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老夫人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822 2020.09.03 20:36

  “自然是要等的。”

  张嬷嬷瞧见她说这话的时候,姿态清越,声量温润,恰恰如一场清雨之下临湖河畔的一尊青石。

  非花草,非美玉,非任何世间用来美化女子或者强求女子所作的任何形态。

  久远,坚定,不可动摇。

  她自走进这精致而阴冷的老宅子,就不曾因此改变过任何姿态。

  来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在就是什么样的。

  仿佛她们这样的刁难只是个笑话。

  莫名觉得自己格调低了一等。

  张嬷嬷心头很不舒服,于是嗤道:“那姑娘可得好生等着,虽说你身有恶疾已是天注定的孽事,可毕竟多年不在老夫人跟前尽孝,已是你的大过了。”

  芍药深觉得这话厉害,一是点出恶疾,对于任何人来说,恶疾之词都能惹来不少嫌恶,传出去名声也就没了,二是不孝。

  当然,一个下人对一个小主子这么说话,也是无尽大的羞辱。

  要么忍得住,活生生咽下了。

  要么爆发,那样老夫人就有理由教训她了。

  张嬷嬷是这样盘算的。

  就等谢明谨反应,然后.....

  “有道理。”

  明谨如此说,然后问:“要么我跪着吧?”

  张嬷嬷:“???”

  边上其他嬷嬷也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张嬷嬷以为谢明谨在以进为退,却看到对方真的要跪下了。

  张嬷嬷立马慌了,当即闪开,尖声道:“姑娘慎重,老奴不敢。”

  她闪了,其他个嬷嬷闪得更快,一个个避开,生怕被她跪了正面。

  明谨也就做了一个动作,看她们如此,似讶然,无奈道:“嬷嬷们莫慌,为了归家,我这一路吃了好多祖母差你们送来的补药,已是精神许多了,不会跪一跪就死在这里的。”

  嬷嬷们不说话,张嬷嬷扯扯嘴角,正要解释,明谨又恍然,轻叩腕,拿捏着绣帕,低叹道:“阿,我倒是忘了,世家最重规矩,纵然父亲厌憎于我,也远在都城,可祖母乃我谢家如今老祖,坐镇我谢家起源之地,理当维持世家风范,规矩不可轻慢,她身边的嬷嬷们,也自然谨遵她的教导,怎么会让我在无尊长在前时无端跪下,除非祖母醒来,觉得我不孝,欲惩戒于我....“

  说罢,她抬起眸色,清幽动人,又深邃寡冷。

  “我还是站在这里等几个时辰吧。”

  她把自己算得明明白白,也好像把她们看得透透的,本来她们想以规矩来制衡她,可她直接拿捏出谢家的规矩来反压,倒让嬷嬷们投鼠忌器了。

  若说规矩,谢家子息若是犯了,充其量被惩罚而已,可她们这些下人若是犯了,那就惨了。

  有人可能会说,这不是她自己要跪的吗?

  是,她说要跪的,可事先是她们把人喊来,又以不孝为名要人家尽孝的,她们先说了老夫人在午睡,便是没表态,没露面,结果仆人先要正经主子站规矩,对方还身子不好,这要是有个好歹.....

  嬷嬷们打了一个寒颤。

  这还怎么拿捏对方?

  轻重不得。

  地位之差——她们始终是奴婢,而对方始终是主子。

  张嬷嬷焦灼了,忽而对上谢明谨的眸子,就那清泠泠的,明明带着适度端雅的笑,却像一座不见底的深井。

  那水有多深,你不栽进去是不会知道的。

  气氛僵持中,房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头发发白,面如枯槁却将自己打理得分外干净的老嬷嬷走出来,但有些奇怪的是对方穿得很朴素,跟这精致老屋有些不合。

  “老夫人醒了,传谨姑娘进去。”

  她的声音也很沙哑粗噶,并不好听,但奇怪的是她身份很重,其他嬷嬷显然听她的话。

  明谨看了这位老嬷嬷一眼,并不陌生,因为对方早年在都城就已经待在她祖母身边了,依稀听说是贴身的陪嫁丫鬟。

  姓曲,人人喊她曲嬷嬷。

  跪是不用了,站也不必,芍药心里松口气,但还记着自己身份,走过跟前的时候,跟那张嬷嬷交换了一个隐晦的眼神,而那曲嬷嬷也提出她身份卑微,无颜见老夫人,于是将她留在外面。

  “姑娘....”芍药故意露出担心之色,明谨拍拍她手背,自己独自一人进去了。

  人一进去,芍药就被张嬷嬷带走了,离了明谨那儿,后者照面就来一句:“她倒是颇为信赖你。”

  语带嘲讽。

  “我跟着她好多年了呢,也一直没露过马脚。”芍药小心控制脸上得意的神色,让对方看到了。

  张嬷嬷皱眉,轻哼:“那今日之事呢?你怎没有半点消息传来,看我们吃了亏,你很开心?”

