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活口(十月一号上架)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671 2020.09.11 20:31

  遑论在场其他人如何躁动,反正老夫人眯起眼。

  多少人为她一句话提起心神,被吊足了胃口,都等着她慷慨解答,可她却如轻飘柳絮一般,唇齿微末卷含斯文。

  “查不到对么,甚至连派出去探查的人都一个没能归来,全数被父亲给暗杀了,吓得您此后再不敢刺探。”

  明谨缓缓说着,也没在意周遭躁动仿佛被一刀斩平,以及老夫人僵住的脸皮。

  果然,提及她那位父亲,简直凶名远播,连谢家人都害怕得很。

  “你很骄傲?敢于在这么多人面前自曝其短,莫非是想告诉告诉别人,你父亲尚在意你,所以你可以为所欲为?以此来威胁我?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反复用一个招数来讨便宜了,黔驴技穷,可笑至极,还比不上你当年的无知猖狂。”

  老夫人言语尖细,如她眼里的锐光。

  “若是我与祖母之间的龌龊,祖母素来是最怕把父亲牵扯进来的,所以此时也不必一直拿他来揣测我,除非是您自己本身最在意他的态度。”

  老夫人微微变脸,明黛暗想,这种心性揣测的路数倒跟自己为了赢过对方一再在皮囊妆容上用心差不多。

  越在意,越自曝其短,越落下风。

  可偏偏谢明谨这个人就是表现得毫不在意的样子,不管真假如何,起码在姿态上摆得比你高,也让你恶心。

  “我说起刚刚那件事,不过是想问祖母——既不知我最大的把柄,无法一击毙命,何至于今日这般不入流手段,我替您设想过,若是得逞,至多不过让我再次丢了嫡长女的威风,可这样的威风,于我现在的处境本就可有可无,又不会失去性命,何必呢。对比起来,我更欣赏您派嬷嬷千里迢迢给我送补药这种手段。”

  “干净,磊落,说起来也好听,抓不到把柄。”

  明谨这话很是坦诚,也没有奚落的感觉,因她真崇尚这种交手的格调。

  明黛恍惚想起小时候,世家里面的公子小姐们若是争宠,小心思必不可少,污蔑啦,拉踩啦,数不胜数,从小培养能力,心性,反应,承受能力,在这样的蛊中磨砺出人才。

  但,她始终明白真正优秀而强大的人才是被正统教养出来的——如谢明谨。

  眼界格局决定上升境界。

  所以在小时候的那些争宠里面,但凡争斗,但凡被针对,当场她口头就反击且赢了,却不会太放心上,也不记恨报复。

  待他们这些姐妹兄弟态度表里如一。

  只是后来分开了,人一旦长大,变化会很大,明黛一直不明白对方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一次再遇,她却隐约捕捉到了冰山一角——谢明谨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屑与人玩小手段。

  要玩就玩大的吗?

  明黛莫名猜测,也莫名期待。

  ————————

  屋子明堂通风,那一缕风吹动她的发丝,衣袍袖摆轻微动,于他人沉静窒息中,唯一跟明谨言语的老夫人面色越发阴沉,却笑了,“尖牙利嘴,冥顽不灵,我也不必于你胡言乱语浪费时间,来人,罚板子。”

  她这话一说,谢明月慌了,不由出声,“祖母。”

  林氏深知那些嬷嬷下手的板子有多厉害,就几板子下去,这娇弱的谨姑娘一双手不废也得痛极,眼看着两个粗壮的嬷嬷不知从哪拿出早已备好的板子,想起自家夫君的嘱咐,不由一咬牙,软软出声:“母亲....”

  这一声却被明谨的话压过了。

  “祖母不知我的事,我却知五年前祖母为何被父亲遣送回郡城。”

  正气势汹汹冲过来的两个嬷嬷错愕,步子都刹住了。

  而众目之下,错愕的老夫人猛然一拍桌子,怒喝:“孽障!!你胡说什么!”

  这一暴怒吓住了所有人,东家人都吓了一跳,而被老夫人一手攥着的东予霜顿然吃痛,倒抽一口气后,抬眼只见到一张狰狞脸庞。

  老夫人的确怒极,这种怒且还有一种慌。

  “还看什么!这孽障怕是在庄子里关太久,心智失常,被邪鬼魇住了,竟如此疯魔,给我拿下她,送进柴房...”

