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破绽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126 2020.09.18 20:43

  ——————

  彼时,晨时没有跟早早来找她的谢明月一起出发的明谨未曾言明缘由,只是任由对方恼怒抱怨,让人将她送走后,明谨后头就跟毕十一来到了城中一处。

  一家看似普通的客栈,如今人都被鸾溪涧引去,诸客栈显得生意萧条,但这一家不是萧条,是全部被封锁了,森严护卫锁四周门户,路过的人一看就吓到了,哪里还敢靠近。

  明谨下了马车,进了客栈,被毕十一领到了内院,密道木板掀开,下面通道涌出一股尘封窖气,酸又带腥。

  “此前躲下面了?”

  “是,我们的人也是昨日才查到蛛丝马迹,但对方极敏锐,察觉到探子跟踪,还未安排人动手,对方就齐整人马撤退了。”

  也就是说人已经跑了。

  “地窖...也难怪,衙门的差役毕竟不够厉害,也不能掘地三尺,不过这客栈怕也是多年根基,为了一个李青玥....”

  明谨还是不太能明白对方这一番行为的意义,但她不顾毕十一的阻止,带着芍药下了地窖。

  地窖里有人躲藏生活多日的痕迹,明谨抚过平日对方洗漱的面巾,以及一些小痕迹,她可以确定李青玥的确在这里生活过。

  可忍狼狈,但爱干净,擅隐藏。

  符合她此前对李青玥的了解。

  “如果之前客栈杀李易的事只是意外,她于邪教也不过是未接触过的人物,十一,你说这个女子是什么武学奇才么?虽然有心机,有手段,可对于这个实力不低、根基隐匿的未知邪教而言,就这般有用处?”

  她是一个凡事讲究逻辑的人,从她的角度看,这邪教突然救李青玥,收纳对方,为此还毁掉了一个多年培养的据点,肯定说明李青玥有相匹配的价值。

  明谨对此也很感兴趣,否则一个外逃的逃犯也不值得她亲来查看。

  哪怕涉及来路不明的邪教。

  “属下不曾查过她的根骨,但以她的年纪,哪怕武学资质超凡,也没什么前途可言,邪教不至于如此看重。”

  武功不是那么好学的,真当是话本里面的人物呢。

  江湖之好手,无一不是刻苦十年数十年磨砺出来的。

  真有那种能消弭时间的至宝,用在其他资质不俗的武学奇才上更符合利益最大化。

  毕十一觉得蹊跷,细觑了下边上明谨的神色,思量道:“也可能是因为对方主要目的是您,而李青玥刚好跟您有些牵扯,对方觉得可以利用吧。”

  明谨不置可否,只慢悠悠问:“一夜之间逃走,人数不少,又捕捉到了痕迹,能追么?”

  “能,已在调遣人。”

  “多派点人,对方底子隐晦,外面可能有人接应。”

  “是。”

  毕十一说着,送明谨出地窖,但迟疑之下,还是道:“属下并不赞同您去鸾溪涧,太危险了,万一对方埋伏在鸾溪涧呢?”

  “路线往那边去?”

  “是。”

  “这么明显?”

  明谨多疑,目光往底下地窖飘忽而上,再到这客栈一处处,“匆忙逃走的人,收拾得这么干净,该带走的全都带走了,怎么看都像是有条不紊,早有预察。”

  不说扎根乌灵的谢氏爪牙本就敏锐强悍,就是因为李青玥越狱,以及这几天谢东两家的东阳郡案拿人事件,城中早已风声鹤唳,衙门跟城防两处皆是谨慎,巡防严谨,出逃条件极严苛,对方根本连一夜时间都没有。

  而李青玥此人生活习惯不作伪,可结合他们当时处境,不该有如此明显的出逃痕迹。

  毕十一跟边上几个负责勘察的人一愣,其中一人怀疑道:“姑娘您的意思是这伙人是故意露出破绽,让我们追查到行踪,查到这客栈的?”

  毕十一接上了话,“那他们逃走的路线更像是故意要把我们的人引到鸾溪涧。”

  如果他们为了保护明谨,人手大部分往鸾溪涧而去,那这些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明谨转了腕上棕黑色的玄檀木珠串,谨慎思索片刻后,忽问:“我三叔今日行程如何?”

  毕十一面色顿时一变。

  不好!

  三爷有危险!

  ————————

  鸾溪涧也有山,山不高,却灵。

  山灵溪清,绰绰清幽,而湖泊绵延,竹林似锦缎,广厦秋风扬来,骤起山海雨幕般的竹叶漂泊声。

  秋时踏青的滋味非同一般,过溪涧边上石板路,往上可听闻悬钟空旷声,遥遥荡来。

  “初鸣钟响,怕是要快花羽祭开礼了。”

  “且走快些,可别赶不上玄空法师的经诵。”

  有些经验、历届都参与的老人们纷纷催促惫懒的小辈们走快些,溪涧中疏散却分布得分外有诗意美的诸小道中,公子姑娘们难得有合理会面诗情画意的时候,吟诗对诵喜不自禁,对长辈催促也多阳奉阴违,但再散漫,也终慢慢吞吞进了空灵幽谷。

  入目峭壁筑别苑,远处悬钟鸣,近目鼎炉烟,袅袅共秋水天一色。

  “真美。”乌灵郡城的人都不由为此赞叹,也有其他郡城来游玩的人。

  僧人领着香客相继敬佛上香,花羽节祈福主体与诵经礼赞有关,诵经分两种,一种是僧人带头诵经,一种是有些佛性信佛的信徒跟着吟诵。

  庙宇内外梵香飘渺,四处皆有清淡却悠远的诵经声从庙内传出。

  年轻人自然不懂其中信仰,只知看热闹,眼睛也总瞧着那边姑娘这边公子的,还有些就图着姻缘或者....科考功名?

  谢明月不像其他还留有矜持的千金姑娘,她没个章法,眼睛四处滴溜溜转,很快让她看到了什么,眉梢活泼挑起。

  彼时,谢明月身边是有人跟着的,不止亦步亦趋的嬷嬷丫鬟,还有谢明黛。

  这两人一向不和,也能待一起?

  这就得说起谢明黛张扬明烈之下的家族观了,固然与谢明月不和,却也怕这厮不通礼数,在外面游玩乱来,丢了家族的脸,因此应了林氏的嘱咐,不得不看着谢明月,于是后者刚瞧到的,她也瞧到了。

  下面小圆盘看着好像有一伙人口舌冲突了。

  明黛刚关注,瞥见是谢之檩就没什么兴趣了,哪怕民风开放,但到底是云英未嫁的贵女,她也不愿意跟这些公子哥搅合一起,说到底她也不认为谢之檩会吃什么亏,毕竟谢家根基摆在那。

  她正要带着谢明月走,忽听到下面的冲突加剧,乍然暴起一句。

  “庶子,娼妓所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