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十一中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妈宝

十一中异闻录 父辈的旗帜 2465 2020.10.18 16:15

  “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河里,你先救谁?”

  “你,能不能别老是问这个问题?”梁小亮略显不耐烦地答道。

  “怎么了?你生气了?我只是想让你哄哄我嘛。”女友撅着嘴,略带委屈地说道。

  梁小亮扭过头,点着了一根烟,忽然间,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把烟灭了。

  “怎么?为什么不抽了?”女友问。

  “没,没什么。”梁小亮三心二意地敷衍道。

  “是不是你妈妈又说你了?”女友问。

  梁小亮没说话,目光呆滞地望着面前雪白的墙壁。女友小关是一个乖巧的姑娘,两个人是大学同学,但是因为母亲和她们家的关系,婚事一直拖到了现在。在平常生活中,小关从来不会干预梁小亮的个人嗜好,抽烟、喝酒、熬夜,只要不是太伤身体,小关从不多说一句,可母亲嘛,只要看到梁小亮抽烟就会生气,一来二去,梁小亮也就不怎么敢背着母亲抽烟了。

  从小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的梁小亮,似乎已经习惯了母亲臂弯里的温度,习惯被母亲呼来喝去,指手画脚。当然,小亮知道,母亲都是为他好。自从父亲死后,母亲在他心里的分量就更重了。

  “要不就抽一根吧,我看你最近总是心烦。”小关略带关切地问道。

  “不要。”小亮一挥手,把女友推开。

  这周末是我们的同学聚会,多亏了小谢的引荐,我才得以重逢这位阔别十多年的老同学。

  酒桌上,大家杯晃交错,只有小亮以茶代酒,尴尬地陪笑着。

  “我说,你这真的滴酒不沾啊?”小孙问道。

  “嗯,不喝。”小亮尴尬地笑着说,“我妈,见不得我一身酒气。”

  “我说,你这都奔三的人了,怎么什么事都听妈的啊。”小孙不解地问道。

  小亮不知道怎么答,尴尬地望着我们。

  小娄插嘴戏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妈宝吧,哈哈哈。”

  大家哈哈一笑,小亮也跟着尴尬地笑起来。

  “我说,你和小关姑娘都谈了两年了,什么时候办事啊?别总吊着人家啊。”小谢插嘴问道。

  这一问,着实是把小亮问懵了,他呆呆着看我们,许久,才蹦出一句话,“一切,听我妈的安排。”

  “得了,孝顺,我今儿是见了什么叫孝顺了,哥几个,就冲这份孝,当浮一大白!”小娄一边说,一边给大家满上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挺忙,就没有再安排下半场。傍晚,小亮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伸手掏钥匙,门却开了。小亮抬头,见是妈妈正满脸愠色地看着自己。

  小亮顿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进了门。

  “喝酒了?”妈妈冷冷地问。

  “没,没喝酒。”小亮哆哆嗦嗦地答道,用力咽了几口唾沫,想把那仅有的一点点酒味吞到肚子里。

  可这一切又怎能逃过老太太的法眼呢。小亮妈妈低下头,闻了闻小亮的领子,说,“没抽烟吧。”

  “没,这个真没有。”小亮脱口答道。

  “去洗个澡吧,然后到我房间里来,有话和你说。”小亮妈妈的话如同圣旨,小亮低头答道,然后小心翼翼地溜进了浴室。

  水龙头“砰”的一下拧开了,炙热的花洒如同漂泊大雨一般洗涤着梁小亮疲惫的身躯。

  从浴室里出来,小亮换了身衣服,径直走到了妈妈的卧室。卧室的墙上,父亲的黑白照片是那么的扎眼。

  “妈。”小亮站在床边,望着正在看报纸的母亲道。

  “我和你罗阿姨,给你说了一门亲事,周末就去看看,妈也去。”母亲云淡风轻地说道。

  “妈!”小亮睁大了眼睛,困惑而震惊地望着母亲,“妈,我和小关……”

  不等小亮把话说完,母亲抢先打断道,“我不知道什么小关,只知道,你今年已经三十岁了,明年,我要抱孙子。”说罢,把报纸丢到一边,目光斜斜地望向墙上的照片。

  “妈,一定要这样吗?您说过的,我可以自己做主。”小亮一字一顿的颤颤地说道。

  “你爸走了一年了,他活着的时候,就想看到你结婚,可是你……”说着,一行清泪滑过妈妈的面颊,“可是你却这么不听话,我还不如现在就找你爸去。”

  这几个字如同重锤一般敲打在小亮的心头,让他原本舒展的眉梢渐渐拧成了一个“川”字,不是亲身经历,谁都无法体会他此刻内心的煎熬。是啊,已经失去了爸爸,无论如何,不能再失去妈妈了。

  第二天的下午,原本约好了一起看电影,可小关左等右等总是不见小亮来,于是拨通了电话。电话的那头,许久没有人接,直到最后一秒,小亮才鼓起勇气,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是不是忘了?”小关焦急地问道。

  “没,今天,今天有点不舒服。”小亮有气无力地答道。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女友关切的声音。

  “小关,我们……”那句话即将说出口,小亮却卡住了,那几个字如同刀片一样,用力地刮着自己的喉咙,钻心的疼。

  “……”小关没有插话,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焦急又无助地等待着电话那端的回音。

  “分手吧,我们分手吧。”小亮猛地抬起头,眼带血丝地脱口而出,接着,猛地把手机砸向了地面。

  “分手吧,我们分手吧。分手吧,我们分手吧。分手吧,我们分手吧……”短短地几个字,如同魔咒一般冲击着小关的大脑,曾经的美好爱情的画面一幕幕地浮现,眼泪随即忍不住地夺眶而出。

  其实,她早就该猜到了。小亮的母亲,曾经多么和善的人啊,可自从一年前小亮父亲车祸去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仅对自己冷淡了,更对小亮,有了一种近乎偏执的控制欲。小亮,也因为那件事失去了往日的快乐,整天愁眉不展,像一个木偶人一般任凭母亲的摆布。

  一连几天,小亮的手机都处于关机状态,小亮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仿佛他们母子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小关实在没有勇气登门造访,更不愿意再面对小亮的母亲。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

  直到一个周末的傍晚,从居酒屋里走出来的小亮一手扶着我和小谢,一手领着皮包。我赶忙接过包,小谢则扶着他在路边吐。很久没见他喝酒了,尤其还是喝了这么多酒。我和小谢略带不忍地看着这么多年的老同学如今这般痛苦,不禁问道,“哎,为什么不去见她一面呢?”

  小亮抬起头,红着眼睛对我们说,“我是不是个渣男?是不是特别,特别的渣?!”

  “哎。”小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看你不是渣,而是糊涂,糊涂到美丑不辨,好赖不分!”

  “是啊”,我接话道,“现在小关那么一心一意地女孩可不好找了,你放弃她,不会后悔吗?”

  小亮推开我们俩,一屁股坐到了路边的石凳上,眼泪,忍不住地“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哎,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看来,小亮真的是伤心了。

  夕阳西下,我们三个人拉长的背影投射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马路上,仿佛一个“笑”字,又好像一个“哭”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