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上当了!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2232 2019.12.20 19:30

  “啊!怎么都这么晚了!”

  祝颖颖望向窗边,黄昏的余韵倒影在女生的眸中,她惊讶状地捂住嘴巴,总算是发现了这个事实。

  “是啊,现在都已经是下午的六点零七分了,哦不,应该用傍晚来形容更合适吧?”

  廖祺点了点头,故意在说话时,并没有去看手表。

  “对...对不起!我太差劲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耽误了廖祺同学这么久的时间...”

  祝颖颖双掌合拢,放在胸前,非常慌忙地在道歉。

  “没有啦,没关系的,我其实也不是很介意。”

  廖祺装作随意似地摆了摆手,语气很友好地在说着,却又是在无形之中,将他总结出来,学生时代的又一大特技使用了出来。

  即,越是当别人认为对不起自己时,自己就要越是表现得毫不在意,这样一来,便越是能使对方的愧疚翻倍。

  说实话,现在的廖祺很是郁闷。

  辅导班的下课时间是下午三点钟,按照廖祺的剧本,他原本只打算,撑死花上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指点和拯救一下这位绝望中的少女。

  可谁知,自己同桌女孩的天赋,却是要远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才一用力,人家就直接进入了高潮状态,根本连停都停不下来。

  咦?为什么分明是一件很正经的事情,可说起来反而有点色情的感觉?

  但不管怎样,廖祺就算再无奈,也不会在女孩进入状态后,去做强行打断别人思路的这种缺德事。

  在创作者的世界中,这就好像那些玄幻小说中的“悟道”打坐,这种玄妙的状态一旦被打断,再想要进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说起来,会造成眼下场面的原因,廖祺本身也是占了很大的一部分责任。

  因为他同所有人一样,潜意识地将身为女孩的祝颖颖,归列到了“笨蛋”的行列,完全没想过,女生能真的在写小说上拥有天赋。

  所以说这就是“歧视”的可怕,往往在你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悄然地在影响着你的判断。

  自认倒霉的廖祺,活生生地是被女孩白嫖了三个小时。

  而终于等到女孩自己意识到这一点后,心底早就怨念颇深的廖祺,当然是要借此机会,好好的发泄下了。

  “廖祺同学其实是超不耐烦的吧!毕竟...不看表时间都记得那么清楚!”以祝颖颖的聪明程度,自然是听出了廖祺的意思。

  然而,紧接着。

  作为应对的方式,女孩那一对似水地眸子里,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便仿佛多出了几抹雾气,楚楚可怜地表情被瞬间搬上了脸蛋。

  “和...和我在一起,真的就,就...有那么让你讨厌嘛...”

  光是用柔弱地声线说话还没完,更要命的是,女生嘴上说着的同时,上半身也微微向前倾斜,朝廖祺的方向贴近了几分。

  作弊!

  裁判,她在开挂!

  “咳咳...怎么会,没有哪个男生,会讨厌和像祝颖颖同学这样可爱的女生共处一室吧?”廖祺承认他确实很没有骨气。

  “真的吗...”似乎是因为廖祺的话,而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祝颖颖嘴下没听,继续小声追问着。

  “真的。”

  从面前若隐若现的雪白半球上移开,咽了口吐沫,廖祺很是坚定地回答道。

  “可是那...廖祺同学的考核小说,该怎么办?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在我身上,会不会影响到廖祺同学的创作?”

  祝颖颖仍还是低垂着脑袋,现在的女生,又好像变成了个做错事的小孩。

  “呵,区区一个五万字的开头初稿,就算只剩半天,我也能...”

  廖祺话才说到半截,就对上了女生抬起头后,那对漂亮眸子中的狡黠神色。

  该死的初中生!

  该死的小处男!

  上当了!

  立马意识到这一点后,廖祺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他僵硬地闭上了嘴,和对面的少女对视了许久后,才缓缓再次开口道:

  “祝颖颖同学,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这回的廖祺,语气中充满了不友好。

  “什么嘛,还不是廖祺同学先玩弄人家的,随随便便的就把那么厉害地创意告诉我,弄得人家到现在还浑身发软,脑子晕晕的...”

  女生说完咬住了嘴唇,粉嫩的脸颊上升起了片片的潮红。

  她在得到了廖祺上一句的准确得答复后,便彻底放心了,在证实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猜想后,女孩此刻的心情充满了愉悦。

  毕竟,祈点学院的入学考试,确实是难,但这个“难”仅仅只是针对像她这样的“普通人”而已。

  对于能想出“赘婿”这种开头的超级天才来说,考试无非只是个象征意义吧?

  “祝颖颖同学,我觉得相比于小说家,演员或许更适合你,还有,请不要再用这样,容易令人产生误解的话。”

  犹如进入了贤者模式的廖祺冷冰冰地说道。

  “好啦好啦!放心,我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唔...这么想想,班上的大家,甚至连来自祈点的老师,都被你骗得好惨呢!”

  祝颖颖见好就收,知道这招对廖祺不管用了后,便立刻转移起了话题,做出了保证。

  脸色总算缓和了几分,现在的廖祺只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他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总之,随你怎么想,可如果到时候,真要有人问起来,还请不要提到我的名字,所有的创意都来自于你自己,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告辞。”

  说完,廖祺丝毫不拖泥带水,将早就收拾好的书包拿上后,便直径从女孩的身旁走过,板着一脸苦瓜色的表情,快步离开了教室。

  “唔,又是这种倔脾气嘛,一点都没变呢...”

  空荡荡地教室内,只剩下了女生一人,祝颖颖望着廖祺的背影,喃喃自语着。

  “所以我就说嘛,像廖祺同学这样的人,果然还是不可能交到朋友什么的吧?”

  “还有,为什么...明明有这样的天赋和才能,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隐藏起来呢?”

  女孩眼中闪烁着好奇与思索的光芒。

  不过很快,当目光移向了放在桌面上,那张写满了关于“赘婿”题材的小说大纲时,祝颖颖回过神来,很小心翼翼地把它保存了起来。

  “算了,还是先照顾好我自己吧,这么棒的创意,绝对不能辜负了廖祺同学,祈点学院...一定要考上!”

  女生打气状地拍了拍脸蛋,可之后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回是真的情不自禁地,泛起了朵朵的红晕。

  “希望到时候...”

  “还能和廖祺同学成为同学吧。”

  目光不由得又落到了教室的门口,祝颖颖用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轻低呢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