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才不会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枯燥无味历史小说?

我才不会写小说 黑色暴击 2845 2019.12.17 17:30

  蛤?

  廖祺停下了手头的动作,朝旁边的座位上看去。

  只见此刻的女生,已经从桌上抬起了头,一张圆乎乎的小脸蛋上挂满了泪痕,通红的眼睛里依稀还能见到几抹泪光。

  可就是在这副惨兮兮的模样下,当发现廖祺看过来时,祝颖颖仍也勉强着做出笑容,但是没过一会后,却又很快不好意思地把脑袋又低了回去。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廖祺转了转头,确定了教室内只有他们二人后,伸手指着自己,很是不解地问道。

  “啊?”祝颖颖被廖祺的问话弄得一愣,这回轮到她没反应过来了。

  “是是,是啊...”

  “那你谢我干什么,还有干嘛最后又要道歉?”廖祺挠了挠头,满脸的奇怪。

  “我...我就是,那个,那个...刚刚,谢谢你能...帮我出气。”

  女生说话时拽着衣角,眼神慌乱的四处乱晃,完全不敢和就在旁边的廖祺对视。

  再怎样好脾气的人,被别人当面挖苦嘲笑,内心底也是完全不好受的,平日中的祝颖颖,一直都是选择默默忍受,这份只因为性别而带来的歧视。

  她相信靠着自己的努力,以及尽力的去迎合班上其他的大家,总有一天,是也能够与所有人相处融洽的。

  可祝颖颖不知道的是,恰恰正因为她自己这种“卑微”的心里,才越加导致同学们加深了对于她歧视的印象。

  抽签考试被分配到了自己最不擅长的“历史”分类,明明已经非常难受了,却还要继续承受着,来自同班同学们的讽刺和欺负。

  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根稻草,内心中一直以来受到的委屈,如同在那个瞬间被全部爆发了出来,这是祝颖颖第一次当众在教室里哭泣。

  因此,当听到自己的同桌,这位班上唯一未曾用有色眼光看过自己的男生,会毫不犹豫地,一口气谢绝了眼镜男的写作会邀请。

  要说祝颖颖的心底,没有一点触动和感激是不可能的。

  毕竟谁都知道,能多一人参与讨论,小说的思路和构架就能多扩充几分,即便大家都是菜鸟,却也是对于考试来说有巨大帮助的。

  所以,每当抽取完各自的小说分类后,相同一类别的同学们组成小组,几乎已经是历届入学考试的默认传统了,当然,这要排除去那些极个别的“天才”以外。

  在祝颖颖看来,廖祺同学肯定是还没达到“天才”的程度,然而他依旧还是拒绝了眼镜男的邀请,果然就只可能是为了帮自己出气了吧?

  不过,好听一点是叫做“出气”,可换句话来说,也...也就像眼镜男口中的,是...是在“讨好”自己吗?

  难,难道真的说...

  祝颖颖只感觉此时脑中乱乱的。

  就在女生这边因为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而感到完全喘不过来气时,廖祺这边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哦,这个啊,嘛,咳咳...怎么说呢,其实我也看他们很不爽啦。”摸了摸鼻子,在祝颖颖的话后,他这才明白了过来。

  廖祺顿时有点心虚的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个借口唐塞了过去。

  扪心自问,当时的他完全没想到这一点,只是非常纯粹的拒绝而已。

  论纯粹的写小说天赋,或许廖祺不敢说自己能超越这里的每一个人,配不上“天才”的二字,但要论经验和阅历的话...

  早就浸泡在蓝星小说数年的他,绝对可以被称之为“怪物”了吧。

  随随便便调查下市场,搞清楚当下读者的口味和风向后,廖祺的脑中有无数个新颖有趣,乃至到足以“震惊”小说界的爆火题材呢。

  所以说,脑子进水了才会还参加那种互助小组,扮猪吃虎也要分对象啊。

  很明显像眼镜男三人组的级别实在太Low了,这些放到小说里,恐怕连名字都没有的小配角,都是要被直接一笔带过的好不好。

  廖祺越想越对,在心底狠狠地点了点头。

  不过坐在一旁的祝颖颖,可不知道自己对面男生的内心活动,她很快就露出了担心的申请,很小声地弱弱问道:

  “那...廖祺同学你没有问题吗,不参加他们的互助会,你...你的考核小说该怎么办?”

