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每个人心中的男孩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3430 2020.01.01 13:25

  “我为什么要写小说?”

  站在公寓大门口前的廖祺重复了一遍姐姐夏洛的话。

  他有点疑惑的瞥了一眼对方,很快,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便脱口而出回答道:

  “写小说就是写小说,这种事情,没有为什么吧?”

  “是吗,是这样的吗...”

  夏洛轻声喃喃自语着,如墨般漆黑的双眸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也就是在眨眼间后,少女又忽然噗嗤一笑。

  “什么嘛,明明是个连小说家都不是的廖廖,竟然偶尔也能说出这么厉害的话来呀!”

  紧接着,夏洛有点发泄似地,狠狠用力锤了捶廖祺的肩膀,少女的脸上带着些莫名意味的神色感叹道:

  “啊...怎么说呢,真是的,让姐姐我...都有点开始羡慕嫉妒起来了呢。”

  “哼这算什么,夸奖吗?”

  另一边,嫌弃似地把肩膀上的小手拍开,廖祺脸色一黑的在问着。

  “嘻嘻,当然的咯!刚刚廖廖的话,在姐姐心里的评分可是很高的哟~”

  夏洛说着,还很形象的拍了拍自己前面那对犯规的胸脯。

  “呕,那是什么,请不要再这样了,好恶心!”

  廖祺夸张地捂起了鼻子,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对面的这个绝世美女是自己的姐姐后,不管对方做什么,一下就都变得全索然无味了。

  咔...

  就在姐弟俩还在公寓门前做着最后道别的时候,那辆停在前方的黑色商务车,却是打开了车门。

  “夏洛小姐,时间不早了。”

  只见一位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西服,从头到脚都是一身黑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了车边。

  他看都没看廖祺一眼,就像是为了要再强调一遍似的,朝着在廖祺身旁的夏洛,补充着说道:

  “卢平老师还在学院等着您呢。”

  呃...

  这是啥!

  兄弟你走错片场了吧,这里不是黑衣人啊!

  心里大声吐槽之际,廖祺同时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很清楚的感受到了,黑衣人话后,来自旁边姐姐的身躯一震。

  “我知道了。”

  夏洛很简单的点了点头,随后将廖祺手中的行李箱全部接了过来。

  “那么,廖廖,姐姐我就先走了,平时在家,自己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哦!”

  “我会的,还有,姐姐你...也是一样,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偶尔依靠下自己的弟弟...也是可以的。”

  说出了这么不好意思的话,廖祺有点难为情的低下了脑袋。

  “噗嗤,听到了这么靠谱的话,姐姐我一下就安心了许多呢,不过,可也千万不要小瞧姐姐我哦~”

  “那...再,再见了。”

  “嗯嗯,再...见呢。”

  看着夏洛越来越远去的背影,廖祺的心底就像是被触动了什么,那是一种说出上来的感觉,但毫无疑问的是,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突然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在夏洛打开车门,黑衣人正在搬运行李时,又出声开口叫住:

  “对了姐姐,差点忘了,之前在我书桌上时,你有见到一本都市类的稿集文件夹吗?”

  “都市类的小说稿?”

  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夏洛仰起脖子,像是在努力回忆了一下后,摇了摇头。

  “没有哦,虽然我是有帮廖廖整理书桌,但都市类的文件夹,却是没有见到过呢,说起来,当时的我也蛮奇怪这一点的。”

  “唔...发生了什么嘛?”

  “没什么,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廖祺在听到夏洛的回答后立马摇了摇头,看着已经装好行李,重新回到驾驶位的黑衣人,他挥了挥手。

  “一路顺风,姐姐。”

  “嗯,一路顺风。”

  关上车门,摇上车窗,在廖祺的注视下,黑色商务车很快就开出小区,朝着远方驶去,没过一会后,便彻底消失在了车流之中。

  又重新回到一个人状态的廖祺,凝视着姐姐离开的方向,嘴底小声念叨着:

  “卢平老师...吗?”

  “希望不是什么坏事吧。”

  呵...

  我去胡思乱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自嘲的笑了笑,廖祺没有选择转身回到公寓,而是也顺着小区的石子路,朝外面走了出去。

  尽管在刚刚没有表现出来,但自从夏洛问出了那句话,这个疑惑就一直悬浮在他的心头无法消散了。

  “我...为什么而要写小说呢?”

  写小说就是写小说,没有什么为什么...

  自己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作为蓝星上的那个廖祺,和现在的他有着不少相同的地方。

  从小父母离异,自己跟着母亲长大。

  父亲虽然有点本事,也很念旧情,让他从小就没有发愁过升学与吃穿,但说起来,十几年间,却是从未与他有过一次联系。

  母亲虽然很爱自己,但家庭的杂务和工作的压力,也让这个平凡的女人很难再分出精力,陪伴好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处小学,通常来说,像廖祺这样应届毕业生的假期都比普通的早。

  现在小学操场上,还充满在体育课上欢快玩耍的孩子们。

  廖祺忽然停下了脚步。

  是啊...

  从那时候起,自己就总是一个人了...

