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漫威最强典狱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弗兰克的愤怒

漫威最强典狱长 番茄小米椒 2255 2020.01.18 12:43

  上校家一片寂静。

  沓沓沓的脚步声到了厨房,水龙头被一双血手拧开,弗兰克认真仔细的洗干净了手。

  他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而此时此刻,沃尔夫亲自带队的人已经摸到了上校家的门口。

  在没有线索之后,沃尔夫就开始追查,比利罗素为何而死?

  作为国土安全局的老资格,他也有不少的方法,当年阿富汗的事情他翻了出来,他沿着这个线索来找,发现很有可能。

  他打电话告诉了罗林斯寻求帮助,罗林斯在一番无能咆哮之后,还是松了口。

  当年在阿富汗运送非法药品的人,就是他,上校,一个叫班内斯的喽啰,还有后来加入的比利罗素,只不过当年的事情出了纰漏,被小队之中的人看到了。

  最后他猜测当年小队之中的弗兰克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情,所以他们派遣小队去干掉弗兰克,然而失手。

  这是罗林斯的说辞,沃尔夫也说不上信不信,他此时需要做的就是干掉这个不断复仇的幽灵——如果他的猜测正确的话,这个所谓的复仇幽灵就是弗兰克。

  他看过弗兰克的档案,这人真的是煞星,履历之上,处处血腥,他的本事,可以算得上是用鲜血染出来的。

  对付这样的人,他一个人实在是没有把握,在他的背后是几个和他一样的黑警,还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

  这是威廉的人,他终究也破了自己不动用自己力量的命令,还是从家族借力,调用出来了这些士兵。

  他们要做的,就是一举击杀这座房子里面的复仇幽灵,对于罗林斯来说,上校死了也是一件好事,分钱的人少一个算一个,上校也不是一条惟命是从的好狗,甚至于他对于当狗很抵触。

  他对上校又没什么感情,死了也就死了,铁匠不是一个人,铁匠是许多个人。

  红外线确定里面只有一个人,对手躲在厨房里面。

  “行动!”

  沃尔夫这次没有拿他的手枪,这玩意儿他只有在十五米的时候才能打到人,他永远不希望自己和弗兰克在五十米距离之内遇见。

  他的手上是一发半自动步枪,后面那些人也是一样。

  他们开始朝着屋子里面摸了过去。

  弗兰克已经得到了他的答案,他听到屋子外面的脚步声音,再次吞下去了一副药剂。

  这对于他身体的损耗很大。

  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吞下药剂,弗兰克的身形开始变得巨大了起来,甚至都快顶到天花板,他的肌肉也开始不断的强壮,灯影之下,弗兰克的身影越来越长!

  两根巨大的牛角从弗兰克头上钻了出来,他的呼吸也好像是带着硫磺的味道,靛青色的皮肤之上到处都是扭动的青筋,血红的双眼,此时也望向了上校家的大门。

  上校家是没有门的——他家的门被弗兰克从门框之上顶下来了,现在无遮无拦,那些士兵往里面丢了催泪瓦斯,本来按照他们的性格,他们是打算直接炸掉这里的,这样的话甚至都不会出现伤亡。

  可是罗林斯要活的!

  他到现在都只有一只眼睛,这对于他来说,是巨大的耻辱!他每一次照镜子,都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感觉到一种刺骨的疼痛!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抓活口的原因。

  他要折磨活的弗兰克,他要将这个人活着带回来,让他生不如死。

  士兵们的诉求并不被重视。

  他们只知道是在抓捕一个十分的危险的犯人,可是有多危险?

  他们不知道。

  在他们的想象之中,他有可能是一个浑身绑着炸弹的疯子,亦或者是一个战术大师,可是他们看着冲出来的怪物,他们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和一些黑警藏在车后的沃尔夫此时也睁大了眼睛,他的嘴巴里面无意义的呢喃,至于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只听到身边的人身边的人说道:“W ! T!H!”

  沃尔夫觉得自己真的错了,他还是太天真了。

  他的对手根本就不是弗兰克,他一直以为复仇恶魔是一个形容词。

  可是他现在发现,这不仅仅是形容词,这都是真的!看着那个从房间里冲出来的复仇恶魔,他连提枪做个三连射的勇气都没有!

  “快走,离开这里!”

  他的胆子已经被彻底吓破了,看着那个两米多三米的巨大牛头人,他选择了驾车离开,没有搭理还在绝望战斗的士兵。

  那根本就不是人可以打赢的对象。

  那是一个恶魔!

  弗兰克看着想要离开的车辆,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他或许跑的时候不快,可是他力气足够大,他抓住了旁边不断开枪的士兵,将他抛掷了出去!

  “砰”的一声,正在行驶之中的车辆挡风玻璃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扭曲的人体,沃尔夫一个没有把住,车辆就端端的撞在道边的树上弹出来了安全气囊。

  里面的人,生死不知!

  ……

  梅森打开了灯。

  这里是一件处于D区的办公室,杰西卡和梅森衣着整齐的坐在桌子两边。

  梅森心满意足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将里面的水果麦片捞了一个一干二净之后,看着眼前的杰西卡说道:“你确定你要住在这里?这里是疯人院,这里羁押的都是疯子。”

  坐在他对面的杰西卡琼斯看起来很坚定,她对着梅森说道:“是的,我想要留在这里。”

  梅森脸上的笑容再次变得市侩,他甩手拿出来了一张账单说道:“那既然是这样,看看我么你这里的账单吧,这都是统一一口价,童叟无欺。”

  杰西卡琼斯看到眼前的这些账单,被上面的数字震惊到了,她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再次数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说错之后大声的嚷嚷道:“你,你就是在抢钱!”

  她这些天做私人侦探也挣了一些钱,可是那些钱和这里的医疗费相比,杯水车薪,她甚至觉得将自己卖出去也凑不齐这里的医疗费。

  她望着梅森,原本她也喜欢这样英俊的皮囊,可是现在,她觉得这个白脸的家伙可能就是传说之中的吸血鬼!

  一定是这样的,他一定就是吸血鬼!

  看着皱眉苦脸的杰西卡琼斯,梅森很满意,他没有欺骗她,疗养院的价格的确是这样的,当初抓了地狱厨房的那些小混混,对于梅森来说,那是慈善。

  可是人也是要吃饭的,现在梅森不打算免费开放疯人院了,他当然知道杰西卡琼斯付不起这么多钱了,他的目的也不知道叫杰西卡琼斯掏钱。

  他想要开一扇窗,所以告诉别人他要开门,当他们不同意开门的时候,打开一扇窗子或许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个心理并不仅仅是华夏人的,事实上,它在哪里都适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