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投鼠忌器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887 2020.09.04 21:01

  老夫人跟边上嬷嬷都看到明谨垂了眸,目光往下,倒看不清她的眼神,但容易猜想。

  猜想她为此心殇,却借此掩藏。

  说到底,是不甘心暴露狼狈而已。

  这谢明谨可生傲气着呢。

  “父亲做得自然是对的。”

  “他当然是对的,而我要你做的,也是对的。”老夫人拨弄着修剪得十分妥帖圆润的指甲,浑浊老沉的眸子轻瞥明谨,“既知自己不孝,那就做些孝顺的事儿来弥补吧。”

  她一抬手,身边的老嬷嬷就会意了,将一本厚厚的经书拿出,递给明谨。

  老夫人带着精致妆容也掩盖不了的老态,沉沉道:“抄二十遍,七日后给我。”

  老嬷嬷还拿着经书,那书就在明谨跟前。

  要么接,要么不接。

  “祖母说的是,孙女自当....咦?”明谨已接佛经了,一看这经书,却发出了疑惑声。

  老夫人眯起眼,跟老嬷嬷对视了一个眼神。

  怎么,不想抄书?

  那可好,若是忤逆,既有由头去发作她。

  老夫人来了精神,“怎么,不愿意了?”

  “怎么会,只是孙女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老夫人最讨厌别人吞吞吐吐吊人胃口,底下的谢家人也都知道她这脾性,因此无人敢触眉头,唯独这个谢明谨。

  她面色沉沉,“若说不想说,那就退下。”

  “孙女还是说完再退吧。”明谨拿着书,手指在上面摩梭了下,道:“原来这本《世柯大禅经》并非真品,乃是赝品啊。”

  她这个“原来”一词,用得相当好,仿佛她本以为这该是真品的,结果是赝品,又仿佛在说——原来祖母您也会用赝品。

  老夫人一愣,以为谢明谨在嘲讽自己,攥着佛珠的手指微微紧,便淡淡道:“只是给你抄书的模本而已,若是真品,还怕被你玷污了。”

  明谨也一愣,后客气道:“也还好,它在孙女手里倒也一直没出事。”

  真品在她手里?!

  曲嬷嬷闻言,目光暗闪,飞快扫向自家主子。

  果看到老夫人面色沉郁。

  固然只是拿去抄书的模本,可一真一假,反显得被这个最讨厌的孙女压了一头似的。

  老夫人肯定是糟心的。

  “呵,关在乡下庄子多年,竟也能拿到真品?倒是小瞧你了,是自己跑出去了?”

  老夫人下了套,欲发作谢明谨罔顾命令外出,却没想谢明谨叹了气。

  “关在庄子里的日子不好受,如祖母所言,孙女心性也素来不如何,张扬过盛,初时那两年十分不好,父亲大概怕我癫狂,污了谢家名声,于是总让人搜罗来不少书籍跟奇珍古玩,其中便有这佛家珍品,不过孙女慧根愚钝,不解佛道,它在孙女手里倒是蒙尘了。”

  明谨抬眼,面露温顺,“若是祖母想要,孙女自然敬上,以示孝顺。”

  处处求精致,对世家荣耀看得比谁都重,本人自然也是极好脸面的,老夫人此人性情人尽皆知,只是无人敢冒犯。

  也依旧除了谢明谨。

  其一,从最厌恶的孙女手中要东西?何其丢脸!

  其二,若问对佛家爱好,一个有,一个没有,可偏偏为人子的只把好东西给自己女儿糟蹋,并未给自己老母亲。

  就这两点,老夫人看谢明谨的眼神就能把她吃了,可最后....她还是笑了笑。

  “我这佛经真品何其多,也不缺你那一本,既你说了对佛道无感,也难怪你性情不端,为你父亲惩戒,合该多抄几遍,那就四十遍吧。”

  “好,祖母若是要求,莫说四十遍,便是四百遍,孙女呕心沥血挑灯熬夜也得抄完。”

  “....”

  温婉,大方,顺从。

  表面上的而已。

  就是挑不出刺。

  可你又能切切实实感觉到她的冷漠跟不敬,并能在她的温顺里深刻体会到她奉送回来同程度的威胁。

  就好像在过招,她敢反抗,能防守,敢攻击,并且有魄力承担一切后果。

  显得比你更强大似的。

  这也是老夫人最厌恶的地方。

  老夫人冷眼看着她,谢明谨也平静对视。

  偌大的屋子,梵香沉郁,老嬷嬷垂着眼,看着地面,一言不发,她在想——这算是威胁吧,这位谨姑娘大有你让我抄经书,我就吐血给你看的架势。

  老夫人会被威胁么?

