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夏洛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3084 2019.12.27 18:45

  走在回家小区的路上,廖祺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

  一想到先前电车里,面对傲娇少女时,自己最后的那番机智操作,他就格外的解气。

  臭妹妹,还想要我的手机号?门都没有!

  嘛,虽然廖祺是很想这么直接的就一口拒绝,但又想了想后,也还是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有素质的绅士,应该再用更委婉一点的方式。

  这不,有那句俗话说的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于是乎,廖祺灵机一动,把在原本记忆中,自己的手机号进行稍加修改,乱改了好几位数字后,这才告诉了对方。

  啧啧...

  我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每每回想起自己当时的操作,廖祺便忍不住要称赞一波。

  毕竟这样一来,既不会让当场的他太过尴尬,也又能起到,好好报复下那位傲娇少女的目的。

  而等到对方终于察觉到被耍了时...

  哼哼!

  廖祺已经能够想象到,傲娇少女在床上狂砸枕头,无能狂怒的样子了。

  开玩笑,茫茫人海,廖祺就不信他们两人还会有碰面的机会。

  咦?

  自己是不是刚刚才立了个Flag?

  呸呸呸!

  从电车站出来后,距离记忆中家的位置也就只有一小段路。

  淡黄的路灯拉长了廖祺的影子,尽管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可终究也就这点路程。

  没过一会后,廖祺便满脸踌躇地,伫立在了一栋公寓的门前。

  说起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家庭的条件也算不错,毕竟像这样属于黄金地段的房子,虽然只是租的,但价格可也是很不菲呢。

  不过可惜,物质条件是有了,精神条件却残缺的厉害。

  父母双双在外工作,属于非常典型的甩手掌柜。

  从小学开始起,便把姐弟俩往学校旁边,租来的公寓一丢。

  美其名曰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锻炼自力更生的能力,实则只是懒得管而已。

  就这样,姐弟俩也算变相的“相依为命”了吧,尽管每个月都有大笔的生活费,但很多时候,钱也并不是万能的。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点,当最开始时,廖祺对于父母收养的这位“异姓”姐姐是很抵触与排斥的。

  他觉得正是因为多出了这个姐姐,父母才会离他而去,虽说事实也的确如此吧。

  毕竟按照他们父母的想法,那么小的孩子便一个人生活可能还会不放心,但若是变成两个人,就一下觉得没什么了。

  然而,随着在之后的生活中,姐姐夏洛对于他的关心与照顾,将家里的大梁独自抗在了女孩一人的瘦弱肩膀上。

  廖祺心中对于这位“异姓”姐姐的看法,也逐渐演变到了信任和依赖。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

  姐姐夏洛在初中毕业后,被检测出了具备创作能力的“灵洞”天赋。

  瞒着弟弟参加了祈点学院的入学考试,并以天赋绝伦的碾压姿态成功通过,直到录取通知书被寄到家中,从前的那位廖祺才得以知道。

  失望,愤怒,彷徨。

  闭上眼睛,此刻的廖祺依旧还站在了公寓的大门前,他在努力消化吸收着这份记忆与感觉。

  他能体会到,那时候的“自己”究竟是遭受了多大的打击。

  少年整宿的在网上搜集关于祈点学院的情报,封闭式教育,禁止与外界产生联络,除了寒暑假外,其余时间不准离开校园。

  甚至就连学院所在的城市,都是位于远方海上,被建成的一座巨大人工岛。

  所有的这些,总结下来的一句话也就是...

  连自己最亲的姐姐,也要离开自己了。

  其实姐弟俩的年龄相差不大,仅仅只有一岁,可就是这一岁,缺导致了廖祺的整个初三,全都是在灰色中渡过的。

  家中最后那道熟悉的身影也消失不见,每当放学后,面对的便只有冷冰冰的黑暗与死一般的沉寂。

  或许,少年的自闭,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摇了摇头,把心中的情绪整理好,廖祺总算是迈开步子,朝公寓里走去。

  现在正值暑假期间,自家的那位姐姐一早就坐飞机回来了。

  走进电梯间,从裤兜中掏出门禁卡,这个时间点上的人并不多,廖祺刷过卡后,按上了通往十二楼的按钮。

  脚下的景象开始逐渐缩小,电梯是外露环形全透明的,站在里面上升的过程,可以一览俯视到整个城区的夜景。

  叮...

  很快,清脆的抵达声在电梯间响起。

  不愧是高档公寓...

  走出电梯后,廖祺看着面前干净无比的走廊,大理石的地面被清洁得雪亮,这样的公寓,每一层的住户都不是很多。

  向里拐到最后一间后,他揣着门禁卡站在了家门口。

  呼...

  深吸口气,接下来的廖祺,摒住了呼吸,侧过身子,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嗯...

