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浴桶 (祝《舌尖上的霍格沃茨》作者幽萌之羽新婚快乐,笔芯~)

花间色 沧澜止戈 3666 2020.08.23 20:00

  次日大中午,芍药叫醒了她,提及毕十一早早出门探查的结果。

  “雨还没停,路子太泥泞了,走不了,否则马车很容易陷进坑里。”

  “那便等着吧,也不急。”明谨喝了茶提提神,“下面人很多阿,比昨天还热闹。”

  现在都能听到外面跟楼下来去吵闹的声音。

  原本僻静的地儿,一下子就闹腾了。

  芍药把厨房送来的饭菜摆放好,“幸好咱们把这上面一排房间都买了,否则可吵了,对了,刚刚我去取饭菜,发现下面有两户人家打起来了。”

  “嗯?因为房间?”明谨问道。

  “对,现在人满为患,都走不了,可谁愿意睡马棚,那老板倒是人不错,没往外赶人。”

  不错?明谨低低笑了下,叮嘱芍药,“若是等下那江老板找你,十分为难似的说下面住客太满,不愿意走,他也不忍心让那些人冒雨离开,可实在没地方挪人,想让我们匀出一两个房间来,你就让他把钱退回两倍来。”

  芍药一愣,正好房门敲响,是江春来,一开门就见他神色拘谨,不太好意思道;“谢姑娘可在?在下有事....”

  芍药表情有些古怪,但克制住了,平静道:“姑娘现在不方便,老板你跟我说即可。”

  做生意的眼睛都毒,一早就觉得这伙人气度不凡,尤是那谢姑娘,总有说不出让人自惭形愧的气度,对方不跟自己对话也正常。

  “没事没事,就是下面来了好多客人,可实在没房间....”

  芍药都想说自家姑娘神机妙算了,这说辞都一模一样。

  等江春来说完,他故作紧张地看着芍药,想着自己都这份上了,那这小丫头理当....

  “可以的。”芍药满口答应,江春来大喜,忙夸赞芍药人美心善,谢姑娘更是...

  还没说完,芍药补了一句:“那不得退钱么?”

  江春来表情一僵,悻悻道:“这安置这么多人,我店里也是亏本买卖哦....”

  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见这小丫鬟一脸冷漠,他突得想到这伙人里面好几个精壮的仆人,还有那个提刀的青年,心里发怵,最终道:“那是自然的,我这就把两个房间的房钱退了....”

  芍药伸出两根手指摆了摆,“双倍哦。”

  江春来面色一变,正要指责对方太过贪心,却见芍药笑咪咪道:“我刚上来的时候还听那些人交了多少房钱来着?不若我现在去问问,也可以当面与他们交易,左右他们换的是我们的房间。”

  那些人交的是四倍房钱。

  江春来保不准对方知不知道,也知道他们不好惹,只能把两倍房钱吐出来了,还不敢得罪,毕竟对方没把钱卡死,也让他多赚了。

  他只能咽下这口气,不敢翻脸。

  江春来走后,芍药对着他背影轻哼了下,把门混上后朝明谨抱怨:“还真看走眼了,这是个奸商啊,得亏姑娘你聪敏,不然还真让他诓了。”

  只是自己这边的人挤一挤而已,没准就与人为善答应了,可背后还不知道这江春来怎么得意呢。

  好处全是他的,吃亏在自己,凭什么啊。

  “也算不得奸商,人家开门做生意的,天公相助送碗饭吃也没什么,只是我等也是付了钱的,既与人方便,让人能得房间住宿,也不能白白吃亏。”

  昨日早早通过江春来的言行看穿此人心性的明谨却是不恼,顾自翻书看,且随口嘱咐芍药将退回来的房钱平摊给挤一间房的几人。

  芍药应下了,转身出去,明谨才看了书上几行字,见到上面正好提到这些年的政令,其中一个名字让她一眼就锁住了。

  谢远。

  在芍药等人面前风轻云淡,空无人时,她就未必如此坚强了。

  “父亲....”她低低叹了一句,眉宇紧锁,不能释怀,也忽想起来自己忘记叮嘱芍药一件事,想了下,她起身到阳台。

  也是凑巧。

  昨晚是隔壁那位先生推门而出看见了她。

  今日反过来了。

  “谢姑娘?”

