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漫威最强典狱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8、未来

漫威最强典狱长 番茄小米椒 2237 2020.02.19 22:26

  梅森转过了头,看到了说话的人。

  出乎意料,忽然出现在他背后说话的人是古一。

  地球上的守护者,中庭目前的至尊法师。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这片知识的海洋,她依旧穿着自己那件黄色的衣衫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要遨游在这里,可是我身上还有责任,地球需要我的守护。

  我曾经看到了无数的未来,地球未来,危机重重。

  要是我没有在一个准确的时机交接我的责任,那么就一定会造成一场浩劫。

  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里,我不能犯错。”

  听到她说的看见未来,梅森的眼神落在她随身携带的阿戈摩托之眼上,那是时间宝石的容器,具有勘破一切幻象的作用。

  只不过梅森也不清楚,古一是不是真的将时间宝石放在这个法器之中。

  每一个法师都有自己的秘术。

  古一也不例外。

  她看到梅森看到了自己的法器,微笑着说道:“你很好奇它?”

  “不是,或者说,不全是,那么法师,你来到这里是准备做什么呢?”

  梅森移开了目光问道,古一转身看着浩瀚的知识宇宙说道:“我也只是来看看而已,知识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迷醉的东西。

  哦,对了,我们还是说起你吧。

  梅森,我看到了无数个可能,在那些未来之中,没有你的存在。

  在那些未来之中,我选择了一个伤害最小的,打算走那一条路。

  直到我看到了有你的未来,梅森。”

  她转过脸灼灼的盯着梅森说道:“有你在的未来模糊不清。

  但是这并不重要。

  我看到了,有你在的未来,对于所有人的伤害是最轻的,梅森,你是未来的变数,所以我要来见你。”

  她说完了之后,伸手从远处的摘下来一颗“星星”,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又将它放走。

  梅森看着这位法师,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选择问道:“那么,你看到的未来,是一个怎么样的未来呢?”

  法师再次看了一眼梅森说道:“时间的美妙之处就在于,你只能看,却不能说。

  说出来可能未来,可能就不会发生。”

  梅森看着古一,微笑着转过了脸,最后问道:“所以,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你知道弗兰克,就是我身边的那个独眼壮汉,他妻子的灵魂去了什么地方吗?”

  古一没有说话,他摇了摇头,梅森最后对她露出来了一个微笑,伸出了一个手指头,就好像在复仇者联盟4之中,斯图兰奇竖给托尼·史塔克的一样。

  那位即将安排自己死亡的法师看着梅森转头离开,对着他的背影喊道:“你应该知道我在什么时候会死去。

  在我死去的时候,如果斯图兰奇没有达到我的这个程度,那你就不要再来这里。

  无人守护的地方,总是会有杂草丛生。”

  梅森没有回头,身形逐渐消散在了这里,他有一种预感,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古一。

  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古一。

  纽约大战的时候,他不必再去找她了,弗兰克的妻子灵魂要是古一都不知道位置的话,那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应该不会很多了。

  墨菲斯托有可能知道,但是他说的话梅森完全不相信,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那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老骗子。

  他的话从来都不值得相信。

  那么剩下来可能知道这些的是谁?

  下一任至尊法师,斯图兰奇?

  梅森不知道,他睁开了眼睛,知道时间到了,罗林斯的罪恶已经被吸收干净,现在是对他进行惩罚的时候了。

  体型还算是健硕的罗林斯被梅森好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拎了进来,将他丢在了教堂前面。

  罗林斯瑟瑟发抖,他意志奔溃了——每一个经历过抽取罪恶的人都不好过,高夫人幸运的遇见了教堂。

  罗林斯遇见的是地牢,这真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

  大卫·利伯曼还没有回来,现在见证了这一切的人是斯凯,梅森,还有弗兰克。

  随着一桩又一桩不能见与光明的罪恶被他说出口,弗兰克的表情好像是希腊的雕塑一样,硬朗而又无情,斯凯却已经双手都颤抖了起来。

  她感觉到了恶心,这些人利用死去的战士尸体来运送非法药品,这些人买卖情报,为了那些染着战士鲜血的钞票,出卖了自己的部下。

  他们挥霍的钞票,上面沾满了自己人的血液。

  这些人将阵亡战士的内脏买卖,获得无数利润。

  “你知道是谁和你们在买卖器官吗?”

  梅森问罗林斯,罗林斯表示自己不知道,问完了这一切之后,梅森将他再次拉了起来说道:“既然这样,罗林斯先生,我十分抱歉的告诉你,因为这里不是法庭,我们也不是法官,所以也无法审判你。

  对了,这一点你同意吗,斯凯?”

  斯凯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梅森已经将人带了出去,将他和比利罗素关在一起,一声对不起之后,梅森开启了【哀嚎者的忏悔】。

  顺便,他叫人扛着高夫人的雕塑,他一个人站在了牢门面前,开启了这等级为一的恐惧光环。

  强大的抗性抵挡住了恐惧光环,他并没有感觉到恐惧的感觉。

  要是这样的话。

  梅森想了想,再次开启了一件牢房,自己走了进去,开启了【哀嚎者的忏悔】,汹涌的苦痛记忆瞬间淹没了梅森。

  梅森没有去抵抗这些,他似乎是陷入了最为深沉的痛苦回忆之中。

  十五分钟之后,他推开了牢门,看着已经出现了各种休克窒息反应的罗林斯和罗素,将他们带到了教堂,那里已经有人在等待抢救他们了。

  “抱歉,时间是长了一点,但是我觉得,这一次的效果应该很不错。”

  梅森轻描淡写的说道,他对着弗拉克说道:“他们现在应该听话了,将计划告诉他们,记住,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在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进行这场谢幕演出。”

  他说完了之后,转身走了出去,斯凯不知道为什么,他进来的时候,斯凯感觉梅森变了,他好像是裹挟着凛冽的寒风走了进来。

  危险,可怕。

  斯凯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冻僵了,根本不敢说话,直到他快要离开,弗兰克才扶着枪问道:“你要去哪?”

  梅森回头看了弗兰克一眼说道:“镇定下来,弗兰克,我们的约定还不到作数的时候,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你的纠正。

  还有,你的这支枪威力已经有些不足了,该死的,现在这种时候给你去哪里找一把像样子的枪来!

  我的保险阀,看来是时候换人了,我的宝贝女儿就不错,可惜她现在在吸收新的知识,顾不上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