  人尽皆知,主君厌弃了谨姑娘,孝道之下,谨姑娘没有任何胜算,但她也有优势。

  此前她们如何拿她病入膏肓身有恶疾做文章,这些年几乎人尽皆知,这如今真要刁难,后者吐血理所应当,反而是老夫人要得一个刻薄的名声。

  ——你的孙女都病入膏肓了,你还要她抄四十遍,这不是存心的,谁信呢!就算人人知道其母身份不端,为你所厌,可到底是你儿子真真血脉,也是谢家血脉,为人祖母,若是能刻薄到这份上,也太失世家风范。

  这也算是一把双刃剑,本因就在于环境。

  其一,哪怕谢家人都知谢明谨是被放逐到庄子的,为维护家族声誉,对外却宣称养病,这是世家通用的手段,是以外人是不知道她如何不端的。主君不发话,谢家其他人谁敢乱说,何况女孩子家家的,动辄影响所有女眷声誉,就更不会外传了。

  其二,主君膝下嫡脉就一个子息,纵然是个女儿,在世家也是贵重的,已然上了宗祠玉牒,宗祠那边没有登记罪名,便是老夫人也不能在谢家祖地随便折磨,若是导致后者病危,便是宗祠内的一些老人言语就足够让老夫人吃亏的。

  人多口杂,人言可畏。

  就为用佛经折磨她,一时畅快,又不能一击毙命,结果不值当。

  老嬷嬷都看得穿,最擅审时度势的老夫人怎会看不清。

  只看愿不愿意咽下这口气——这一个让她厌恶十分的孙女不仅让她厌恶,还敢反抗,连别人家孙女常可做的抄经书都不愿意做,明摆着无敬重之心。

  “罢了,你这般身子,吃了我不知多少药材,若是抄个书还吐血,也是折我的福分,我孙儿孙女众多,也不缺你一个尽孝。”

  老夫人冷嘲热讽,一挥手,“退下吧。”

  谢明谨既不像其他儿孙一样战战兢兢有逃过一劫的欢喜感,又没有得寸进尺的得意感,她那姿态让人说不上来,好像已经料到了她不肯放手一搏,豁出去跟她撕破脸。

  既然无心恋战,那就撤了吧。

  这俩祖孙连面子功夫有时候都懒得做,过招有了结果,谁也不愿与对方多纠缠。

  估计都泛着恶心。

  老夫人跟老嬷嬷交换过眼神,都没留意到谢明谨离开的时候,朝左侧内屏看了一眼。

  待人走远了,老夫人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铿锵一声,茶杯重重砸在桌子上。

  “跟她那卑贱的母亲一样,都是孽障!”

  而后,她朝左边那侧道了一句,“阿檩,你也看到了,你这嫡姐好生威风,连我都不放在眼里,别看她嘴上说不分嫡庶,可若非嫡出,我谢家哪里还能容她。她也不过是仗着这点优势。你虽是庶出,但到底是你父亲唯一的儿子,我谢家一脉还是要看你的,而作为我们这一房唯一的孙子,你也绝不能在她之下,否则又有谁能看得起你?”

  内屏内站着的人走出,低头作揖,应了一句。

  “祖母说的是,孙儿谨记。”

  ——————————

  “姑娘,您出来了....咦,咋没佛经?”芍药第一时间留意明谨手里是否捧着书,可没能见着,因此惊讶。

  此前她问谢明谨可否有应对老夫人之法,后者当时看书,闻声饶有意趣放下书,揣测自家祖母的路数,罚跪,抄书,打手板,其实也就这几样。

  芍药在糊弄张嬷嬷等人的时候还担心自家姑娘一人进去后会吃亏,毕竟一个孝道压死人。

  却不想....姑娘全须全尾出来了,也没带什么佛经。

  芍药既惊讶,又不放心,在走出老屋好远后,迫不及待拿起明谨的手指细细看着。

  不管是在都城还是别庄,她家姑娘都是养尊处优的人物,一双手仿若苍雪淬玉一般,无暇精致,又带着几分水冰融凝的温润,芍药看到上面没有被打手板的红痕,这才放心。

  “姑娘,老夫人今日是大发善心了?”芍药小心看清周遭无人,才压低声音询问。

  不能够啊,都派人去别庄巴不得弄死姑娘了,怎到了自己地盘反而留手了。

  明谨捏着手腕,轻声浅笑:“就算在外人眼里,我不是她孙女,假若我是个陌生人,在她家里死了,也总是一身腥。”

  “投鼠忌器而已。”

  真正杀她的机会也不过是别庄,以及回乌灵的路上。

  错过了,就再没有了。

  除非....借助外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