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关于我家姐姐是个变态这档子事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2487 2019.12.24 20:00

  “叮,下一站龗麤街将在五分钟后抵达,请有需求的乘客做好准备,提前排队...”

  电车的播报声在车厢里响起,让四人间的气氛随之一顿。

  廖祺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刚刚还有说有笑的三人组,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下来。

  “话说回来,不能光是我们一直在说吧,你也分享分享,就比如说...嗯,在你们祈点培训班上,老师有没有传授什么秘技?”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电车上的站台信息,傲娇少女主动向廖祺谈起了这个话题。

  其实,当她得知廖祺是参加过正规培训班时,依依就在心底打起这个小算盘了。

  因为如果能从廖祺这里,打听出什么关于祈点入学考核,有帮助的情报的话,那对于自己的好友,眼镜妹来说,绝对算得上意外之喜了吧。

  不过,还没等廖祺回话,一旁的眼镜妹,倒是先急忙摇起头来,连忙摆手。

  “不...不用了,这些都是每个小说家很隐私的东西,怎么能这么随意就拿出来说!”女孩的神情很是认真,就像是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你...唉,好吧。”

  看到这副模样的眼镜妹,傲娇少女依依也只好罢休。

  “但如...如果可能的话,不知道这位同...”

  眼镜妹突然像鼓起了很大勇气,第一次与廖祺对视了起来,不过很快就打起了磕巴,她这才发现,聊了这么久,自己连人家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好在,廖祺这时候很贴心的说道:

  “我叫廖祺。”

  “廖...廖祺同学,不知道你能不能谈一下,如果换做你是个弟弟,我是指,假如,你当成了这本小说中,那位弟弟的话,你会是怎么想?”

  眼镜妹确实意识到了,她作为小说家,最大的缺陷之一,便是不懂异性,只会以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进行创作。

  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为了能做出突破,她要尝试着去了解异性的感受。

  电车的播报声让眼镜妹意识到,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都问不出口的话,那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有可能了。

  因此,咬紧牙关发起狠心,眼镜妹终于不再害怕和犹豫,向廖祺问出了这个盘旋心底已久的想法。

  有些时候,往往在自己眼中,一件看起来轻松简单的事情,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难如登天。

  面对眼镜妹的请求,廖祺当然是点头答应,毕竟自己也算是间接白嫖了很久,总不能连人家的这点小小要求都不满足吧?

  心中这么想着,廖祺顿时也打起了几分精神,态度认真了起来。

  眼镜妹的这种做法在业界很常见,每位成功的小说家,其笔下的角色与人物,都绝不会是单凭一己之力而想象出来的。

  所以多多观察,去采访理解现实中,不同人的想法和认知也是非常重要的。

  据说在蓝星上的某位业界大佬,就是因为写到了和传销有关的情节,然后为了能让读者们,深刻的体会到其中的可怕和危险...

  这位大佬一拍大腿,竟然决定亲自走险,孤身一人潜入进了传销组织,进行秘密取材。

  而作为结果,在历经三个月后,这位大佬和外面的警察们里应外合,一举端掉了对方的大本营,破获了本市有史以来最大的案件。

  特种兵?华夏龙组?精英特警?

  传销组织的头领直到服刑前,还不停猜测着,自己组织内潜伏着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厉害人物。

  由此可见,小说家们一个个的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

  哦,顺带一提,作为这个故事的结尾,等到这位大佬英雄归来,整理好了满满的一骡资料,脑海中全是不断涌现的情节,正要爆肝码字时...

  他才悲催的发现,原先自己那本超火的小说,早就已经凉得不行了,坟头的草都快要长到比人高了,连上香做法的人都没影了。

  要问原因?

  开什么国际玩笑?

  停更三个月还想要读者,您是谁啊?

  总之,小说就是这样一种要超脱于现实,却又要基于现实的神奇产物。

  “我如果是个弟弟的话...”廖祺先是重复了一边眼镜妹的问题。

  接下来的他闭上眼睛,准备将自己代入情节,作为同行,廖祺知道这种时候一定要把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才会对作者产生最大的帮助。

  “咳咳,嗯,我如果是文中的那位弟弟的话...”

  把那句怎么想都觉得是在骂人的话,稍加修改下后,这就舒服多了嘛...

  廖祺重新闭上了眼睛。

  可惜...

  几个呼吸间后...

   wdnmd!

  舒服个鬼啊!

  在眼镜妹期待的目光中,在雀斑女孩好奇的眼神里,在傲娇少女依依等待的注视下,廖祺却是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不对劲。

  我TM的不就是个弟弟吗?

  还如果个屁啊!

  你这让我怎么谈感受啊!

  下意识地睁开眼,但迎面对上的,又是对面三人组那“热情”的视线,廖祺张了张嘴。

  “呃,那个....”

  “怎么...怎么样,能说出些什么吗?”眼镜妹看起来像是比廖祺还紧张,她攥紧小手,额头甚至都有点出汗。

  “哎呀你这个人!快说说啊,你好歹作为个男生,到底是怎么想的!”雀斑女孩看着廖祺半天不说话,也挺着急。

  “呵,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吗?”至于本就心情不太好的傲娇少女,依依更是直接嘴臭起来了。

  此时的廖祺,真的是有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这就像我们看那些搞笑有趣的桥段,什么主人公亏成首富呀,什么究极修罗场啊,什么渣男必须死嘛...

  事不关己,当然吃瓜得开心,更还是力求让作者能赶紧“加大力度”继续搞事。

  可一旦等某一天,真当你投错买卖,尽管是阴差阳错,让你反倒赚了大钱,可那时候的你,别说是笑了,后怕都还来不及。

  更不要提那种,两个女生为你争风吃醋,打来打去的修罗场情节,搞不好一个失误,别说我全都要了,真是连一滴也没了。

  至于打着渣男擦边球的,真要是当事人,呵呵,诚哥可还在天上看着你呢,先考虑下怎么保住自己的狗命吧。

  而现在的廖祺,完完全全正是这种感觉。

  “如果我是那个弟弟,我会感觉...很兴奋,也很得意吧。”当着三位少女的面,他忍着头皮说道。

  “毕竟你想啊,虽然我们是姐弟,可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如果能又是亲人,又是恋人的话,两件如此快乐的事情叠加在一起,明明应该会变成双倍的快乐,但为什么...咳咳,不好意思。”

  廖祺一不小心差点说顺嘴,连忙摆手重新讲道:

  “总之,若是作为当事人的话,我肯定会变成个姐控吧,但一定也要不能表现出来,而作为姐姐,那种表面高冷寒霜,实则是隐藏的深度弟控,这种属性实在太梦幻了!”

  “两人相互傲娇,又暗中相互帮助,共同成长,最后赤诚相见,互吐真心,修成正果,简直不要太美好!”

  太美好...个屁啊!

  我才不是什么姐控好吧!

  再说,能公然在大众面前,写出自己爱上弟弟这种剧情的姐姐,就算只是虚构的小说,可也已经明显不能用弟控来形容了吧?

  这分明,分明就已经是...

  是变态了啊喂!

  在?

  关于我家姐姐是个变态这档子事,到底要怎么办,在线等,很着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