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漫威最强典狱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追查

漫威最强典狱长 番茄小米椒 2255 2020.01.08 19:22

  马特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说道:“你是什么时候为他工作的?”

  这句话他问的很艰难,在来的时候,他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的前女友。

  艾丽卡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准确的答案。

  “昨天。”

  ……

  梅森独自和马特见面了,他热情的给马特递了一杯茶。

  “喝酒伤身,律师,我们都要健康饮食。”

  马特将杯子放下,不知道在想什么,梅森则是看着他说道:“对了,我这里有一份名单,不知道你需不需要。”

  “你对艾丽卡做了什么?”

  他没有接话,突兀问道。

  “什么都没有。”

  他对马特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金并,对了,你知道金并吧?”

  马特抬起了头,尽管他看东西不需要做这个无用的动作,可是他还是做了。

  他当然知道金并。

  这个名字,他无数次黑帮的嘴巴里面听到过,他们害怕,他们畏惧,他们视这个名字如吃人的猛兽。

  在梅森的名字出现之前,金并是从黑帮嘴巴里面出现最多的名字。

  他是黑暗之中的主宰,许多人都为他工作,很多人都因他而死。

  马特当然想要抓住这个人。

  可是这并不简单,他已经费尽心机的寻找了,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金并。

  反而是在寻找金并之中,他遭遇到了足够多的危险。

  几次险些身死。

  虽然知道他是在打岔,可是马特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是谁?”

  “他纽约著名的慈善家,企业家,也是黑暗之中的首脑人物,他个性坚强,体态肥胖,格斗一流,心狠手辣。”

  梅森介绍的声音夸张的就好像是WWE上的主持人,他郑重的将一张照片递给了马特——尽管马特可能看不见这上面的人到底长得怎么样,不过没有关系,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瞎子,梅森用夸张的腔调介绍完了对手之后,总结道:“他就是我们的朋友,威尔逊·菲斯克。”

  马特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梅森一点都不着急,他又在眼前找到了一张档案纸说道:“要是你不认识他的话,那么看看这个。

  你的老对手,著名律师,詹姆斯·韦斯莱,他可是金并的左膀右臂,现在你不会告诉我,你不认识这位律师先生了吧。”

  “是他?”

  马特惊讶的接过了梅森手中的纸张,梅森对他说道:“想要寻找的答案的话,就去自己寻找,我告诉你的可能是假的,但是你听到的,就不一定了。”

  梅森打开房间走了出去,没走几步,他的电话就响了。

  他看了一眼号码,挑了挑眉毛。

  是他的便宜老爹。

  接通之后,他便宜老爹雄厚的声音传了过来:“我需要你明天晚上出席我的酒会,穿得上心些,臭小子。”

  他的声音之中没有商量余地,他的行事作风霸道专横,哪怕是对于家人也如同西伯利亚的寒风。

  冷酷又迅猛。

  这一点梅森早有所知,他没有任何的反驳就答应了他,无效的沟通就是浪费时间,他走了回去,打开了房门探进了他的头说道:“对了,马特先生,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从大门离开,我打过招呼了。”

  马特没有说话,到现在他都在消化自己得到的信息。

  梅森没有管他,他找到了弗兰克说道:“恐怕你要迟两天去找你的上校了,后天我有一个酒会,我需要你。”

  弗兰克看着他说道:“没有问题。”

  梅森对着他笑了笑,他知道他的父亲是九头蛇,Nazi九头蛇知道他是九头蛇。

  可是那些黑帮头子不知道他父亲是九头蛇。

  这就是问题所在。

  那是一群疯狂的人,特别是手合会,他已经将手合会得罪死了,要是知道他会在酒会上面露面,那么指不定他们就会孤注一掷的刺杀。

  九头蛇的防护力量可不低,但是那也要看情况,莫名其妙死去的九头蛇上层,神盾局大佬还少?

  他们哪一个身前不是重重防护?

  在这该死的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包括突然死亡。

  要是哪一天,美国队长对着他耳朵来一句九头蛇万岁,或者哪一位复仇者,乃至于街头英雄突兀屠杀宇宙,他都觉得稀松平常。

  所以他要在安保上面在加一层安保。

  而且,他父亲叫他回去,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他绝对有话要说。

  拥有一个又一个庞大完备的生化实验室,梅森用脚指头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在为九头蛇制造“超人”。

  现在的九头蛇,依旧强大。

  ……

  马达妮面前有一张匿名寄过来的录像带,她已经看了录像带无数次了。

  尽管如此,她此时心情还是不平静。

  录像带上的东西单调而血腥,是标准的审问场面,几个蒙面大汉将一个人绑在了屋子之中,不断的逼问,逼问无果之后,他们开枪射杀了他。

  那人是她在阿富汗时期的线人!在死之前,他打电话告诉她,说他找到了一些线索,这些线索可能会害死他,在他发出了消息之后。

  失踪了。

  回国之后,她收到了这样一个录像带,仔细翻来覆去看了几眼之后,她找到了一处破绽。

  “弗兰克·卡索尔。”

  这是她唯一查出来的名字,这是询问者的一员,可是问题是,他已经死了。

  可是她不甘心,她觉得自己一定可以继续找到他存在的痕迹。

  不论如何,她都要找到自己线人死亡的原因。

  另一个人也是这么想的。

  沃尔夫作为一个国土安全局的老资格,他也有不少人脉,他的朋友仔细勘察了现场之后,他接到了电话。

  “对手很专业,我们查不到周围的监控,甚至连痕迹,血液都难以找到,不过我们找到了一些目击证人,她告诉我,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坐在那里,带着墨镜,鸭舌帽,还有口罩。”

  沃尔夫一阵沉默。

  他不害怕莽撞的对手,凶狠的对手,但是这种明显有备而来而且颇有手段的对手,很让人头痛。

  “你们真的没有办法继续追查?”

  他不死心的再次问了一句,那边沉默说之后道:“其实也有,但是技术不在我们手里。”

  “那在谁手里?”

  沃尔夫多问了一句,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

  他想要狠狠地砸一下眼前的桌子,可是他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愤怒解决不了问题,他抿住了嘴唇,觉得事情真的难办了。

  他拿出来了一张纸,在上面画了一条线,来到了纸张边缘的时候,再次折返。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思路。

  “谁知道”。

  “怎么知道的”。

  “谁会对付他们。”

  这三个问题,每一个都可以深度挖掘,他用大拇指和食指在自己嘴角擦了下去,将纸吃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番茄小米椒

番茄小米椒

呃,不要脸的再次求一哈推荐票

2020-01-08 19: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