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漫威最强典狱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老父亲梅森

漫威最强典狱长 番茄小米椒 2452 2020.01.02 18:19

  “一座制作违法药品地下基地。”

  马特迅速做出了判断,他已经打掉了不少这种基地,对于这里的气味,他十分熟悉。

  他打算寻找蛛丝马迹,判断这里发生过什么。

  可是还没等他动手,就听到外面刺耳的刹车声音。

  一行全副武装的壮汉从皮卡上面跳下来,金并的心腹詹姆斯·韦斯莱坐在另外一辆车上下了命令。

  “处理掉这里。”

  这些五大三粗的壮汉,他们处理痕迹的办法也和他们的外表一样粗犷。

  从皮卡背后扛起来火箭筒,这些壮汉对着屋子就扣下了扳机!

  火箭筒的后坐力作用在了这壮汉的身上,他身上的肥肉层层叠起,冒着白烟的火箭弹狠狠地钻进了屋子里面。

  “轰”的一声,整个房子被炸上了天。

  “继续。”

  韦斯莱下令,他并不在意这样做声音太大,对于他来说,声音大又算得了什么?

  地狱厨房的人深谙生存之道。

  夜幕之中发生爆炸,他们是不会出来凑热闹的。

  更加重要的是,在地狱厨房,哪怕是警察都会遮掩这件事情。

  在这里,没有人愿意给自己寻找麻烦。

  除了那些穿着紧身衣的变态。

  望着那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建筑,韦斯莱这才联系了自己的老板。

  “老板,已经夷平了。”

  “很好,回来吧,记得甩掉那些烦人的苍蝇。”

  “当然,我的老板。”

  韦斯莱坐在车里,从头至尾连车窗都没有摇下来,他驱车离开了这里,那些壮汉也各自收拾好了武器,散开消失在了地狱厨房。

  这巨大的响声彻底吵醒了在这附近的人,也吵醒了这里的义警们,可是等到他们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焦黑的建筑。

  还有一个在废墟之中苦苦往上爬的夜魔侠。

  ……

  金并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他的办公室位置很高,这个在别人看起来很痴肥的胖子此时手中拄着一根拐杖,听着背后莱斯利的汇报。

  “你是说,高夫人的地盘完全被人端了?可以确定是梅森干的?”

  “看动手的痕迹,也只有梅森的人可以这么做,会这么做。”

  莱斯利说道,金并沉吟了一下问道:“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

  韦斯莱跟着金并很多年,对于自己的老板很熟悉,听到他这么问,就知道他打算怎么做。

  他想要借助警察和法院的手,将小克劳塞维茨送进监狱。

  但这是不可能的。

  克劳塞维茨家有一个完备的律师团,就算是有证据,地检也不想和这种等级的富豪对上,旷日持久的官司,是地检不愿意看到的,他们的律师又不是公益律师,靠爱发电。

  地检律师收费也不低。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地检不会做。

  金并听到了自己副手的话,扯了扯嘴角当做笑笑,他当然知道这不靠谱。

  他另有打算。

  “将消息泄露出去,”金并回到了他宽大的办公椅上说道:“让那些蒙面的小苍蝇去探探底,让我们来看看,那个精神病院,到底藏着什么怪物?

  将靶眼从外面调回来,我觉得是时候需要他出手了。”

  金并收回了目光,看着韦斯莱走出了办公室。

  韦斯莱是一个优秀的员工,对于老板的意图,他向来把握的很准。

  对于引导那些烦人的苍蝇去纠缠梅森,他还是略有心得。

  不过是几个老旧的词语,再加上他的国籍。

  集中营。

  Nazi。

  或许还能在他身上加上一个战争狂热爱好者?

  不管怎么样,只要把握住了这些蒙面苍蝇的脉搏,就可以驱使他们,让他们像嗅到了味道的鲨鱼一样,恶狠狠地冲上去,撕咬对手。

  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而像是他这样关注此事的人,还有很多个。

  例如手合会的其他几根手指。

  还有,兰德集团的那位年轻继承人。

  还有更多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人。

  或者,NYPD。

  他们的目光望向了远处,望向了纽约的郊区,那座荒芜的精神病院。

  那个据说可以吃人的地方。

  ……

  在那座危险的精神病院之中,梅森耐心的将手中的大碗洗干净,按下了响动的闹铃,关上了门。

  时间到了。

  他徒步来到了F区,该区的大铁门在朝阳之下反射着冰冷的光。

  大门打开,梅森独自一个人走进了这个区域,看到了里面蹲在地上,手足无措,好像是小女孩一样的艾丽卡。

  他没有搭理这个无助的小姑娘,走进了教堂之后,他再次将鱼缸里面的水弹在了她的身上。

  她身上没有了一丝罪恶值。

  梅森打开了F区的大门,指着她说道:“承蒙惠顾,你可以离开了。”

  艾丽卡痛哭流涕,她此时已经趋近于奔溃。

  她并非天生手合会的杀手,她是希腊外交官的女儿,她也曾经想要行侠仗义,当一个义警,和她的前男友马特一样。

  不过现在,马特成为给了夜魔侠,可是她却成为了手合会的杀手!

  她背叛了原来的自己,她将自己亲手交给了罪恶。

  梅森低头看了一眼艾丽卡,知道她的精神支柱已经倒塌,这个时候,她需要一根新的理想和信念。

  “嗨,你好,重新认识一下,我的名字叫做梅森,梅森,小克劳茨维尔。

  我们这里正好缺一个人,我看你就很合适,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

  梅森蹲在了艾丽卡的旁边,往嘴巴里面塞了一颗糖,脸上的五官骤然搜在了一起,很痛苦。

  就好像他嘴巴里面的是一枚酸梅。

  不过老实来讲,其实两者味道也差不多,蓝色稀有的品质的【塞壬的咽喉糖】,是他少数能拿得出手的巫术作品。

  它具有强烈的蛊惑效果,效果和成品品质有关。

  对男女都有效果。

  这糖酸的梅森都觉得口腔和针扎一样,不过苦已经吃了,接下来就要他动嘴了。

  艾丽卡并非无恶不作之徒。

  她还没有坏到根子里面。

  她也曾经行侠仗义,就是手段酷烈了一些,在梅森看来,这些都不是问题,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引着艾丽卡,朝着他这个方向走。

  和他做同道中人。

  这条路走下去,小分歧可以有,但是大方向绝对不能有错,这就是他的道路。

  也就是那六个字。

  “凡有罪,必被罚。”

  梅森毫不在意形象的将自己的嘴伸到了水龙头底下,将嘴里酸涩的味道冲淡,艾丽卡则是略有好奇的跟在这个人身后。

  她也没有料到她会被这么快被人说服。

  她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是她的指路明灯。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够击中她的心底,就好像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

  勾动她的心弦,让她印象深刻。

  毫无疑问,她的内心是缺少一块的,这一块属于家庭,属于父亲,以前她的哥哥填补了这块空白。

  现在他心中的那个人影,似乎悄然变作了梅森。

  她跟在梅森的背后,觉得自己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方向,生活不是打打杀杀,生活是世界和平!

  她决心跟随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将脚步。

  不过在此之前,她忽然握住了自己腰间的双刀,转头,交叉防备!

  这是D区的一个普通房间,自带卫浴,大门敞开。

  在门口,一个穿着护工衣服的人看向里面。

  艾丽卡下意识的皱眉,警戒心大起。

  她又不是聋子,普通人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摸到她身后?

  他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