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单单只靠努力的话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2178 2019.12.31 08:25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从窗边洒过,初日温柔的暖阳充满了房间的角落,树梢上不知名小鸟的啼鸣声不绝于耳,好似,似...

  额,好吧,这么高的位置要还能听到树上的鸟叫,就TM的太离谱了吧?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的廖祺,迷迷瞪瞪的从睡梦中醒来。

  昨晚的他由于一口气看完了桌上所有的小说,结果不知不觉,就因为太过疲倦而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就这样,睁开朦胧的双眼,然而,第一眼引入廖祺眼帘的,却是一张近在咫尺,就快要被贴在一起的绝美脸蛋。

  “吓!”

  仿佛受到了极大惊吓的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廖祺一瞬间困意全无,彻底清醒了过来。

  紧接着,他怒气冲冲的看着此时正半跪在自己书桌旁的姐姐夏洛。

  “呀,有这么开心的嘛,见到姐姐我~”看到廖祺醒来后,夏洛也从书桌旁站了起来。

  我开心你个大头鬼啊!

  这完全是被你吓的好吗!

  “我不是说过了,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要擅自进我的房间嘛!”廖祺有点生气地说道。

  “唔...这也不能怪姐姐我呀,谁叫我喊了你好几声要来吃早饭了,可你却丝毫都不搭理人家呢。”

  夏洛有点委屈的说道,随后又指了指四周的房间。

  “再说了,我要是不进来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弟弟每天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猪窝里...”

  经过姐姐这么一指,廖祺才发现,现在自己的这间屋子,完全是已经焕然一新了,大变摸样了。

  床被都被好好的叠在了一起,地面上的纸团与衣物也全部消失不见,垃圾桶换上了新的袋子,就连...

  连自己最为混乱的书桌,也变得干净整洁了起来。

  只见所有装满小说稿的文件夹与资料书,都被很好的整理分类,有条不紊的排列整齐。

  “哼哼,怎么样,姐姐我厉害吧?”

  夏洛得意洋洋的抬起了她那白皙的下颚,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再说要赶紧夸我。

  “这...这点小事,只要闲下功夫来,我...我自己也能做的好吧。”

  廖祺故作嘴硬的心虚回应,因为他知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个前置条件的“闲下功夫”恐怕永远都不会到来。

  “说起来,弟弟,你也真的是很有在努力了啊。”

  “姐姐我真是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呢,居然为这次考试准备了这么多。”

  夏洛的视线放到了书桌上的那一册册小说初稿上,语气中带着些许的高兴与欣慰。

  然而,就连在廖祺都注意不到的双眸深处,却是闪过了一丝烦躁的阴影。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明明不需要你去做什么...

  明明只要再稍微忍耐一下,再多给我一点点时间就好...

  为什么...

  背到身后的双手用力的纠缠在一起,甚至连指甲都被深入肉里也没有察觉。

  夏洛明面上还是一副温柔姐姐的样子,可在这之后,下一秒间的说话口吻,却是开始不一样了起来。

  “不过嘛,廖廖,不是姐姐想要打击你,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很多时候,并不是只单单靠努力,就可以达到的哦。”

  话音落地,房间内,两人间突然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廖祺倒不是说在意夏洛所说的话,虽然这也的确,能看出很多东西来。

  但更令他感到新奇和有趣的是...

  就在刚刚的那个瞬间,那个说话时的姐姐,却是仿佛完全跟变了个人似地,并且,这里的“变”并不是指相貌与声音,而是...

  一种不受控制,完全无意识散发出来的...

  气质。

  如果非要廖祺来比喻一下的话,就好像是在昨晚深夜的那场连绵阴雨。

  冰冷又昏暗,以及那令人感到难受的粘稠潮湿感。

  “啊!不过嘛,我相信以廖廖的水平,区区祈点学院这种小考核,通过是毫无疑问的啦!”

  “嗯嗯,到时候姐姐可是会在学院里好好等待你的哦~”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姐姐夏洛。

  少女的脸上难得一见的多出了几分慌乱,似乎就像是将心底的话脱口而出后的懊恼与后悔,她尽全力的补救了起来。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

  “再这样下去,我特地为整宿熬夜,努力用功的弟弟做的爱心早餐,可是该全都要凉了哦!”

  “好好刷牙洗脸后,就赶紧到餐桌那边吧,姐姐我先过去啦。”

  夏洛伸手爱溺地摸了摸廖祺的头,随后转身从房间内走了出去。

  就这样,在临走前,还不忘给廖祺办个鬼脸,嘟着嘴,弄出了个做作般的可爱表情,小声提醒道:

  “再说一遍,要赶快哦!饭菜凉了的话我可是会很生气的!”

  “知道了!”

  廖祺没好气的嚷嚷道:

  “把门也关上,我要换衣服!”

  “呜呜...廖廖好凶,记得以前小时候的你,可都是哭着嚷着,让姐姐我来帮你穿裤...呜啊好痛!”

  “给我出去啊!”

  一把将手边的靠枕,朝着死皮赖脸还倚在门边的夏洛扔了过去,总算是没让这个变态姐姐继续往后说下去。

  到头来还是廖祺跑着到门边,自己“嘭”的一声关上了屋门。

  呼...

  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毕竟一整晚都是坐在书桌旁睡觉的,这种感觉可绝不好受。

  从衣柜中准备好要更换的衣物,廖祺朝自己房间内的洗手间走去。

  幸好每个屋子的洗手间都是独立的,不然就凭刚刚夏洛的痴女表现,廖祺非得疯了不可。

  用有些烫烫的热水冲刷着肌肤,淋浴一番后,廖祺顿时感到好受了许多,之前因熬夜所带来的不适一下消失了不少。

  没过五分钟,廖祺便洗漱完毕,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

  别问,问就男生洗澡就是这样的快。

  重新坐到了书桌前,廖祺借着吹风机在烘干头发的功夫,在脑中又不禁闪过了姐姐夏洛之前的那副样子和话语。

  “单单靠努力...吗?”

  呵,什么嘛...

  廖祺忽然笑了起来,他将目光放到了桌面上,被姐姐夏洛整理码放好的那数本之前的“自己”曾写下的小说初稿。

  “说到头来,还埋怨我不愿意看你写的小说...”

  “而换做你自己,又是怎么样呢,还不是也连看一眼自家弟弟写的东西,都没有兴趣吗?”

  “毕竟...”

  关上了吹风机,廖祺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去。

  “如果你真的看了的话,哪怕只有一眼,你也绝不说再说出...刚刚的那番话!”

  “你的弟弟,他所拥有的,可绝不单单只是努力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