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三十三篇镜华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 蝶翠

三十三篇镜华录 夕薄言 3686 2018.10.12 23:28

  青然不舍的即刻关上窗子,看房间应该是之前两个妖怪租下的客房,青然也不着忌讳转身寻了床睡去。

  可能白日太过劳累,这一眠倒是异常安稳直到天光大亮楼下小厮前来送点心,青然退了房间还得了些许银子,这么寻思着青然觉得之前的两个妖怪还是很有良心青然看了看手中的银子觉得应该给自己好好再买件衣裳。

  过了元宵节街面上已经是很热闹了,青然将之前没吃完的点心打包好揣在怀里,趁还未到午时在街上左右逛逛,待下午找个远行的商队结伴走,如此也稳妥些。

  许是之前被算计时那人恰在华灯之上,如今青然来回打量之际还不忘时不时抬头看看省的再着了什么道,前路有个花楼,门前姑娘招揽客人有些吵闹,青然避开走过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她放慢脚步,围着门口多走几步,总是寻不出个所以,眼看就要走远,青然一拍脑袋,那花楼门口悬挂了几排的油纸伞,平行着吊着花花绿绿的,可是有一支伞挂的高出其他所有伞正立在纵横排列的丝线之上,青然刚开始寻思着一些商家为了引人弄奇,专门挂一支在上头也是有可能的,后来越想越觉得奇怪,她猛然想到,之前刚要出漠子的时候与黎黎送别,放在黎黎手中的纸伞正是这柄,如今这把伞挂在这里,与其他刻意描画的红红绿绿的油纸伞格格不入。

  青然心头有些震惊,黎黎怎么样了。

  却见一席戏院中常见的青衣撑着那柄伞飘然至青然的面前,那来人的妆很浓厚,青然见她水袖飘转明知来者不善只是不识底细,青然见那人落地时微微弯了弯身子顺势做了个万福,不过青然还是在在来者抬头时通过那面庞姣好的形状和那个令人过目不忘的眼眸认出来。青然思索自己的法力自知敌不过,原本想跑,可是看见那支黎黎的纸伞就觉得如何也迈不开步子了。

  “蝶翠,别来无恙。怎么离了鹤渺坊改唱戏了吗?”

  “青姑娘看来也是无恙,还以为姑娘会忘了我呢?”

  “怎么敢,姑娘出手果断,只怕我当时若非素语相救此刻早已没命了。”

  蝶翠闻言掩面连笑几声,“姑娘还是这么谦虚,我可是听闻您一个人却了屻焐的影身,在下这次来若不是特意带着这柄竹伞还怕是留不住姑娘呢?”

  “人呢?”

  “姑娘莫急,在下也备好了筵席,还望请一请姑娘呢?说来话长不如我们慢慢讲。”蝶翠挥手眼前已经移了天地,空荡的庭院内,搭好的戏台上无一丝灰尘,台下桌椅整齐有序,桌案上放好了瓜果点心,四处空无一人,青然探了探都是实景,不知这蝶翠是何算计,自己的法力比不上她只能暂时收了锋芒看清她此行目的。

  “姑娘请。”蝶翠也不计较自己此刻戏服拖地,拱一拱手有礼有序的将青然请上主座。青然也不做推辞,转手拿了一个点心,还能感觉到这点心有刚出笼的余温,烤的金黄酥脆的桂花酥,内含的豆沙馅甜而不腻,果然比青然打包在怀的旅店果子好上一些,青然有些感触这蝶翠果然离了鹤渺坊也是让生活过的锦绣堆砌。青然再转头时蝶翠已经收拾妥当正立在戏台之上,青然素日里不怎么听戏,凡间游历时又只顾得上匆匆赶路最多也只得在路边草台匆匆一瞥委实搞不懂这蝶翠在搞什么玄虚。只见蝶翠抬起一脚轻轻压地,此刻戏台一旁出了几只乐器,咿咿呀呀的这就开始了。蝶翠的舞步青然在鹤渺坊就见识过一番,她的身姿道法严明无一丝破绽,如今虽是戏台青然觉得此刻台下的自己绝无半分的主动。

  随着乐器吹弹出几段曲子,蝶翠吊了一下嗓子,青然这还是第一次听蝶翠唱曲子,之前只觉得她嘴巴刻薄和人吵架极为利索,觉得唱曲子的该是素语那般温文有序的,如今看来蝶翠爱吵架的性子用在唱戏上也是极好的,不说别的,就刚刚那一声就极其洪亮。

  “蝶翠,你还真是深藏不漏,在鹤渺那么多年不觉得埋汰你的才技吗?”

  台上的蝶翠闻言不恼,反倒微微一笑,眉梢轻抬,转身向后,那回手间水袖连转行云流水,再回首时那袖间婉转之际带着无数的风刀向青然袭来,青然四处望了下避无可避只得将一旁放点心的盘子拿来挡了一档,本想躲过这下再用这盘子接上被她抛在空中的点心,却不想蝶翠此下出手极重盘子一下裂成几半,凭青然自己如何的心大此刻也没有了再听曲子的心思。

  青然手中执笛跳到戏台上,“蝶翠凭你功力若要取我性命不用这么麻烦吧,你究竟想干什么不妨讲一讲。”

  “你倒真是明白呢。不过你虽功力此刻不及我,但仅凭我也困不住你,不如这样,你即来到这个戏台上就接我几招,接住一下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

  “好,刚刚一下了,你手中的伞是黎黎的吗?”