  没有朋友,没有玩伴,不愿意与人说话,渴望却又无法融入进别人的圈子。

  家长会时忍受着老师与同学们怪异的目光,放学回家时,在旁人爸妈接送下一个人默默寻找公交车站,家庭作业时,永远只能独自在房间内咬笔。

  小学、初中、高中...

  他也曾幻想过,自己能在篮球场上奔洒汗水,无数人可以为自己加油呐喊。

  他也曾幻想过,自己能在年纪考试中名列前茅,被老师同学刮目相看。

  他也曾幻想过,自己能在放假节日与朋友们一起出去,做些什么都好的留下青春的记忆。

  他也曾幻想过,自己能遇到一位漂亮的女孩...

  若不曾见过光明,便不会害怕黑暗。

  可惜廖祺永远不会忘记在小说中,原来世界上也是可以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会有坚不可摧的羁绊,会有甜蜜无间的爱情,会有舍己为人的友谊。

  是的,在这十几年间,他并不是一个人,无数有趣生动的小说,填满了男孩空洞的内心,拯救了他阴暗丑陋的性格。

  就算回过头去,会发现其中有太多的虚假与荒谬,可...这又怎样呢?

  人,永远不要去排斥对于美好的期待,哪怕它们仅仅只是妄想。

  于是乎,终于在高中毕业后,已然从男孩化为少年的他,第一次拿起了笔,开始书写起了自己的故事。

  动身从小学离开,廖祺来到了一处超大的购物中心。

  拥拥嚷嚷的十字路口前,是车来人往的嘈杂。

  或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或是睡眼朦胧的上班一族,也有一大早便出来逛街,穿着光鲜亮丽衣裙的年轻女士,也有烫着头发,走路外八的不良少年。

  一旦你从校园走出,来到外面的社会,这里便不再属于童话,这里是...

  成人的世界。

  不知从何开始,自己从“写小说”的神圣热爱,变成了一项目标,乃至到负担。

  廖祺停在了人行横道前,对面的红灯倒映在他的瞳孔中。

  是第一次被编辑看好,放到首页推荐的那时候吗?

  还是第一次被读者夸赞,受到了难以置信的高额打赏的时候?

  还是说...

  是第一次意识到,写小说,原来不单单只是为了带给他人快乐,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幻想与美好,更还可以成为一种...

  手段。

  一种赚钱,成名,证明自我价值的手段。

  绿灯不停闪烁,这是可以通行的意思,廖祺周围一同等待过马路的人群立马有了反应,开始移动,甚至有不少人,提前了数秒,早在变灯前就走了起来。

  不断被周围的人超过甩开,眼看短短的几秒绿灯就要熄灭,廖祺不由得也跟了上去。

  是的...

  从那时候开始,自己就是为了写而写,从无时无刻在绞尽脑汁思考剧情,变成了每分每秒都要机械式地刷新后台,查看数据。

  从无忧无虑的开心创作,到了担惊受怕的翻看每条评论,根据读者的喜好而随意改动故事。

  因为一本书的成绩太差便直接切掉,改头换面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写起了新的故事、新的小说。

  背叛了信赖自己的老读者,抛弃了自己笔下的角色与人物,欺骗了...自己心底的那个男孩。

  这样的过程被重复了无数回,无数回,直到二十岁生日那晚。

  在用毫无热情,冷冰冰的文字,干瘪的凑出了新的一章后,廖祺脑中那根紧绷的弦,终于,断了。

  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一处人行横道前,这一次的路口要比之前大上许多,因为正对面就是那所人气热门的超大购物中心。

  “呵,还说什么,自己再也不会写小说...”

  与等待路灯的人群站在一起,廖祺攥紧了拳头,嘴唇被咬出了血。

  在知道自己拥有一次重来的人生,拥有一次再选择的机会,廖祺退缩了。

  对,没错,他选择了退缩。

  廖祺是知道的,并不是小说抛弃了他,而是...他抛弃了小说。

  他...害怕了。

  害怕毫无才能的自己写不出优秀的故事,害怕读者谩骂时伤心难过的情绪,害怕...他会丧失了自己最后的那点激情。

  这,才是廖祺为什么会如此抵触写小说的原因。

  四周的人群已然有了骚动,尽管对面的路灯还是红色,可一些老手已经掌握了规律,看准了车流的动态,他们争分夺秒,好似只要能领先其他人这短短几步,他们的事业和目标就能出色完成。

  廖祺没有走,他在等待绿灯,像他这样还算遵守规则的人,也还是有不少。

  终于,通行的绿色闪烁了起来,然而正当他要与所有人一样,迈起步子开始移动时,一道有点狂妄又骄傲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哼,呼呼,终于屈服了吗?”

  “就是现在!大家,快!”

  周围的众人不少都和廖祺一样,顺着声音望了过去,而也就是这时,声音的主人忽然又变得急促起来,开始在不断大喘气。

  “开什么玩笑,不要再傻愣着了!”

  “卡...卡罗妮萨尔之灯已经被我黑曜魔神控制住了,快...快,抓紧时间通过冥河之桥,我...我要坚持不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