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不省心(下个月国庆一号上架,月票准备好哦)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649 2020.09.17 20:00

  ————————

  夜里骤然醒来的明谨有些恍惚,看到窗外的细密雨丝,竟下意识担忧起那些珍贵的书卷来,急急起身下床,可脚面刚落地,触到冰冷木板,才恍然失笑起来。

  她怎忘了,白日就已收书了,这大晚上的,她是睡糊涂了。

  纤软手指轻拂过脸颊,她还是到窗前看了一会小雨,想到这些时日等待她父亲的传召。

  “算算时日,也差不多了吧。”

  她在这乌灵郡估摸着也就只能再待一段时日了。

  明谨暗暗揣度,但最终困意上涌,将之抛诸脑后,只是目光轻瞥,不经意见到夜色里纯然被夜光带雨剥离显映的一处轮廓。

  那是坐落在谢氏祖祠后方山脚下的老宅,已废弃多年。

  她对它印象不深,只依稀觉得幼时在云潜楼附近玩耍时曾留意过那地,不过当时祖父还在,立下规矩不让进,乃禁地,她也没跳脱到挑战规矩的地步,因此从未靠近。

  如今看来,再禁地,也会成为废地。

  阴沉,漆黑,如同鬼魅宿寐之地。

  从四年前开始,明谨对不可探查的谢家隐秘就有些心灰意冷了,眼下也只瞥过,不再看一眼。

  而在此时,谢沥也一样没睡,同样,他的妻子林氏仿佛也一夜难眠。

  “怎么,还是被吓到了么?”谢沥测过身来,拥住妻子安抚。

  “不是,只是家里这么多事儿一下子堆到手里,我有些不安,怕做不好。”

  林氏向来是个温柔如水的人,轻叹气,想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道:“虽是多年未见,孩童到女郎变化极大,但我总觉得如今阿谨这孩子,心思太重了,就仿佛这件事....”

  乍一看是自己夫君跟谢远的安排,谢明谨的角色被无限淡化了。

  但她忘不掉对方说的那些话。

  “阿谨这孩子,跟阿黛,明月她们都不一样,她的心思是扎根于整个家族的,我怀疑她做这一切,其一是试探。”

  谢沥与妻感情深厚,怕她忧思,便为之解惑。

  “试探?”

  林氏疑惑。

  “试探久别多年后,家里这些人是否如东家那些人一样无药可救,还是有让她珍惜的余地。”

  林氏怔怔,神情苦涩愧疚,“我记得当年她跟大嫂的处境很不好,母亲处处针对,大哥公务也忙,一时未能庇护,我们这些人...其实也没怎么帮过。”

  谢沥拍拍她手背,“你想哪去了,我的意思是,她在衡量家族的人是否为非作歹,跟东家人一路货色,其实她的心肠很软,跟大嫂很像。”

  林氏恍然,重重点头。

  当年那个昭昭明艳心性广阔的女子,让人实在难忘。

  “那其二呢?”

  “其二....”谢沥想起明谨无端让自己分家的言语,眉头紧锁,便轻轻道:“为了跟嫡母做个了断吧。”

  其实他不太确定,从来都看不透那对父女。

  但只能哄一下老婆。

  林氏一惊,后长长叹气。

  “其实我不明白,本是至亲,何必呢,大嫂那般好的人,固然非出身世家,非母亲第一联姻首选,可人那般潇洒大气,从不与人为难,办事利落,尤其大哥那般喜爱,便是为了不与独子间隙,也该退让....”

  她是为人母的,以己度人,分外不能理解老夫人。

  谢沥却忽然捂住她的嘴,林氏便不言语了。

  她刚刚还想说那一日雷雨好大,大嫂提剑戴笠冒雨而出,头也不回。

  后,真的再未归来。

  再后来....谢家死了很多人,她第一次见到那位外表清雅翩翩无愧王朝世家第一美男子的夫家大哥最可怕的模样。

  真真跟厉鬼无异。

  所以后来他们三房举家回乌灵,她着实是松了口气。

  ——————

  三日后,乌灵郡距鸾溪涧的官道上车马繁忙,过了山水路,过了石滩,渐停于山涧外的竹林圆盘。

  车马被看顾好,诸门户女眷下马,或有夫君陪伴,或有骑马而来的少年郎们陪同,叶家等家族自也如此。

  商农平民见到了后面浩浩荡荡到来的一长排官邸马车,都纷纷退开,其实也包括一家商户,其中有人认出那位孕肚已显的年轻妇人。

  “是那李家少妇人...”