  “是。”

  蝶翠话音未落,转手引了一只胡琴砸向青然,青然转身躲了过去,此刻蝶翠手中执刀直直的扎了过来,青然腾空跳过,“黎黎现在人呢。”

  “死了”

  青然此刻手中一顿,死死盯着蝶翠,“你骗人。”

  “你瞪我干什么没骗你,也不是我干的。你倒是该好好担心一下自己。”蝶翠手风扇过缩手欲捉青然的衣袖,青然心中压着怒意抬着手中笛子就折过去,却不想出手太猛,手脖砸在蝶翠的刀背上。

  “发生什么了。”

  青然只晓的方才躲过了蝶翠的那一击,没料的蝶翠另一只手抽回直直打在她肚子上,青然倒在地上吐了口血,蝶翠一只手死死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刀正对着青然的心脏。

  “都说了让你好好担心自己怎么不长记性,临死前就让你知道清楚,这事的来龙我也只是碰巧遇到你记住跟我可没什么关系,你死了去阴曹地府,记得该去哪里去哪里不要没完没了。”蝶翠将刀子紧紧抵着青然的胸口,另一只手招来那支竹伞,放到青然手上,“你自己看看吧。”

  伞上带着黎黎所以的记忆从遇到青然一路逃命到最后分别没什么问题,青然走后,黎黎自己沿着漠子上的路径往深处走,青然看着这些画面有些陌生和孤寂,黎黎不知道自己在漠子走了多久,漠子里亘古不变的景象显得时光仿佛静止一般,黎黎走的这条旧道像是废弃了许久,不过她并不像没有目的性的,青然打量了一下那是赤平到西漠的旧路。突然黎黎被一个青年的男声叫住,画面中的黎黎有些震颤不可置信的回头试探的问,:“茨兹?”

  “姑娘,你应该是认错人了,在下文熙是带我的未婚妻出来,我们迷路了,姑娘你知道最近的水源在哪里吗?”

  “水源最近的要走两天,在那个方向我可以带你们去。”

  “姑娘您看,我们迷路了七天水都没有了,钺梵从昨天起就开始高烧有没有更近的水源,哪怕一点点就好。”

  黎黎迟疑的讲“漠子里一点点的水源都干了,最近的只有那里。”

  青年犹豫了好久问黎黎,“姑娘我知道不该这样讲,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姑娘您看起来就好心,钺梵实在撑不过两天,您看您有没有随身携带的水源可以先给一些我们吗?我是西凉的王族,姑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的,我会尽量满足姑娘。”

  黎黎踌躇的回复到“没,我没有。”

  青年还想再问却被一旁的姑娘打断了,“文熙,不要为难人家了,这姑娘孤身一人情形还不比的我们。”

  黎黎看那姑娘因为脱水嘴唇干裂皮肤也暴晒的起了皮,心中有些难过,直直滴了几滴泪讲“我是真没有带水来,你看这些够不够。”

  那人叹了口气“姑娘,那谢谢您,您心真好,您走吧,钺梵应该走不到了,我在这里陪她,您走吧。”

  “你不去吗,那里要两天才能到,你不去会死的。”

  “我不走了,钺梵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哪里也不去了。”

  黎黎的眼泪越流越凶,“真的不走吗,你会死的,或者我去取一些给你,你不要走远了。”

  那人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黎黎讲,“不用了。”

  黎黎此刻的眼泪如决堤般流下,青然觉得心口痛,僵尸怕水,黎黎虽然有青然之前给的避寒珠,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茨兹,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黎黎讲完这句话双手捂着面颊抽涕起来,她的魂魄越来越弱最后化为一抹青烟,避寒珠落在地上连着方才黎黎眼泪掉落的地方化成了一条河流,伞柄最后的记忆是黎黎最后的魂魄留给青然的话,“青然很开心能遇到你,但是以后黎黎不在了,以后你来到漠子不用担心,你摇摇黎黎给你的铃铛,黎黎化成的河流就会到你身旁。黎黎虽然不能讲话了但黎黎会一直守护你的。”

  就这样不在了吗,青然一时没有楞过神来,记忆中蹦蹦跳跳的黎黎还在眼前,哪怕是被恶人害死好像还更好接受一点,可是黎黎就这样死了吗。可是就算这样临走前还不忘和自己道别,也对,黎黎活着的时候很热闹有父亲母亲,有丈夫,有朋友,可这死去的几十年时光中,只有她一个人守着回忆不愿离开,就这样什么都没剩下,好像除了自己也真的不会有任何人记得有个美丽的僵尸叫做黎黎,虽然她的名字刻在西漠的城墙上,可那是活着的鲜活的黎黎,不是在沙漠的孤舟中不见天日的等待几十年的黎黎。为什么,青然觉得有这么无奈呢。

  青然突然觉得心口有些凉,蝶翠的刀锋不停片刻的落下来,青然觉得就这样自己也要死了吗,突然刀子像触到什么异物一下子断为两截,青然借这时机,抬手推了蝶翠一下化形溜了。

  蝶翠有一点说的不错,青然虽然法力不及可是逃走还是有机会的,蝶翠借青然关心黎黎的时机将她困在此处,最后还是大意了。青然吐出肺里的余血叹了口气冷笑起来,还有命逃出来,看来自己究竟还是比较冷血一些呀。

  青然低头看了看胸前按住原本伤口的位置,将衣服划伤的地方用法术修补好。她突然发现刚刚蝶翠没有划透的地方恰好在衣缝中卡了一件异物。青然将它取出来原来是香囊,阑宇送的那个,青然手指细细的触碰香囊上那被刀划过的地方思虑要怎么缝起来,有一抹光泽从断纹缝隙落了出来,青然垂手捡起发觉触手及温,正是当初乞巧节上一心想要阑宇的那件佩玉。

  青然此刻手边有了一抹温度,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在此刻化为嚎啕哭声,不知是为黎黎还是自己,又或许是为那暗藏许久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