浇一边水呢?”二舅摆摆手说:“嗨,你不懂。这天儿啊,浇了也白浇,水都漏到另一边去了。”

  漏到另一边?可这地明明是平坦的。菜垄也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怎么会一边干一边湿呢?这时,身后的母亲插嘴道:“是啊,这么多年了我也没闹明白,每次浇地都是这样。他舅,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二舅吸了口烟,缓缓开口:“以我的经验啊,恐怕这底下是空的。”

  “是空的?”母亲诧异地看着二舅。

  “嘿嘿,说不定是,也许是我瞎猜的。没事儿没事儿,你们进去吃瓜吧。我在这儿抽根儿烟。”

  说完,母亲就拉我进了院。二舅的老婆死后,他总喜欢傍晚一个人对着落日抽烟,慢慢变成了习惯。我和母亲都明白,却谁也不曾说透。

  几年后,我们家在城里买了房,这个小院就转手卖给了他人。再后来,就是三年前的事儿了。

  一个周末,我开车带母亲来郊外摘桑葚。路过原来老家的时候特意停车看了看,物是人非,原来的小院儿,早已被一栋栋挺拔漂亮的小楼取代。而原来的菜地,也早已铺成了柏油马路,焕然一新。我们不禁感叹岁月变迁,生产力的发展是如何深刻改变着一代人的生活印记。

  正当我们打算离开的时候,正巧遇到遛弯儿的老王叔。王叔原来是我们家的邻居,当年我们搬走后。便买下这间小院,连同菜地都被他承包建了大棚,去年效益不好,他便又转手兑给了别人。

  聊起这间小院儿后来发生的故事,王叔说道:“说来奇怪的很,因为要盖楼,这一片都给拆了,可后来有一天,地上突然凹下去一块儿。几个民工就把那块地挖开了,可当他晚上,那几个民工就不见了,说是挖到了什么东西,跑了。哎,谁知道呢。”

  “那后来呢?”母亲追问道。

  王叔叹了口气,说:“后来听说,有一次雨天路滑,一辆小皮卡翻到后面的山沟里,车上的人全没了,就是当时那几个民工。”

  母亲皱皱眉,神色黯然地说道:“哎,世上的事谁说得准啊?”

  回来的路上,母亲一句话也没有说。十几年的谜团终于解开了,谁会想到,我们全家在一个聚宝盆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可转念一想。有句话叫“可疑之利不可收,得之易时失之易”,不是你的,再求也不是你的。正所谓:“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义之财,取之必凶。虽然我们过了那么多年清苦的日子,但一直平平安安地生活到现在,虽然没有多少钱,却过得怡然自得,从来不担心走夜路,也不怕半夜诡敲门。也许,这才是最大的福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