  “是李易那家?”

  “也是可怜见的,遇见了这样的泼天大祸,还怀着孩子,怕是来祈福的....”

  小老百姓的,但凡没有利益冲突,都愿意施舍别人同情一二。

  况且年少孕时丧夫的确可怜。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背地里如何碎嘴就未可知了。

  李家少妇翟氏眉眼微垂,在自家婆婆握紧手腕后回以温厚一笑,随着仆从退让官眷,眉目余光也见到那头下马车的一些官妇跟小姐。

  “是叶郡守家的。”李家这边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郡守家的门庭,也不敢先走,在边上随同其他乌灵郡之人给叶家人行礼。

  叶家主母王氏并不似东家张氏一样伪善,也不似谢沥妻子林氏那般温厚拘谨,她身姿高挑,姿容中等,板着脸不见笑颜,浑身端着庄严让人畏惧。

  为主母,她无妾侍那般好颜色,手握内宅权力威严妥当。

  可这样的女人也势必难讨家主欢心。

  心中得意或者苦恨也只有自己知道。

  王氏在自己两个女儿的搀扶下露了面,也不咸不淡回应他人寒暄,但周遭动静波澜,转头便看到第二辆马车下来的叶绮思与其他千金小姐会面,热络得很,为人奉承。

  这个庶女如何风光,王氏岂会不知,而叶家不管门楣多高,嫡女尚被冷落,被比对得处处不如,庶女却如此出挑....

  何其讽刺。

  王氏眯起眼,看到了两个女儿面上的嫉妒跟委屈,不由捏紧手绢,再保养也显了些微黄纹的手背青筋微凸,但终究忍下了,平静回应不怀好意提起叶绮思大肆夸赞的一些妇人,而后一群人正要走进热闹的竹林小道。

  忽见了另一列马车,且有更气派的护卫开道。

  这一次,王氏等官眷大概认出了对方府邸,不由都停下脚步,如李家人他们恭敬她们,她们也低头恭敬了对方。

  叶绮思自也看到了谢家马车,她眼眸微阖,顺从旁边人也屈身对如今主掌谢家中馈的林氏及其他谢家妇行礼。

  也有马车到跟前,先下了一个圆脸娇俏的少女,这少女性情刁蛮,眉眼不耐,嘴上还在抱怨。

  “明明答应我了,却是不来,平日里还要教训我守诺。”

  边上骑马的谢之檩皱眉,冷然道:“谁让你被她哄的?怪不得人。”

  “那也总比她不愿意哄的好,呵!”

  谢家人都知道这段时日大房嫡女跟庶子关系冷漠,未曾一见,前者也完全不像对庶妹一样宽容疼爱,也许是因为利益冲突吧。

  白皙脸庞骤浮羞恼,谢之檩低喝:“谢明月!”

  “叫姐姐!”

  “....”

  这个倒是跟谢明谨学会了!其余怎么不学?!

  谢之檩白皙脸庞染上怒色,一甩鞭子,“不可理喻!”

  谢明月对他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又朝后头下马车的女子翻了个白眼。

  无他,只因这个女子一出现,所有千金小姐的皮囊美色都变得乏善可陈。

  包括叶绮思这样的风云人物。

  “谢明黛,乌灵第一美人。”不少人喃喃自语。

  各种赞美之词不绝于耳,可多针对于美貌皮囊,别无其他。

  ——————

  “这大户人家也不省心啊。”在官邸前面自觉是小户人家的富裕人家李家人看着那些气派的官眷离开,李家少妇翟氏听到自家婆婆如此感慨,她拧了纤细娟秀的柳眉,目光滑过前方一些招人眼球的贵女们,半响,轻轻道:“过犹不及。也不是所有世家小姐都这般。”

  李老夫人似从自己儿媳言语中想到了什么,微微颔首,不再多言。

  那位谢姑娘的身份隐秘,虽然当时不敢揣测,但后面以经商人的人脉打听猜测,终究还是有点底的,只是他们不敢声张。

  感激之情也只能压在心底。

  “可惜她不来了。”老夫人叹息,带着李家人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