  站在阳台上倚靠着栏杆的徐秋白微惊讶,但抬手作揖,明谨回了礼,也没问他在阳台看什么,但她自己看向那湖泊的时候,微微惊讶。

  湖泊上什么也没有。

  那片白...昨晚那等夜色都能看到,块什理当不小,怎一夜过去就没了。

  莫非昨晚是幻觉?

  明谨失笑,也将之抛诸脑后,因为徐秋白恰好有事问她了。

  “谢姑娘,今日是走不了了么?”

  “嗯,这边区域路都不太好,怕是泥泞难走,若是陷在半路上,十分麻烦,徐先生赶时间么?”

  “不,科考时间还很充裕。”徐秋白否认,而明谨刚看到书里一个疑难,也正好问了。

  徐秋白解了,明谨笑道:“多亏先生学问通达,否则我还困在其中。”

  她对此人的欣赏,起源于从前那位老先生的力荐,也起源于后者丰富的学识跟有趣的涵养。

  一次次越发加深。

  徐秋白却缄默了下,才轻轻道,“它并不难,本不该困住姑娘,只是你心不静。”

  声音如雪松一般,明谨心头却如蒙上了一层雪。

  冰凉凉的。

  是的,她心中不静,思绪不似以往,所以解不了疑难,也依旧困在其中。

  不是因为她的父亲要杀她,而是他明明在她身边安插了毕十一他们这样的人手,却又故意雇佣一些不入流也压根杀不了她的人物,偏还拙劣得让这些人知道他的身份,送到她跟前可以求饶时告之。

  其心为何,值得推敲。

  试探,戒备,引惑?

  父女做到这份上,也是天下独一份了吧。

  明谨低头浅笑,自嘲在心,手指却轻叩了下木头横杆,扫过徐秋白的眼神比这绵长雨幕更让人忧愁怅然。

  “先生说错了,并非我心不静。”

  “而是这天地之间有风雨不停。”

  ——————————

  让人忧愁后,她自己却是一笑,徐秋白还未说什么,下面院子人多了些。

  徐秋白察觉到了不少人往这边张望,看了明谨一眼,忽道:“还下着雨,风凉,姑娘进屋去吧,改日有时间再探讨。”

  明谨收回目光,应了声,转身回屋。

  芍药推门而入,“姑娘,刚刚我听人说早上来了一伙官眷家属,似是车庭司的人。”

  “已见到了。”

  明谨没再多提,将此地疑有野兽的事交代下去,让毕十一去周遭看看。

  傍晚时分,正好是晚饭之前,毕十一回来了,带着一身水汽,面色有些凝重。

  明谨以为真有什么凶猛野兽痕迹被他探查到了,还未询问,毕十一却说:“禀姑娘,池塘那边并未有什么野兽,但我发现这店里鱼龙混杂,有几个内息不弱的人。”

  明谨放下书,若有所思:“可是别人护卫?”

  “不,是散户,但伪装很好。”

  若是真正的武林人,不需要如此伪装,若是伪装,必有目的。

  毕十一怀疑对方是冲着自家姑娘来的。

  明谨也不确定,她只知道第一波是谢远,至于这后面还会不会有....

  ————————

  稗家客栈本不宽敞的大厅此时特别拥挤,人满为患,吵闹不已。

  明谨坐在其中,吃着饭菜,周遭总有若有若无的打量。

  芍药本来还想猜测想哪些是可疑人物,她的想法挺直接——其实也简单的,谁一直窥探自家姑娘,谁就是呗,可真到了地方,她就知道自己天真了。

  这满大厅看自家姑娘的何其多,根本看不出哪些人可疑。

  芍药内心懊恼,表面却也不敢暴露什么,而明谨就平静多了,喝汤时低声问毕十一:“是不是左上角一桌那三人,跟右边第二桌那两人?”

