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小关回来了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2513 2020.10.25 23:00

  一连几天,小亮话也不说,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母亲仿佛是空气一般,两个人没有哪怕是一句话的交流。转眼间,小关的头七到了。

  一大早,小亮的母亲就发现儿子穿戴着整整齐齐地出了家门。不放心的她决定跟上去瞧瞧,于是,蹑手蹑脚地跟着儿子出了门。深秋的清晨,凄冷而落寞。雾气弥漫着街道,几乎看不到任何行人。母亲依稀记得,出门的时候座钟上的指针还停留在六点半,不禁狐疑,这个时间,儿子,要去哪儿呢?带着困惑,母亲决定一探究竟。

  寂静的街道上,儿子仿佛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在前面近乎漂浮地走着,母亲跟在后面不远处,若即若离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走着走着,转过街角,雾气更大了,虽然已经走了十几分钟,可儿子似乎还没有停下的意思。母亲也只好咬牙跟着,清冷的寒风让本就有痛风病的她更加难受。可一想到儿子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魂不守舍茶饭不思,她便什么也不顾了。

  前面一段到了山路,母亲惊讶地发现,路边居然连一个指示牌都没有了,白茫茫的视野中,身着黑衣的儿子仿佛一个深不可测的幽灵,寂寞地漂浮着。寒风从领口灌进来,母亲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急忙用手捂住嘴巴。抬头望去,却发现,儿子不见了!

  哎?儿子呢?刚才明明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啊。奇怪,这是哪里?母亲愣住了,她从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也不曾想到会在这样一个时间来到这里。这?母亲蹑手蹑脚地向前走去,猛地抬头,一块牌匾赫然出现在眼前,上面只有歪歪扭扭的四个字——南郊坟场!

  啊!母亲吓了一跳,几乎喊了出来。坟,坟场,怎么自己会到这里来?这不是梦,这不是梦,等等,儿子,儿子去了坟场?不!这时候,只听得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妈。”

  “啊!”母亲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倏的爬起身来,回头望去。只见,白雾中,儿子犹如一具干枯的木雕,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

  “小,小亮。”母亲惊魂未定地喊着。只见,林小亮一袭黑色的风衣,消瘦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瑟矗立着。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母亲颤颤地问道。

  “妈,你看看谁来了。”小亮幽幽地开口道,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母亲顺着儿子的眼神,慢慢地转过头去,只见!寒雾中,一个身着血红色长衣的女人正直直地站在自己的身后!母亲定睛一看,这,这是小关!

  “啊!”母亲高声叫到,下一秒,昏死在了路上。

  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小亮的母亲揉了揉眼睛,艰难地从床上撑起身子。不远处的厨房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忙碌着。不一会儿,一碗散发着浓浓香味的热姜汤被儿子端到了自己面前。母亲有些困惑地望向儿子,她不知道白天经历的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她努力想着,却丝毫没有头绪。

  儿子把姜汤稳稳地放在母亲的床头柜上,淡淡地说道:“妈,喝点暖暖身子。”

  听到这久违的温语,母亲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是啊,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儿子更加亲近的人了,这一刻,她忽然有些内疚,也许,她的爱真的用错了方式。

  没有再追问早上发生的一切,母亲早早地躺下休息了,因为她知道,只要有儿子陪在身边,她便有了全世界。除此之外,任何的大风大浪她都无所畏惧。

  夜里,客厅静悄悄的。小亮怕吵到母亲,特意关上了所有的灯。母亲的房间里有一面高大的落地镜,这还是小亮爸爸在世的时候他们一起选的,可现在,人去屋空,只剩下这面镜子,陪着自己度过下半生了。母亲叹了口气,刚准备入睡,却忽然发现,镜子里,好像有些不对劲。

  落地镜对着衣柜的方向,衣柜的门把手上,有一条白色的丝绒围巾,这,也是她早上出门的时候带的。可现在,母亲定睛一看,围巾怎么变成了红色?

  她一下子清醒了,抬头望向衣柜,月光下,洁白的围巾犹如银河玉带一般皎洁光亮,她太熟悉这条围巾了,这几年一直带着,可?她又把头慢慢转向了镜子。

  等等!镜子里,仍旧是一条红色的围巾!不对啊,这时候,小亮母亲的睡意早已荡然无存,她站起身,打开了卧室的灯,然后慢慢地走向镜子,昏暗的灯光下,一幅衰老的面孔出现在镜子里面。她慢慢地走近,走近。镜子里的人也在看着自己,既熟悉又陌生。她伸手去触镜面,忽然,身体仿佛触电一般地哆嗦了一下,镜子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那红色的衣服,和早上看到的一模一样,黑直的长发从头顶一直垂到腰迹,她抬眼望去,蓬乱的发丝间,一颗凄厉又深邃的眼珠死死地盯着自己,这是,小关!

  “啊!”母亲大叫一声,猛地,向屋外跑去,落地镜被绊倒,重重地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巨大的声响,吵醒了隔壁屋的邻居,小亮的母亲惊叫着跑到了楼下,一路上,狼狈不堪,犹如一个疯子。

  当人们从小区的草地上发现母亲的时候,她已经还剩了一口气。人们把她扶起来,送到了医院。

  病床上,小亮的母亲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急诊室外,林小亮和医生低声交谈着,不时皱眉。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了,但无疑是病由心生。注射用的点滴慢慢地注入母亲的身体,小亮的母亲意识渐渐模糊,沉沉地睡去。

  “医生,我母亲到底怎么样了?”林小亮问。

  医生神色黯然地说:“老人家身体本来就不好,有多种基础疾病,再加上这次的惊吓,恐怕要好好调养才能进一步下结论。”医生推了推眼镜框,继续说道,“恐怕最近一段时间,家属要辛苦一下,多陪陪老人家,或许对缓解病痛有帮助。”

  “谢谢医生。”小亮说完,转身回到病房,轻轻打开门,望着沉睡的母亲,漠然地发呆。从小到大的一幕幕如同电影片段一样在脑海中重映,小亮是多么爱自己的母亲啊。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传来,小亮赶忙跑到走廊接通了电话,原来,是项目出了点意外,小亮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想到母亲应该还会睡一会,自己要马上把手头这件工作处理完,然后请一个长假陪母亲。

  放下手机,小亮快步离开医院,赶往了公司。

  “后来怎么了?”我问道。

  小谢叹了口气,缓缓地说:“一个上午的紧张工作,项目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请完假,来不及休息,他便风风火火地往医院赶。路过医院旁边一家点心铺,小亮忽然停下了脚步,她看到了母亲最爱吃的桂花糕。他顾不得车多,一个箭步,跑了过去,却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到,哎,当时被送到了医院,人已经不行了。”

  话音刚落,小谢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医院打来的,说梁小亮的母亲见不到儿子,大哭大闹了起来。我和小谢四目相接,起身赶往医院。

  “小亮的追悼会什么时候开?”我神色黯然地问道。

  “哎,大概下周吧,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小谢说着,眼神里充满了忧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