  老夫人还没厉声吩咐完,嬷嬷们就反应过来了,正要扑过来按住明谨。

  但明谨一个淡淡的眼神过去,这几个嬷嬷就被吓住不敢动了。

  因为他们发现此刻的明谨太像一个人。

  威严似主君。

  他们不敢动,明谨也没动,就是低头垂眸,手指轻抚摸垂落的软纱袖边,并无多少奢贵绣纹,手指摸到的,也只是纱。

  简单留青色,朴实去雕染。

  “五年前,阳春三月,东阳郡郡守章椿成案之后,有言官上奏弹劾父亲,其中弹奏内容为其母奢靡,收受章椿成所赠佛经寿礼,用父亲职权之利,干涉户部行政司法,掩盖其政绩污点,提拔章椿成升调州府,君上压下弹劾,但当朝叱问父亲,父亲自参,让户部内省查他行政调令,但省查期,佛经所出法华寺高僧明德法师从一进寺上香的商人口中得知自己所祭佛经到祖母手中,大惊,查佛塔才知佛经已被假经调换,乃寺内有人与章椿成里应外合,大怒之下,欲投告朝廷,却被暗杀在路途中,于此时,那位商人全家亦被灭口。”

  “消息传回都城,朝野震惊,内省稽查长官亲到东阳郡彻查,却查无实证,一切证据被清洗干净。”

  “后来章椿成被捕,供认不讳,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并认下暗杀明德法师跟商人一家之罪,而后当夜服毒自缢于牢中。”

  “至此,父亲内省政令通过,所有指证不了了之,祖母也于几日后被遣送回乌灵郡城。”

  “朝堂的博弈,博弈下的手段,寻常百姓大概都是不知的吧。”

  就像一个故事,书上的故事,都不如说书人动情,她不带感情一般平静道来,让人听得入迷,心惊肉跳,独独她自己比山石还刚硬冷淡,说完后,给听故事的人一点消化的时间,却给主角之一、此时神色骇冷的老夫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被这一个眼神刺痛并心慌意乱的老夫人正要反复勒令所有嬷嬷捂住她的嘴。

  “就好像也没什么人知道当年那商户人家尤有活口。”

  明谨以这句话回应老夫人。

  老夫人:“....”

  “更没人知道这个活口是在父亲手里,还是父亲的政敌手里,亦或者....在我手里。”

  明谨微笑看着老夫人。

  软刀子一刀刀深入,老夫人面颊抽搐,手掌发抖,却还是逼出一句,“你这孽障,真是黑了心了,你是要毁了谢家吗?你....”

  此时,她将自己与谢家命运等同,其实也不是没道理的。

  其实她本可以一味否认的。

  可如果明谨真有活口在手,否认毫无意义,老夫人根本把握不住她的路数,更怕她破罐子破摔,为了报复自己将一切做绝。

  彼此争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老夫人对明谨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若无把握,对方今日不会这般撕破脸。

  “是啊,已经压下去的事情,何必又翻上来,左右您觉得自己也是无辜的,不过是敬佛,不过是想得到一本佛经,怎就这般倒霉,摊上这样的祸事,何其无辜。”

  明谨应她的话,却不顺她的心,句句绵软,句句诛心。

  老夫人脸色更难看了,身体颤抖着,好一会没说出话来,而边上的东予霜似不忍,不由质问明谨:“谨姐姐,祖母也是无辜,您怎么说也是晚辈,又同是谢家人,怎能如此,如此....”

  谢明谨望着她,眼神倒是宽容温和,“若是你族中发生这样的事,你该如何?”

  东予霜一时窒住,但很快敛去不自然,坦诚中正道:“我东家本就知法守法,克己复礼,绝无....”

  “祖母在郡城时,权力受限,于我谢家家族势力并无调配之权,你猜她如果要办什么事儿,会走谁的路子最得心应手?”

  真诚良善识大体的表小姐好像被吓到了,东家人也懵逼。

  那...那不就是他们家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