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酒酿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须涵之兵 3370 2020.07.12 19:11

  “原来如此,重阳真人和古墓祖师竟还有这般关系,只是可惜有情人终未成眷属”,张无忌听了许久,不由叹息一声。

  张无忌站起身来,抬眼望着墙上经文,“姐姐,这些经文你要怎么处理?”

  黄衫女抽出一柄长剑,剑光连闪,不消片刻,已经将经文全都销毁,这让张无忌有些惊讶。

  “古墓一派毕竟隐居,手上还是不要留下这等宝物,省的引来歹人,到时候古墓就不得安宁,违背了先祖的遗愿”,黄衫女担心将来有人知道这个秘密,而古墓又后继无人,那才真的是怀璧其罪。

  张无忌闻言也是赞同,这古墓之中,要说修炼有成的人,只有姐姐一人,而且又没有徒弟,单凭那几个侍女,恐怕难以守住这份基业,将来注定是要落败下去了。

  一想到这里,怀中的那些秘籍,张无忌顿感沉重万分。

  似乎察觉到张无忌神色有异,黄衫女笑着说道:“既然来到我这里,当要尝一尝特制的玉蜂酿,此物对习武之人大有裨益”。

  被黄衫女这么一转移注意力,张无忌对这玉蜂酿产生了兴趣,要说能提升内力之物,武当也不缺,倒是听这名字,似乎是用蜂蜜酿造成的酒水。

  张无忌跟着黄衫女来到一处酒香四溢的墓室,闻上一口,只感觉,一道微弱的清凉之气顺喉而下,沉入丹田之后被真气所化。

  黄衫女对张无忌说道:“这处酒窖还是先祖在时置办的,这坛玉蜂酿距今已经有八十年了,算是年份最久的了,弟弟,你且饮上一杯”,说着从酒坛中倒出一杯如琥珀似的佳酿。

  虽还未饮,但那清香却是止不住的往张无忌鼻中窜去,张无忌看了一眼黄衫女,一口将酒水吞下,酒水入肚之后,张无忌只感觉寒凉入体,与体内炽热的纯阳真气相互冲荡,急忙盘膝坐下,运功周转。

  黄衫女倒是不慌不忙,反而绕有兴致的看着他,此时张无忌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有时半边红,半边白,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张无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将双眼睁开。

  “姐姐,这玉蜂酿果然非同寻常,仅仅这一杯之量就让我受益匪浅,可称得上无价之宝”,张无忌感觉这酒酿比之复元丹的功效还要强上数分。

  “这酒酿是年份越长,功效越大,除此之外,里面还有各种珍贵药材,如今再想凑成这么一坛,那是万万不能了”,

  黄衫女之前也曾经按照酒方酿过几次,但一些药材早已绝迹,只能用他物代替,而且最为珍贵的玉蜂也是渐渐消亡,留下的蜂蜜也是品质不佳,因此这玉蜂酿的功效折损大半。

  今天要不是为了张无忌,她是不会将此物取出的。

  张无忌闻言也是一怔,自己算是讨了一个便宜,想想也是,能在片刻之中让内力增幅两层的宝物,必定稀少无比。

  “姐姐,这等宝物,你还是收起来吧,我能有此机遇饮上一杯,已经是大造化了”

  黄衫女轻笑一声,道:“这酒虽然珍贵,但姐姐我还是舍得的,多喝上几杯”,说着便再倒了一杯递给他。

  张无忌接过来,一口闷下,有了前次的打底,这次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感觉真气运转更为顺畅。

  二人边说边饮,一坛玉蜂酿很快消耗大半,黄衫女看着张无忌有些醉意,便让人带他去休息。

  一夜无话,张无忌酒醒之后,身体非但没有感到不适,反而精神倍增,想来是那酒水的缘故。

  吃过早饭过后,张无忌对黄衫女说道:“姐姐,我打算今天就离开了”,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相聚。

  黄衫女闻言点头道:“也好,我就不多留你了”,语气中虽然说的不甚在意,但不舍之情也是显露出来,张无忌跟在黄衫女身后,来到出口。

  看着有些浑浊的水潭,张无忌问道:“姐姐,这古墓的出口就只有这一处吗”,张无忌总感觉古墓出口不应该在这,谁会把出口设成这般模样。

  “这原本不是真正的出口,那真正的出口已经被断龙石封死,没办法打开”。

  黄衫女叹道:“当年先祖不想被人打扰,索性就让断龙石立在那里,只留下这个隐秘的出入口,时至今日,后辈之人功力不足,难以打开断龙石,于是只好从这里出入,虽然每次都要换洗衣物,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姐姐,你带我到那断龙石去看看,让我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将那断龙石打开,要真是成功,也省了姐姐的方便”。

  张无忌有心要为黄衫女解决一个麻烦。

  黄衫女看了看他,笑着说道:“既是如此,弟弟就跟我来”,带着张无忌绕过几个岔道,打开几道暗门,二人来到一块巨石之旁,望着这一人高下的巨石,张无忌上前用手摸了摸,此石质地细密,敲了敲,声音沉闷,抽出随身宝剑,用力斩去,只见一溜火星迸溅出来。

