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好臭

花间色 沧澜止戈 3259 2020.08.24 22:15

  “芍药此前为我跟客栈要来的,这客栈偏僻,财帛吝啬,本就没配备齐全,似乎也就这一个浴桶。当时人家还不是很乐意,不过是看在钱财丰厚的份上,这才....不过我此前看它不太干净,便没用,现在想来,不是不干净,而是没被处理干净。”

  明谨估摸对方是第一次为恶,慌张了,也没经验,这才有了破绽。

  不过也正常,他哪里会想到会有一个客人对一个浴桶感兴趣。

  毕十一比她更有经验一些,用长满老茧的手指抹过那刀口痕迹就有了判断:“是砍刀,也可能是菜刀,非专用利刃,力道有些大,砍得也有些乱,有些被挡住了。”

  明谨颔首:“木头之质,若是不够上乘,常年累月内里腐朽松软,易吸收血液,洗不干净的。”

  她的判断跟他也差不了太多,将棉布叠好放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沉吟片刻,对毕十一吩咐道:“你去那林子后面的池塘,如果在附近找不到什么新鲜的挖坑填埋痕迹...找两个水性好的,去底下看看,工钱翻五倍,注意隐蔽,不要让人发现了。”

  微沉顿,她微微嘀咕,“不过那人若是要在一夜时间内将它拖上岸,还得挖坑埋了...这气力可不小,若非人多,又要隐蔽,很是下策,那就只有一个法子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苦笑,带了几分歉意:“若你们在水下有什么发现,翻十倍吧。”

  毕十一听出了其中隐意,他也没多问,应承下了,刚好芍药回来,将布告上面的信息告知。

  “果然是个商人,还是在乌灵郡都算身价颇为丰厚的商人,难怪那些衙役再不情愿也出来寻人,怕是他家里人使了银子。”

  明谨:“失踪了五天么...”

  一个未能按时归家、失踪有四五日的李姓商人,音讯全无,因最近到处流传的逆贼流寇消息,家人担心,不得不出高价疏通官府人脉,出了差役四处寻找。

  虽然早有猜测,可真正确定对方身份,越发让明谨觉得自己的不良预感可能成真。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十一此时却有些迟疑:“如果晚上我盯着这件事,姑娘您这万一遇到什么危险....”

  “没事的,总不会那么凑巧,让其他人看着那几个疑似刺客的人物就是了,人命关天,还是先处理好这件事吧。”

  毕十一答应了,但出去后还是嘱咐好其他人严密看护。

  屋内,明谨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

  转道赶路也能遇到这种事,她都不知道是自己倒霉,还是别人更倒霉。

  ————————

  “死...死人了?”芍药已知大概情况,惊吓到了,越发谨慎起来,守着明谨不肯离开,不过入了夜,烛火微晃,盖灭后入睡。

  芍药本欲盯梢,但没过多久,她眼皮子上下打架,竟脑袋一歪,躺倒了下去。

  状似睡着的明谨其实还在思索一些事情,但也渐昏沉起来,只是被芍药歪下来的脑袋碰到了肩头,她清醒了一些,失笑之下,正要将对方弄到小塌上入睡,但脑海一瞬电光。

  为何...如此昏沉?

  芍药一向能熬,为了照顾自己,一整宿不睡都是常事,今日竟如此困倦。

  而自己一向心思重,若是想事情,是素来睡不着的,前些年头为了好睡一些,往往需要用药汤吊着,喝多了,反而不易奏效,最后还是靠着自我克制才缓解许多。

  药?

  明谨心里一突,脑海越发清明起来,在黑暗重嘴唇轻抿,被子下的手指也微微动。

  人若有所感,必有所觉。

  一下子,这寂静的夜色仿佛除了外面开始减弱的淅沥小雨声,还有另外的...细微的动静。

  不大的房间,小椅子,大桌子,浴桶,帘子,门窗,柜子,梳妆台...

  难耐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明谨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缝隙,一根纤细的管子,它释放并飘散了一缕淡淡的灰烟,气味消融在空气里,渐渐进入人的身体。

  细水长流,效果斐然。

  大概察觉到了目的达成,管子慢慢被抽了回去,安静了一小会,然后...它慢慢打开了。

  那细长近乎无声的声音,如在心脏部位用羽毛撩拨。

  是它。

  那个柜子。

  柜子有些粗陋,两扇柜门合并之处都不算细密,只是在外也看不清,除非极为靠近,用肉眼仔细看才行...可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它里面也有一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你。

  林子后面的池塘边,毕十一带着两个人潜入夜色赶到这,让一个人在边上望风。

  “这么黑,若是在水下怕也看不清吧,不若白日来?”望风的下属有些忧虑。

  “白日易被察觉。”毕十一却是挑眉,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是用绢帕层层包裹着的。

  “十一哥,你还有这爱好?”

  瞧这绢帕秀美,两人不由取笑,毕十一翻了白眼,“看仔细点,这里面可是在水下能看清的东西,别说了,抓紧时间。”

  两人这才恍然,怕是夜光珠等类似的宝物了,也只能是姑娘给的。

  毕十一也没把夜光珠在这里显摆,而是下水之后才将绢帕打开,露出了盈盈光晕的珠子,抓在手中引领着往下沉,两人有了光照指引,凭着过人的水性,倒也畅快轻松。

  本来这池塘也不算太深,只是不浅,过了一会,他们见到了底。

  本没什么,只是淤泥跟一些水草,还有一些夜里休息的鱼儿,除此之外...

