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疾风挽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贪狼之握

疾风挽歌 琴音八絶 2306 2019.02.11 23:09

  吕布来到长安已是数日,逛遍了长安各处花街,最为留恋的却是天音楼。

  那日一件天女花影,满身软骨,绕梁飞舞已是惊艳,可是等到舞女貂蝉出来,吕布才是一见心动,沉醉于貂蝉的一颦一笑。

  可是天音楼并不是日日都有此二人出场,虽说每日宾客络绎不绝,但两位招牌女子似乎不按套路出牌,偶尔门可罗雀方才天亮,二人就出来唱曲跳舞,有时候等到日暮,月上柳梢,天音楼里雅间包完,就连只能站着的看台上都摩肩接踵的时候,二人却千呼万唤不出来。

  吕布思念貂蝉却不得相见,于是欲望重叠,日甚一日,在别的花街柳巷寻了许多姑娘,却终究不是滋味,连白日里与七皇子刘邦开会商讨政变大计,吕布也是看着刘邦周瑜二人争得面红耳赤,否决了一个个方案,自己却一言不发。

  周瑜和刘邦都以为吕布是一介武将不知谋略,却不知道吕布满脑子想的都是貂蝉的起舞身影,红袖添香,美目流转,一颦一笑。

  “今日如果再等不来貂蝉,老子就掀了这天音楼!”吕布打定主意,在日暮时分走进天音楼的大门。虽然有门前妙女子看见吕布身披神甲,玄铁光泽与众不同,一拥而上的迎着吕布,吕布左右推开,心想这些庸脂俗粉,差了貂蝉百个台阶,怪不得只能在门前迎客,上不得大雅之堂。

  华灯初上又是夜,青楼公子心千千。

  众人苦等多时,天女花影应了人潮呼声自三楼一跃而下,一根凌白色的轻纱缠绕着她纤细的腰身,上下翻飞之际,众人都是大呼过瘾。

  吕布却扫兴喊道:“老子看着天女花影不过如此,还是让貂蝉出来见客!”

  众人一片欷歔,有的叫嚷着:“你懂个屁,花影的杂技肉骨,我们白看不腻,凭什么说比不过貂蝉。”

  接着也有人鸣不平,说是貂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

  吵闹声越来越大,直到一位美人穿着红色的绫罗出了大厅,说是穿着红绫罗,那是因为此女身上出了几丝绫罗,也找不到其他衣服,肤如凝脂,都在众人眼底。

  天女花影白了轻装出场的貂蝉一眼:“小妹大冷天的穿的这么少不怕冻着啊?”

  貂蝉妩媚的眼神扫视周人一圈的道:“姐姐哪里话,这楼上楼下的看客热情似火,早把奴家热得慌了,大家说对不对?”

  众宴客都貂蝉倾倒,一时之间都闭了嘴巴看着貂蝉。

  天女不服气的继续表演,貂蝉起舞相合,却好似在舞中始终迎合着天女花影。

  花影见貂蝉甘当绿叶烘托自己的柔骨杂技,便展了笑颜。

  吕布虽然看不懂舞蹈,但见貂蝉似乎有意无意的在跟花影道歉,心中怒气上来,便推开人潮,走到舞台近处,对着花影便是一记贪狼之握,这一招地境技能虽然动作不大,却能在五步之内,锁定对方魂灵,只见花影在空中依仗白绫的身形停滞半拍,轻功一旦停下,花影就坠落下来。

  貂蝉与天女平日虽然打打闹闹,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见花影突然跌倒,不明就里之际以为花影杂技失手,便无暇思索使出了地境技能缘·心结。

  貂蝉凭空消失,转瞬之间出现在花影身下,妖娆身姿拖起花影,花影随即施展轻功蜻蜓点水一般的停在貂蝉肩头。

  众人都以为这是二人的舞蹈合作,都是大呼过瘾。

  花影落了地上来,挽着貂蝉说:“刚才有人对我试了暗算,我不知道是什么功法,但是我的灵魂好像都被锁定,才让我的轻功停滞,从白绫上掉了下来。”

  貂蝉一片朝着各方看台的观众挥手,一面轻声回道:“姐姐可看见这台下站着的看客里最前面的那将军模样的人,这个家伙刚才只是轻轻把左手对着我们一握,姐姐便跌落下来。起初我只是以为他如同其他好色看客一样在冲我们轻薄,现在姐姐这么说,我看他一定是一个灵修出身的武将。”

  花影道:“长安现在大肆追捕灵修,你刚才那一招缘·心结是躲不过灵修出身的武将眼睛的,若这家伙是来找我们麻烦的,我们现在就得去告诉琴师,早做准备。”

  花影说罢退出舞台,留下貂蝉继续做舞,引得地下看客欢呼雷动。

  许烟在琴音阁与京香郡主作伴一日,练琴不懈,待把初雪最开头的三个小节弹奏出来,让京香也为之侧目。

  许烟弹完看着京香道:“师傅,我可是对的?”

  京香道:“没想到你这个小白脸,学琴还挺有天赋的,这才一日,已经学了吹雪的三个小节。要知道,一般人学琴,光是五音之别,就要思量敲打一个月打基础,你倒好,光是我弹你跟,这一日我也没说什么别的,你就能模仿出三个小节。”

  许烟道:“我的师父大人,哪有师父叫自己的徒弟做小白脸的,若我是个小白脸,那您可是小白脸的师父,是个老白脸了?”

  京香把手边的茶杯一把砸给许烟。

  许烟想也没想就一手接住了。

  京香见了许烟的身手道:“我这一掷,受伤虽然没有用什么功夫,但普通人怎么接得住扔出来的茶杯,连茶水也不洒出来的?你小子,是个灵修吧?可知道现今皇爷爷下了命令,所有的灵修都要被抓起来?”

  许烟变色,连忙道:“师父大人,郡主师父,我可是你的徒弟,你看我这一天的进步可大吧,你难道要给你皇爷爷通风报信,把你自个儿的徒弟也抓了去。”

  京香上前来揪着许烟的耳朵,笑道:“我吧,大慈大悲的就替我皇爷爷饶了你。不过,你以后不许给师父我顶嘴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小白脸,那我就一直这么叫,毕竟你的名字也太普通了。”

  许烟道:“师父在上,徒弟我大恩不言谢,能送了我这耳朵根子吗?学琴还是得靠耳朵的。”

  京香这才松手。

  许烟接着说:“可是师父大人,你当着面随便叫我什么,我是你徒弟也就认了。可是遇到别的人,你这么叫我,我又生得天生俊俏,太难自弃。别人会以为我真是你君主大人养的小白狼,这样在世人面前不清不楚,我是个平头百姓也就罢了,传出去只伤了师傅大人你的郡主威名啊。”

  京香道:“刚才说了不能顶嘴,现在就开始顺着我的话贫嘴了吧?”一双玉手又揪住许烟,吧许烟疼得龇牙咧嘴大喊饶命。

  京香半天才松了手道:“不过说的也是,那以后就叫你小白吧。”

  许烟:“听着就像一只狗的名字。”

  京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打狗也的看主人,以后你的身家性命,就被本郡主罩着了。”

  这个时候菜菜突然拨开帘子跌跌撞撞的进来到:“高叔叔和坏人打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