  “好硬的石头”,张无忌也有些吃惊,自己的宝剑可是用五金之精和陨铁锻造而成,比之倚天剑也毫不逊色,如今竟连一道剑痕都留不下。

  黄衫女倒是毫不意外,之前自己用火烧水激,宝兵劈砍,此石仍是纹丝不动。

  张无忌收回长剑,看了看黄衫女,随即饱提内力,双手按在巨石之上,如粘住一般,缓缓向上推动,寂静的墓室之中,突然咔咔一声轻响,黄衫女听到响动,脸上不由错愕,又看着张无忌脸色通红,随之一声暴喝,巨石开始缓缓上升,一道亮光照射进来。

  黄衫女急忙上前帮忙,双手用力顶住巨石底端,二人合力之下,终将巨石复归原位。

  张无忌身体一软,直接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通红的脸上满是汗水,黄衫女见状则是心疼不已。

  将张无忌扶起来后,带他到旁边墓室休息,约摸过了三刻钟,张无忌才缓缓恢复过来。

  “弟弟算是帮了姐姐的大忙,姐姐承你这个情”。

  这块巨石必须要有强大的内力才能推动,黄衫女虽然武功不弱,但要论内力修为,却是稍逊于现在已经修炼纯阳玄功的张无忌。

  “姐姐这话就见外了,姐姐有事,弟弟自然要帮,断龙石已开,姐姐出入也方便一些”。

  张无忌缓过劲来,想着尽早回山,于是便要告辞离去。

  黄衫女一路将他送到断龙石外,又仔细叮嘱一番,知道张无忌身影消失,这才回转古墓。

  张无忌离了终南山后,来到最近的镇上,买了一匹快马,以最快的速度往武当赶去。

  此时武当山上,谷虚正在和张三丰一起下棋。

  “算算日子,青书应该快要出关了,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不用这么劳累了”,张三丰伸手拿出一颗白子放在棋盘上。

  “还有四天,祖师,你这招算是落空了,那弟子可就不客气了”,谷虚笑了一声,黑子落下,将那几颗白子吃掉,原本就处于下风的白子,局势已经开始崩溃,落败也是迟早的事。

  张三丰轻摇折扇,失笑道:“你这小子,就不能让我一步么”,看了看棋盘局势,张三丰将本已捏起的白子重新投到棋盒中。

  “弟子可不敢放水,要不然落败的可就是弟子了”,谷虚看张三丰没有再下的心思,于是一挥袖,将棋子分类扫入棋盒。

  “前日无忌曾经来书,说要到终南山游玩,此刻应该已经到了”,谷虚不由想起那个神秘的黄衫女子。

  “终南山么,少时我曾听恩师说起过,那里曾是全真教的祖庭所在,当年煊赫一时的道门宗派,也成了一堆废墟”,张三丰也是唏嘘不已,再强盛的门派,如果没有传继,那也只是昙花一现,如流星闪逝,虽然耀眼,但注定不能长久。

  看了看谷虚,张三丰又笑了起来,谁能想到三十年过去,当初的武当还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如今在谷虚的带领下,已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自己羽化,也可瞑目了。

  “掌门,飞鸽传书”,成虚拿着几张纸条走了过来,对张三丰和谷虚行有一礼。

  张三丰点了点头,谷虚接过纸条,逐一查看。

  “峨眉灭绝师太已经准备传位于周芷若,下月便要举行传位大典,成虚,到时候你准备一件厚礼,我会派人前去”,对于灭绝师太传位一事,谷虚准备派张无忌走上一趟。

  “至于这摩云寺么,不必去管,只要不在湖北境内兴风作浪,就随他们去,要说着急,那少林空闻大师他们只会比我们更着急”。

  在朝廷的暗中支持下,西域少林将摩云寺迁回中原,也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别的原因,摩云寺就建在河南境内,与少林寺距离很近,平白夺去了少林不少风头。

  “倒是这最后一件事,你要小心查证,要是事情属实无误,那就让他们到正清院走上一遭,如果不是,那就把那些造谣之人全都抓起来,杀无赦,成虚,记住,凡事武当弟子作出有损武当名声之时,查实之后,必要严惩”。

  成虚听出掌门语气中的杀意,心下暗凛,“这几个不知好歹的,看来是忘记当年那些不守门规之人的下场了”。

  “是,掌门”,成虚见他没有别的吩咐,立刻下去了。

  张三丰此前不发一言,这时才问道:“出什么事了,让你说出这番狠话来”,在他的印象中,谷虚一向是比较沉稳的,少有发脾气的时候。

  “祖师,门下弟子回报,说有几个外门弟子仗着武当之名,暗中帮助自己家族侵占田产,强抢民女,而且还让一些小门派定期送上供奉,事情经过我已经派成虚去查,要真是如此,这几个人是留不得了,但也不排除是有人暗中冒充,一切都等查证之后再说。”

  张三丰点头,说道:“门派之人一多,难免有照看不住的地方,你自己处理便好”。

  二人又说了一些话后,谷虚起身离去,来到紫霄殿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