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水各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2510 2019.12.21 08:00

  站在回家的电车上,廖祺把自己缩到车厢的墙角,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生着闷气。

  太大意了!

  虽然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达到了吧,告诫了女孩不要将“赘婿”的创意扣到自己的头上,也算是没有违背他不做“文抄公”的原则。

  毕竟,借鉴的“创意”那能叫抄吗?

  再说了,就算真的是模仿了“赘婿”的套路,那也是祝颖颖的小说,关他廖祺什么事?

  自己明明只是,分享给了朋友一本有趣好看的小说而已,嗯,就是这样。

  以祝颖颖的天赋实力,配合上了“赘婿”这种,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是超前的小说风格,就算文笔再差,通过“祈点学院”的入学考核,应该还是板上钉钉的事。

  再说,大众小说的本质,本来也就是剧情为王,节奏其次,最后才是文笔。

  最起码在刚刚教室内,几个小时的交流里,廖祺感觉祝颖颖已经掌握了小说中,前两个最关键的点,有这样的基础,足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小说家了。

  希望她能在祈点学院中,也是她自己所选择的这条路上,有所成长,不要被简简单单地就淘汰下来吧。

  想着想着,廖祺倒是有点唏嘘了起来。

  因为很简单就能看得出来,之前在只有两人的教室内,那位活泼可爱,外加上还有点点腹黑戏精的女孩,才是祝颖颖内心真正的模样。

  虽然一想到这里,廖祺就有点想要把头扎到地里,咬牙切齿的愤恨感觉,自己给广大男性们丢脸了。

  不过,在平时的班上,乃至最开始时的排队中,女孩却只是在扮演着,一副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会出错或麻烦他人的柔弱少女。

  当然,所谓“柔弱少女”也只是好听一点的叫法。

  真要再换了个环境,当彼此间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甚至是不择手段时,还继续这样的行为,无疑便等于直接给自己贴上了“弱者”的标签。

  而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往往这样的人,都会结局得很惨,更不要提还是一位女生。

  对此廖祺毫无办法,也没有半点想要帮忙的打算,他并不是圣人,也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人性格的强大超能力。

  人格这种东西,一旦被塑性下来,除非遭遇重大的变故,否则绝大多数人,一生也不会改变。

  毫无疑问,祝颖颖的这种天然想要“示弱”的想法,是一种因后天环境造成的,极度不自信的外在体现。

  希望“赘婿”的成功,能带给女孩多一点的信心吧。

  廖祺感慨了一番后,便也只将这些,当成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回忆,存放在了脑海的某个角落。

  或许当某一天,女孩真的成功出名时,自己也还能看着电视上对方的面孔,喊出“哦,原来是她!”这种话,想起来还曾有这样的一段经历。

  毕竟,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走“写小说”的这一条路。

  那自然,跟注定会考上祈点学院的少女来说,两人的轨迹便已经完全脱离,不会再有半点交集。

  呼...

  长吐一口浊气,廖祺抬头望了望在车厢前的电子站台板,补习班距离记忆中自己的家并不算远,且很是方便,一趟电车便可以直达。

  说起来,自己所处的这所叫做Z市的地方,放眼全国,也只是充其量的二线城市而已。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廖祺对于这个国家,对于各方城市的命名吐槽,可以别这么糊弄吗?想个正常一点的名字有辣么难吗!

  懒,绝对是太懒了吧?

  “叮,虋纞路站到了,请诸位乘客有序排队,先下后上,不要拥挤...”

  哦,还算有点良心,最起码没偷懒到连车站名都懒得起。

  随着电子播报的响起,车厢内一阵骚动,不少人都从座位上站起,走向了车门,这个时间点的,基本上都是些刚下班的社畜。

  但值得一提,也是让廖祺感到颇为有趣的是...

  就是这样一群西装打领,或是穿着套裙正装的人,有不少,却是在坐车的闲暇之余,捧着本实体的单行册小说在看得晶晶有味。

  从走出补习班的教室开始,一路上各式的小说宣传海报,出名小说家的新作预告,或是哪本小说被决定被影视游戏化。

  诸如此类的广告层出不穷,走到哪里都可以见到,就连现在的电车车厢内,也同样是如此。

  而更让廖祺无语的,就在他对面,那张被贴满了大半个电车墙壁的小说广告,居然还是...

  那本上课时,才被他吐槽过的,在都市类八月畅销榜排名第一的“重生之校花姐姐爱上我”这样光是给廖祺一看,就差点出戏,尬到不行的书名。

  然而偷偷环顾下周围其他人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异色,仿佛很普通平常一样。

  这无疑是让廖祺再一次感受到了,小说家这种职业,在这个世界上被人们重视的程度,以及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对于娱乐的标准有多低。

  不过你别说,这本“重生之校花姐姐爱上我”虽然书名起得花里胡哨,可人家作者的笔名,倒是很朴实无华,非常简朴。

  水各。

  应该是个...嗯,龌龊无比的闷骚死宅吧?

  这...你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

  无视了来自理智的质问,廖祺动用感性,瞬间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百八十公斤的死胖子,小小的眼睛戴着个黑框眼镜,一脸猥琐淫笑地坐在电脑前码字的场景。

  咳咳...

  好吧,他承认无论是在哪里,他总是很嫉妒这些成功出色的优秀小说家们。

  这些可恶的人生赢家,让我小小的意淫安慰一下总不过分吧!

  还在廖祺这么想着的时候,电车倒是驶入了站台,开始慢慢减速,最终稳稳地停了下来。

  看着在车门外不少晃动的人影,显然这是个客流量很大的热门站点,廖祺下意识地朝角落又靠了靠,找到了个绝不会被挤到的舒适位置。

  这是他多年来在蓝星上总结下来的经验。

  不过接下来,倒是出乎了廖祺的意料。

  随着“咔”的一声车门开启后,所有的大家,都是意外得很有秩序,真的每个人都做到了先下后上,没有半点推搡和着急。

  随着最后提示铃响后,电车的车门重新闭合,车厢内的乘客虽说足足多了一倍,可却又没显得有廖祺想象中的那么挤塞。

  明明只要每个人稍微守序下,也可以做到大家都舒心的嘛...

  廖祺心里嘀咕了一句,可视线却是不自觉地飘到了,在新上来的这些乘客中,很是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穿着学校制服的三位年轻女孩,三位!

  和自己同一届但不同学校的初中毕业生、应届假期出来玩的、短裙。

  结合了脑海中关于对方校服的记忆,以及对于现在时间点的逻辑分析,廖祺解决了前两个出现的问题。

  正当他在心底发誓,自己绝对只是在研究,关于为什么“初中的校服可以穿裙子”这种严肃的最后一个问题,而准备将视线稍稍向下移动时...

  这三位准高中生的年轻女孩,却是有两位,注意到了在电车车厢里,那个“想不被注意到都很困难”的小说广告。

  紧接着,其中之一,脸上带着点雀斑的女孩,非常兴奋地,拉了拉最后那位,戴着个呆板眼镜,从上车以来,就一直在低头看书的同伴。

  “楚楚,你快看!”

  雀斑女孩指着那张“重生之校花姐姐爱上我”的广告小声喊道:

  “是洛神的新作耶!”

  ...

  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