  她的眼神危险,芍药忙惊恐道:“芍药不敢,她这个事儿,我真不知道,她也没说过,只是我也问过她有没有准备,是否会应对老夫人。”

  张嬷嬷眯起眼,“她怎么说?”

  “她什么都没说,就是笑了下。”

  “笑?怎么个笑法?”

  芍药觉得这真是一个高难度的要求。

  “大概是这样的吧。”她努力做出自家姑娘淡笑从容,又带着几分散漫轻蔑的笑。

  张嬷嬷看到了,沉默一会,嫌弃道:“你这脸跟她差距太大,我看不出什么,就觉得丑人多作怪。”

  芍药:“....”

  能让敌人都认可的美貌,她家姑娘果然是天仙一般的人物。

  可这关她什么事!她也尚算清秀!

  做内奸真的是太难了,太难了!

  “张嬷嬷说的是。”

  “不过这样一来也可见她是有准备的,你理当传信我们,可你没有。”

  张嬷嬷这是有心挑刺了,因她此前吃亏,丢了脸,好生憋闷痛恨,又不能对谢明谨发,只能挑个软柿子。

  芍药自然明白,只是不能反驳,只能在承受的同时小小挣扎一下,“嬷嬷骂得对,是我莽撞了,一来以为这是小事,也看不出什么,二来我觉得也不能什么都尽数报给您,万一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却因此让她察觉到我的身份,那不就毁了布局么?”

  怎么说呢,说得是很有道理。

  张嬷嬷从前挑她当内奸,也便是看上对方还有几分凌厉劲儿,可是她总想对这芍药说一句话——你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你能这么想,说明可堪大用,我会继续关注你的,你也继续努力....”

  张嬷嬷违背心意,虚伪说道。

  “谢谢张嬷嬷教导。”芍药笑得甜甜的。

  ————————

  屋内,左边两侧画屏之前有香炉,梵香袅袅,这种香矜贵,其实本香味不重,但若是熏多了,累积之下,气味就重了。

  谢明谨素来对香无爱好,往日里,不管是都城,还是乡下小地,她都喜欢窗子大开,随风进,随风出。

  因此她对这样的香十分不适,但她没有表现出半点,进屋之前跟进屋之后都一般体态神色,也从容对上谢家老夫人的目光。

  “孙女明谨,问祖母安。”

  老夫人阴沉,一贯以挑剔严酷的眼神看她,此刻目光打量明谨上下,转了下手里的佛珠,眼皮子微微动,“我有那么大的福分得你的问安?”

  “嫡女气派,好大的威风。”

  连表面上的客气都不维持,因她是祖母,天然站在优势之地,要训诫一个小辈,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她也懒得耗费时间。

  不过明谨有些惊讶,因为她这位祖母最为维护嫡系权威,蔑视庶出,天然认为嫡系为尊,哪怕厌恶她跟她母亲,也不会拿嫡系说事,因她本身就是这一规则的拥护者。

  今日却说了。

  除非是说给别人听的。

  谢明谨微敛眼眸,克制眼神,道:“跟嫡系无干,但凡谢家子女,无论嫡庶,只要秉持家风,自有气派,而家风兴盛,全靠谢家祖辈带领一代一代的谢家上下全力维持,孙女也不过是在长辈们的庇护下占了便宜。”

  老夫人目光一闪,也没被她这般言辞所打动,更不会被糊弄,大帽子谁都会扣,只是在这方面没法拿捏她而已。

  其余的倒是可以。

  “刚刚醒来,恰听到你要跪等我醒来,我还好生感动,想着你从前年少轻狂,不懂事,我作为祖母的,没能好生教导你,也是我的过错,如今你在庄子里反省数年,倒也有些长进,也不枉你父亲用心良苦。”

  在花一般的年纪被亲父放逐到偏远别庄看管起来,一关就是四年,任哪一个人都无法淡看如此境遇。

  老夫人拿孝道压明谨,明谨拿谢家规矩压老夫人,老夫人就拿父女之情伤她。

  不过是都明白对方最在意什么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