  静悄悄的一片,很安静,没有流水声!

  嘛,不过想想也是,就算是到了晚上,可也才七点多,应该没有人这么早就洗澡吧?

  咳咳...

  由于在电车上,得知了自己姐姐的大作,那本“重生之校花姐姐爱上我”的情节,让廖祺不得不产生了种要防患于未然的心理。

  滴~

  房门是电子锁,只能用指纹或门禁卡打开,廖祺把卡抵着一刷后,屋门便顿时向外弹开了。

  先是小心翼翼地向伸出脖子朝屋内一瞥,客厅里昏暗暗的,好像没开灯,什么也看不清,廖祺只好收回了脑袋。

  尼玛...

  明明是进个自己家门,怎么感觉跟像是个做贼的一样!

  一鼓作气,索性的廖祺也不偷偷摸摸的了,在玄关换好鞋后,直径走进客厅,黑暗中摸索着大灯的位置,终于找到开关后,向下按去。

  啪嗒...

  柔和的白光瞬间从头顶亮起,照亮了整个客厅,也让一位趴在茶几上,似乎就像是睡着了般地黑发少女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上身是一件棕黄色的居家T恤,不过看样子明显是要大上了几号,给人一种很是蓬松的感觉。

  至于在茶几下面的,是一双穿着超薄黑丝的长腿,地面上歪七扭八的两个小动物图形拖鞋,则像是在睡梦中被不老实的踢到了一旁。

  看到这一幕的廖祺心头一跳,因为眼前的这位少女,毫无疑问,正是他那位姐姐,也是在当下小说界,最受欢迎的超人气女小说家...

  洛神!

  仿佛是感受到了周围光线的变化,趴在茶几上的夏洛抬起了头。

  一张因刚睡醒,而还有点懒散模样的俏脸上,在看到了站在客厅门口的廖祺时,顿时露出了一个高兴地笑容。

  不过,眨眼之间,少女又嘟起了嘴,用有点埋怨似地语气冲着廖祺说道:

  “什么嘛,你回来了呀,我还以为你准备要离家出走了呢。”

  “不好意思,参加了下别人组织的读书会,所以有点晚了。”

  廖祺一边把书包放下,一边对着客厅的姐姐说明着原因。

  “咦?读书会?”

  听完廖祺的解释,夏洛像是一下来了精神。

  她用葱盈的手指抵着下巴,做出回忆状的模样,随后带着些怀旧地语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

  “也是呢,想想时间的话,确实你们这届也要开始了...”

  说完,自己的这位姐姐又开始露出了玩味的神色。

  椅子下面的一对小腿,像是有点期待地来回摇摆了起来,夏洛冲着廖祺追问道:

  “所以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是不是已经构思出超棒的小说故事了呢?”

  “不好意思,完全没有。”

  廖祺想都不想的就直接摇头。

  尽管是作为穿越后的他,但在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与情感后,当也同样面对自家的这位姐姐时...

  那种发自内心,不受控制的讨厌与拒绝,也还是避免不了的。

  就像是个倔强的小孩,又或是叛逆的弟弟。

  他在心底渴望着能用这种方式,来发泄和抗议着,对于姐姐当初报考“祈点学院”而丢下他的不满。

  “那你可要好好努力了,顺带一提,姐姐我是完全相信你的哦,以廖廖你的实力,一定会还能比姐姐当初做得要更出色的!”

  茶几上的夏洛用一只手撑着脑袋,歪着头,看向廖祺的眼神中闪闪发亮。

  嗯?

  故意的吗?

  廖祺在夏洛的这句话后,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看向自己这位黑丝姐姐的目光里,多出了几分奇怪的神色。

  对方这样看似是在鼓励的话,可作为当事人的廖祺,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半点被激励的感觉。

  原因很简单,这可以说是一种很高级的说话技巧。

  故意将他人的目标抬高,乃至到不可能实现的地步,通过这种方式,让对方的心底产生挫败感。

  这就好像,你明明只是个普通员工,却被领导分配到了一项复杂任务。

  正当你本就还担心自己的能力不足时,你的同事却开始插话,故意称赞你绝对没有问题,甚至超额完成目标都不是问题。

  当然,或许这也只是没心没肺人的无心之举,可...

  对于自家的这位姐姐,这位能在“祈点学院”这样的地方,以女性小说家的身份闯出“洛神”这种名号的人,会连这一点都察觉不到吗?

  电光火石间,廖祺就已经有了判断。

  若是换做原先的那个没见过世面的真弟弟,恐怕这时候只会暗自生起闷气,无形间被产生很大的压力吧?

  不过嘛...

  现在的廖祺,可没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看来自己的这个姐姐...

  有点意思啊。

  廖祺越加的发现,似乎这对姐弟间的关系,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