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漫威最强典狱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6、按部就班

漫威最强典狱长 番茄小米椒 2162 2020.02.18 22:15

  哈利最近总是感觉自己的父亲怪怪的,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诺曼·奥斯本的书房是在二楼,卧室反而是哈利的旁边。

  哈利晚上出去的时候,经常可以听到他父亲房间里,有人在窃窃私语。

  可是等到他将耳朵贴到了门上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听不到。

  当然听不到了。

  在他将耳朵贴在门上的时候,奥斯本就在门的另外一边,嘴角扭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来,静静的盯着门,好像能看到门后面的小哈利。

  “哈利,哈利。”

  他会在这个时候低声呼唤自己儿子的名字,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有一丝挣扎的机会。

  他的卧室和书房一直都是禁区,不管是佣人还是哈利,都不允许进来。

  在他的背后,有一个玻璃展柜,就隐藏在了书橱的背后,是一个很精巧的小布置。

  玻璃展柜里面陈列的,是高科技战甲,绿色。

  也就是传说之中的绿魔战甲。

  在这个绿魔战甲之上,不但有属于奥斯本工业的高科技,还有一些来来自于其余文明的铭文。

  他走到了玻璃展柜前面,深情的抚摸着展柜,就好像抚摸情人的肌肤,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心中的怒火总是在沸腾,总是在激荡。

  他有一种遏制不住的,想要干掉梅森的心情,一想到这个人,他就会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杀意。

  杀戮,在他心中激荡。

  他的利器都准备好了,就等一个时机。

  就在他抚摸着这个的展柜的时候,想起来梅森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儿子回来的脚步,他忽然松开了手,坐回了床上,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诺曼,你不能这么做。”

  临睡觉前,他低声的对自己说道,等到他睡着了之后,“诺曼”猛然睁开了眼睛,他眼睛和火炭一样,透露出了猩红,脸上更是更是透露出来了火光。

  这些火光扭捏着,好像是潜藏在了皮肤底下的小蛇,不断的游曳。

  “不,诺曼,你就要这么做。

  你一定要干掉那个该死的驱魔师。

  相信自己的内心,诺曼,不要隐藏自己真实的性格,杀戮才是真正隐藏在你心里的,真实的自己。”

  他低声的自言自语,好像是自己在说服自己。

  ……

  送走了韦斯莱律师,梅森独自坐在了外面,有人给他送过来了食物——这些都是曾经在D区的盲人,跟着手合会高夫人制造非法药品的人,现在梅森给了他们工资,让他们负责伙食。

  怎么说呢,他们做的食物,味道不错,能吃,能饱,这就足够了,梅森将这份咖喱米饭用勺子吃了下去之后,擦了擦嘴,找到了弗兰克。

  大卫·利伯曼和他坐在一起,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同病相怜的人,他们的家破人亡,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贪婪的独眼龙。

  大卫还有弥补遗憾的机会,可是弗兰克,他已经没有了第二次机会。

  梅森见到了弗兰克老婆尸体时候,没有从她的身上找到灵魂的痕迹,老实说,他也不知道她的灵魂去了哪里。

  按照道理,漫威漫画里面,她的灵魂可以去的地方有很多,狗头阿努比斯,好几个可以玩弄灵魂的魔神。

  甚至可以去地狱,被万物之下掌管,或者是归于死亡。

  在电影宇宙,梅森确实不知道她的灵魂可能去哪里。

  他也不熟悉电影宇宙,难道要他去问古一?

  他们是有一面之缘,古一看起来也很友善,但是问题是,梅森不确定自己可以找到她,塔玛泰吉是在尼泊尔。

  他去尼泊尔就一定能找到塔玛泰吉?

  斯图兰奇医生能够找到古一,是因为古一认定了他是自己的继承人。

  她已经累了,不打算守护地球。

  当一个人心存死志的时候,就会被几个菜鸡徒弟杀掉,因为她想要的只是一个退场。

  死在自己徒弟手里,似乎也不错?

  梅森记得自己在看电影的时候,第一次纽约大战,古一应该就在纽约?

  这样的话,到时候去找找古一法师,也不是不可以。

  他站在了罗林斯的面前,缓缓的对他说道:“我需要你将你所有的罪恶全部都说出来,你同意吗?”

  “我同意,我同意,你们不要再打了。”

  他气若游丝,梅森摊手说道:“当然,我们可不是什么暴力的人。

  弗兰克,最后给你半个小时时间,将你想要问的信息全部问出来,接下来,我们就有事情要做了。”

  他站在了外面,大卫·利伯曼和他下了楼,有些担忧的说道:“马达妮着急疯了,她不断的联系我们,试图告诉我们,现在CIA的人已经察觉到人的失踪,已经开始寻找人了。

  要是真是我们绑架了他,那么他们是会找到了我们的!”

  梅森看着暗含着急的利伯曼,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利伯曼,不用担心和害怕,事情总归是会解决的,不是吗。

  我要你去以芯片的身份去通知马达妮,告诉她弗兰克已经被罗林斯抓到了,你很担心他,本来是打算去救人,可是你势单力薄,做不到。

  他带着人将弗兰克绑架在了,呃,地方我还没有想到。

  你先告诉她我的上半段话,再告诉她,你在寻找线索,努力想要找到弗兰克被绑架的地方。

  你找到之后,就会告诉她的,明白吗?”

  大卫·利伯曼没有听懂梅森的计划,梅森索性和他坐在了一起,给他解释说道:“是这样的,我们知道,马达妮是一个不断追寻真理的女孩子,这样天真单纯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样的人,或许在别人看来是傻子,是没有被社会毒打过的花朵,可是我们不一样。

  那是瑰宝,大卫,你知道吗,心存理想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哪怕是她的想法再不切实际。

  我们要保护这样的花朵,不受到任何的雨水鞭打,知道吗,利伯曼。”

  利伯曼觉得梅森是一个疯子,或许还是一个傻子,要么就是一个艺术家,像是梵高那样的疯子。

  他的话都是疯人疯语。

  梅森没有顾忌别人的看法,他看着利伯曼说道:“马达妮的搭档死在了坎大哈,她需要一个交代,那么我们就要帮助她,给她一个交代,你不是想要恢复自己的名誉,摆脱假死吗?

  没有关系,我会帮助你得到自己应该有的东西的,不过首先,你要听我的,只有听我的,你才能真正的了结这件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