  这水有点臭。

  其中一个人忽然感觉自己身后碰到了什么。

  撞了一下下。

  那一下,就好像撞到了一个很高大的人。

  他就贴着人家的胸怀。

  对方散乱的头发随着水流漂浮,几缕缠绕在他脖子上。

  他寒毛直立,头皮发麻。

  而毕十一将珠子光晕往他那边一照。

  水下鬼祟,隐露峥嵘。

  还有那拴着绳子的大石头。

  ————————

  客栈里,房间内的柜子打开后,或许只有窗外雨幕不能阻拦的淡淡月光才能见到它的虚实。

  那空荡荡的简陋衣柜里其实正站着一个直挺挺的人。

  尖嘴猴腮,面色阴冷。

  他已将传送迷烟的管子收好,出了柜子后,掏出了胸口的短柄薄刃尖刀,如同鬼魅一样接近了床榻。

  刀口寒光吞吐,他的目光锁定塌上闭目沉睡的女子,眼里有惊艳跟淫念,略一恍惚,但还是将刀口对着明谨的胸口.....

  杀人时,面目狠厉,但这种狠厉在即将得偿所愿之前却是骤然扭曲狰狞,像是吃痛。

  是的,这个隐藏柜子里面的刺客突兀察觉到胸口一瞬尖锐刺痛,瞬息麻痹全身,连刀都握不住了似的,只急着按住自己胸口。

  彼时,床上的明谨起身,左手扣着射出银针的暗器机括,右手从枕头下面拿出精致的小铃铛,用力摇晃了下。

  显然,暗器机括是为自保反击,小铃铛却为叫人。

  铃声清脆,荡传空间。

  且不论客栈中的人是否听到,那刺客却是在被银针入体重创之际还狠辣十分,拖着伤体,愣是提了一口真气,重新握紧小刀朝明谨扑了过来。

  眼看着一刀就要刺入,砰!门被破开,浑身湿透的毕十一闯入,直接拔出腰上长刀甩刺而出。

  刷,它刺穿刺客大腿,刺客剧痛之下跪倒在地,被轻功运转如猎豹的毕十一直接拿下。

  其余护卫则是守在门口。

  如此凶险局面,明谨也非没有心悸,舒缓口气后,让人把这个刺客带去其余房间吊命先,而后盘问。

  毕十一留意到一件事,“芍药中了迷烟....”

  “不用,今夜一觉过去也就醒了。”明谨也没打算让累了好几天的芍药临夜处理此事,

  等江春来匆匆赶来时,见到的只有打架的两个车夫,明谨出面应付了两句,此事也就解了。

  “他会信?”毕十一看着江春来下楼的背影,眼里暗闪。

  明谨:“不信最好。”

  这样的话,这江春来才会紧张,多疑,也才会主动露出马脚。

  她深深瞥过楼道口,毕十一以为她在看江春来,但很快发现不是。

  是隔壁房间。

  她回眸眼神询问毕十一,后者摇摇头,意思是徐长白没有任何反应。

  谨慎,知礼。

  这点倒是跟明谨分外相似。

  但毕十一依旧不喜欢这个文人。

  只是明谨也不喜欢现在的他。

  “毕十一。”

  “嗯?”

  “你身上好臭。”

  “......”

  姑娘你这样真的是让人太为难了。

  ——————

  夜深了,浑身恶臭的毕十一也不好逗留,目送明谨进屋后,他才回另一边的房间,待次日清晨才跟明谨汇报两件事。

  “那人是连云涧的三当家蛇手青,收金杀人,三百两黄金,他心动了,背着前面两个当家的私下接活,我们的消息是雇他的人给的。他一直跟踪我们,昨天才找到机会,在您下去用晚饭时候,屋内无人看守,他事先溜进去躲在柜子里,等入夜再动手。”

  毕十一将昨晚拷问的结果告知,但明谨经过一夜,已然恢复平静,神色不起波澜地问道:“是谁?“

  “不知,对方派的是不起眼的小厮,怕是中间人过手,他只拿钱,也不问主顾身份,免得惹祸上身。”

  明谨手指轻敲桌面,淡淡道:“这才像正经的买凶杀人。”

  毕十一知道她暗指的是前面那一波破绽百出的刺杀,语气里倒有几分讥诮。

  也不知是对谁的。

  不过这一次买凶杀人的主雇是谁怕是不好查了,至少他们现在人手不够。

  “还有一件事,那个池塘附近并无掩埋痕迹,但底下有一具尸体,已尸变胀化,那晚姑娘您看到的应该就是因为胀起来后浮上水面的尸体。”

  明谨恍然,叹口气,“我就说怎好大一团白....”

  边上芍药表情都不是自己的了。

  姑娘就是太爱看书了,什么都看,你听听这是世家贵女该说的话么!

举报

作者感言

沧澜止戈

沧澜止戈

一般定时晚八点更新,今天忘记了,抱歉,接下来尽量定时,感谢新老仙女们。

2020-08-24 22: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