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漫威最强典狱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驱魔

漫威最强典狱长 番茄小米椒 2480 2020.02.08 20:49

  梅森来到了诺曼·奥斯本位于曼哈顿的公寓前,随手关了车门,望向了眼前这桩独立公寓。

  按照奥斯本的财力,住在这样一个独立公寓,算得上朴素了。

  奥斯本提前打了招呼,梅森推开了门,就看到一位佣人神色焦急的看着他说道:“是梅森医生吗?奥斯本先生说如果你来了,直接去他的书房就可以了。”

  “等等。”

  那位佣人就要带着他上楼去找奥斯本,梅森拒绝了她,对着她说道:“我首先要见到诺曼先生的儿子,小哈利!

  不然的话,我哪儿也不去!”

  佣人也愣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梅森医生会有这种要求,她踌躇了一下,眼神瞄了一处房间,眼神再次汇聚在梅森先生的时候,却发觉梅森对着她露出来一个毫无感情的虚假微笑。

  一把打晕了她!

  “真是对不起了,夫人。”

  他从自己的兜里面拿出来一张富兰克林,塞进了这位佣人的衣服里面作为补偿,大踏步走到了门前。

  那扇门被反锁了,看来刚才的一切都落在了偷看的小哈利眼睛里面,不过慌乱之中的小哈利忘记了一件事情。

  他忘记了将钥匙从锁眼上拿下来。

  “这真是一个失误,愿你下次记得将钥匙拔下来。”

  他低声自语,在门里的小哈利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钥匙自己扭动,打开了门。

  梅森从门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和诺曼有些相似——特别是瞳孔颜色和发色都一致的小哈利亲切问道:“你就是诺曼先生的儿子,哈利·奥斯本?嗯,你长得很像你父亲。”

  “你是谁?”

  小哈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一个水果刀,举在自己面前。

  梅森看了刀一眼之后皱了皱鼻子说道:“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父亲请来的心理医生,我叫梅森,你可以叫我梅森医生!

  我知道你前面在偷看,看到我打晕了你家保姆,对我产生了一些误会……”

  “是佣人,不是保姆!”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小哈利还是旧纠结于称呼这种小事,梅森顺着他说道:“哦,是的,是你家佣人,不好意思。”

  他一边道歉一边从自己手下的布包之中拿出来了一个包裹,打开了包裹之后,将盐撒在了地上,围成了一条鱼的形状。

  看着梅森医生身边那些背着长条形刀的手下,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是一个医生。

  看到小哈利的眼睛一直都盯在旁边手合会杀手背着的武士刀上面,梅森顺便拔出来了旁边这位武士的武士刀说道:“他是我的助手,随身携带的是做手术的刀具!

  我作为一个医生,有一位助手,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吗?”

  “可是你说你是心理医生!”

  小哈利更加害怕了,梅森将手中装着圣盐的袋子递给了一边的杀手说道:“是吗?我真的这么说呢吗?

  小哈利真不愧是高中生,记忆力可真不错,好了,将外面的佣人扛回来。”

  哈利·奥斯本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脸都涨红了,他觉得自己被当做了小孩子对待,可是还没有等他发出抗议,就看到这个叫做梅森医生的人小心的跨过了地上的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

  小哈利震惊的喊出了最后一句话,手上的刀就不知所踪,紧接着,他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好了,小孩子就是难缠,要不是你是我能拿到钱的前提,我也不用这么费心。”

  他将晕过去的哈利·奥斯本和佣人都丢在了圣盐化作的耶稣鱼之中,这样就算是地狱恶魔来,也能闹出点动静,叫他听到救人。

  至于打晕他们的原因就更加简单了。

  晕倒和死掉的人,是相对容易控制的,梅森是来驱魔,不是来当保保姆的!恶魔迷惑两个清醒的人类,完全不费力气。

  现在晕倒,可比清醒着要危险许多。

  做完了这些,梅森将手上的圣盐全部都拍下来之后说道:“走吧,我们上去,看看不停骚扰我客户的恶魔,到底是何方神圣!”

  ……

  奥斯本的书房之中,诺曼·奥斯半跪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耳朵,看样子极其痛苦!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几乎要脱困而出的恶魔。

  他的手指几乎都要接触到了奥斯本的脖子上,脸上扭曲的笑意显示出他本人,其实极为开心。

  他知道自己不会被中庭那些可恶的魔法师发现。

  那是埋藏在奥斯本家族血脉之中的诅咒,也是他在中庭的保护色。

  “鲜血的味道,自由的味道……”

  他痴迷的低声说道,火红的皮肤散发出了炭火一般的干燥和炙热,长而锐利的指甲,更是靠近了奥斯本的脖子。

  他当然不想要干掉奥斯本,事实上,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破奥斯本的心理防线。

  他需要奥斯本作为他的起锚点和坐标。

  换而言之,他是最不希望奥斯本死去的人,他只需要奥斯本被他魅惑。

  他需要一个听话的傀儡!

  他的指甲轻浮的在奥斯本的脖子上一掠而过,轻轻的将头颅架在诺曼·奥斯本的耳朵旁边。

  只不过还没有等他继续说话,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书房的门被人一脚踹飞,连锁带门撞在了后面的玻璃上,砸碎了玻璃,风涌了进来。

  还不得恶魔反应过来,劈头盖脸的圣盐就不要钱一样砸了过来,哪怕是他,一时之间也痛得呲牙咧嘴!

  该死的驱魔人,该死的牧师,该死的圣盐!

  在这个世界上,有恶魔自然也就有天使,有撒旦——尽管无数恶魔为了自己提升自己的身价和地位,叫自己撒旦,也就是地狱之主,上帝的敌对者。

  自然也就有上帝。

  只不过上帝他老人家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在多元宇宙之中了,就好像祂已经离开这里很久了一样。

  当然,尽管祂离开了很久,祂的力量依旧还在,哪怕是奥丁这种等级的存在,死去之后只要念诵他的名,就可以借助他的力量,更不要说上帝这种存在了!

  只不过想要念诵上帝名号,获得上帝的力量,恐怕只有那些虔诚的教士才能做到,梅森反正念诵了上帝名号,什么作用都不会有。

  不过没有关系,一手经书一手慈悲,也不是梅森的风格,劈头盖脸的一阵圣盐,然后一只手扼住恶魔的脖子,这才是梅森的手段!

  “你,你是谁?”

  恶魔睁大了眼睛,他全身被圣盐腐蚀的坑坑洼洼,就连眼睛都被腐蚀瞎了一只,他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翻船!

  对手,到底是谁!

  他怎么才能报复回来?

  可是不管他怎么想,他都没有来得及看到杀他投影的人是谁。

  耳朵的风在呼啸,他的身影在不断的朝后移动。

  无数的灰烬分解着他的尸体,带给他无尽的痛苦!

  梅森一手扼着他的喉咙,另外一只手上的降魔杵好像是精准,细腻的缝纫机一样,无情的扎在他的腹部!

  等到梅森停住了脚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玻璃窗边,只差一步掉落下去了,他的手臂伸在了窗户外面,那恐怖的恶魔,此时也只剩下来了脖子和半张脸。

  暴露在外面的空气中。

  梅森将手中的降魔杵丢在地上,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见自己,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友好礼貌的笑容,轻轻松开了手,看着恶魔在空气之中化作灰烬。

  散落风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