  毕十一没问明谨怎么看出来的,因为在别庄那些年,明谨无法离开,却不限她让人搜罗诸多书籍,其中若有财跟人脉,一些武学秘籍自可以到手,何况她本就跟武林有些渊源,当年夫人原本的身份....她耳濡目染也不奇怪。

  “打得过?”

  “可以。”

  明谨若有所思,低低一句:“那就不是他派来的了。”

  明知打不过还送人头,一而再拙劣的事情,她这位父亲不会做。

  毕十一隐约听到了她的话,但没说什么。

  两人正要继续说话,忽然....

  有两拨旅客挨着坐,不知为何起了冲突,当即打了起来。

  唯恐自家客栈被拆了,江春来连忙跑来周旋。

  一片混乱中。

  砰!!

  大门忽然被推开,所有人吓了一跳,只见踢开门的几个衙门差役昂首阔步走了进来,明谨留意到江春来脸色变得很难看,也很紧张,迟疑了下才讪笑着过去招呼。

  人在第一时间的肢体动作一般不会撒谎,如此紧张?

  明谨手指无意识转了小碗,碗里的汤汁些微摇晃,那边忽然到来的差役却只是贴了布告,竟是寻人的。

  “这人?”江春来看了那布告,一口否认见过,还问对方是哪里的....

  他详细询问,十分热心肠。

  胆小贪财且爱算计,何至于此。

  明谨多看了两眼,脑海里好像有一瞬电光闪过,一个念头浮现出来。

  她又有些失笑。

  她这是怎么了,竟有这种念头。

  差役有些不耐烦,随口说了几句就要走,也没管这满屋子的旅客,倒是有人拦住,询问前方通路如何。

  “下这么大雨当然不好走,何须问?行了,你们还能窝在这吃个热乎饭,我们还得冒雨办事呢。”

  不耐烦被这些老百姓纠缠,几个衙役凶神恶煞的,吓退不少人,不敢再纠缠,差役们也就走了。

  ————————

  上了楼,毕十一跟芍药还想提一下那几个可疑人物的事。

  明谨却忽然道:“芍药,你找个机会去看看那布告。”

  芍药惊讶,但答应了,当即出去。

  现在众人正是好奇的时候,她凑上去看也不奇怪。

  “姑娘这是....?”毕十一不明白明谨为什么转而关注这件事。

  明谨没说什么,却反问毕十一:“我记得你嗅觉极好?”

  自古能为斥候猎手培养的,多有过人之处。

  她的父亲向来挑剔,一早看重毕十一的并不只是他的习武根骨,还有这天赋异禀。

  她走到浴桶前面,手指轻点了一处,“你来闻闻这儿。”

  而后她转身移步。

  毕十一什么也不问,过去了,他留意到上面有一些蚂蚁,微皱眉,轻嗅了两下,面色古怪。

  “有点淡的腥味。”

  按理说这是普通的樟木,若是洗浴,常年泡水,哪来这样的腥味。

  这洗的又不是鱼。

  而这样的腥味,他这样死士出身的武者最为熟悉。

  刚刚走开的明谨走了过来,手中拿捏着一方雪白棉巾,且往上面倒了一些清水湿润。

  棉布湿润处被明谨按压在那木桶缝隙处,青葱细指挤压了一会,且也提着水壶往裂缝轻轻倒下一些水。

  水液慢慢渗入木缝,过了一会,她将棉布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素来温和的目光瞬时冷凝了几分。

  而毕十一看到了棉布雪色中湿润渗入的血红,因为此前就怀疑这浴桶藏有秘密,眼下无疑验证,他脸上闪过狠辣,且问:“这浴桶是他给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