  “这个啊...”

  祝颖颖话后,思索地抓了抓头发,实话实说,廖祺在心底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当然,他倒不是在烦恼“如何”去写,而是在琢磨自己到底还“要不要”写。

  根据记忆,这所“祈点学院”是全国排名第一的超级高中,同时也是只面向与“小说家”的“圣地”般存在。

  换句话来说,一旦自己真决定入学,那就等于廖祺还是默认了,这一世的自己又要重新走回了写小说的老路子。

  嗯...

  要不,老老实实地屈服于命运,乖乖一路靠抄,先震惊班级,再震惊全校,最后震惊业界,最终成为一代大神名留青史?

  想想好像也挺无聊的,跟个几百年前的套路文男主一样...

  所以...

  不!

  我才不会写小说!

  打死也不要!

  正当廖祺心底又“坚定”了一遍信念时,从坐在对面的祝颖颖视角来看,却是像廖祺在说道半截时,转而开始盯着她发起呆来。

  果...果然吧?

  廖祺同学真的是对我...

  一瞬之间,女生像是想到了什么,朵朵红晕在眨眼间遍爬上了耳尖。

  祝颖颖慌乱的把头转正了回来,抿着嘴唇,在廖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有种下定决心摸样地,突然又道起谦来。

  “对...对不起,廖祺同学,我...那个,我还没有要交,交男...男...”涨红了脸,可祝颖颖死活也还是没办法从嘴中把那个名词说出来。

  “总之!我不能也再连累了你,我...我们不能一起学习。”胸口大幅度的在上下起伏,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像是抽干了女生全部的力气。

  “哦哦,嗯,这样啊,好的,没问题...”

  还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廖祺,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还一直盯着人家女生呢,直到此时此刻,对方开口后才回过神来,又是满脸的困惑。

  “啊?等等...啥玩意?”

  为什么又道歉了?

  还有,就算不知道为什么吧...

  但...

  被这样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总感觉自己还是很受伤的样子啊喂!

  这时的廖祺,忽然有点能体会到当初眼镜男的感觉了。

  “你...你抽到的是游戏分类,只要好好构思下,五天的时间虽然有点紧张,但我相信,以廖祺同学的能力,一定,一定可以写出很棒的小说开篇的。”

  “而我,我...”

  祝颖颖慢慢平复下来了波动的情绪,她目光低垂,有点认命似地继续说道:

  “我是历史类,已经完蛋了...就算是再多给我五天的功夫,可也就像李杰同学说的那样,对于历史一窍不通的我,根本就不可能写出来什么故事。”

  “我...”

  女生说着说着,眼中又泛起了泪花,桌面上的双手紧紧纠缠在了一起。

  祝颖颖仿佛回忆起了,当她接触到第一本小说时,那种完全移不开目光的痴迷与喜爱。

  她仿佛回忆起了,当她在毕业典礼时,被检测出具备创作能力的“灵洞”天赋时,周边人那种羡慕的眼神,以及自己内心的那种吃惊和兴奋。

  她仿佛回忆起了,当她第一次尝试从“读者”到“作者”时,当她苦思冥想,通宵了一整个晚上写出来的,独属于她的一章小说时,那种发自心底的愉悦与欢快。

  “我只会写...能让我感到有趣的东西,历史小说对于我来说,太...太枯燥无味了,我,我连读都不下去,更是绝没可能去写了。”

  “所以...”

  桌面上白皙的双手不再纠缠,而是失去力气般地平摊在上,女生转向廖祺,露出了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带着哽咽声地最后说道:

  “所以,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没法成为小说家了。”

  ...

  回应祝颖颖的,是教室内的一阵沉默。

  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现在女生的这副摸样,不知为何,让廖祺不禁看到了在前世,因为高烧不断,而最终导致高考落榜时自己的影子。

  呼...

  不甘心,嘛?

  谁都希望有人可以在自己最黑暗时,化作为光,将自己从绝望的深渊拉出,只可惜,大多数人都遇不到那束“拯救”的光芒。

  轻笑一声,上扬起了嘴角,廖祺充满挑衅味道的声音,在祝颖颖的耳边响起。

  “呵,枯燥无味历史小说?”

  “谁告诉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