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花间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无辜

花间色 沧澜止戈 2907 2020.08.27 20:46

  明谨正不自觉用手指轻覆揉了下眼睛,闻言,她的动作微微停顿,后放下来,睁着略带绯红疲惫的眼神失笑道:“我比较没用,容易发困,实在禁不住这么晚闹腾,让先生见笑了。”

  书呆子有时候迂腐,但有时候也很开门见山。

  “其实这么多证据足够定罪了,何必劳心力去诱他认罪呢?”

  明谨想了下,道:“就如他自己狡辩的,其实也真有可能是他人犯罪,起初我对他先入为主,认定他贪财抠门,这可以是探索的前提,因李易此人身份特点的确在于多财,世间罪案起因也多非情爱既钱财。但我不能因此就给人定论,没有真正见识过他起杀心要谋害我们,没有听他认罪,我不想伤害别人,”

  说完,她感觉到徐秋白眼神有些奇怪,但她没在意,因实在疲倦,便略微欠身,转身回了屋。

  恪守距离,客气有余。

  这就是他三个月来见过的明谨,今晚所见的,可能是惊鸿一瞥,亦可能是冰山一角。

  徐秋白摸了下刚刚出门时随手拿出来的书,回到了屋中。

  这本书还没看完,继续吧。

  ————————

  大概是昨晚过于疲倦,这一夜,明谨睡得很沉,但还是被繁杂的声音给吵醒了,醒来梳洗了下,便瞧见外面林子小道许多人,有差役,也有一些哭嚎的人。

  “是李家的人到了?”明谨问芍药,芍药应是,把白粥跟配菜放好,且道:“听说是此前我们的人前晚去衙门叫的人,那边就得到消息了,招呼了人马过来了,连护卫都带了二十多个,说是要打死那江春来,亏得衙门的人拦着,可是闹腾着呢。”

  明谨听她这话,微挑眉,道:“我怎觉得你对那江春来反没有此前那么咬牙切齿了呢。”

  芍药瞪眼:“怎么可能!我可记着他大半夜提刀要杀我们呢!可是姑娘你也常说一码归一码啊,若是他杀那李易,真是因后者行为不端,侵犯林氏,也算是情有可原,不过那李易也够坏的,我刚刚还瞧见了呢,他媳妇来了,长得很好看,说话特别好听,这样好的女子,他竟还....”

  明谨听了,抬眸,眉目婉转:“有多好听,有我好听么?”

  瞧着有些委屈似的,芍药慌了,连忙说:“哪能啊,也没姑娘您好看哦。”

  明谨嗔她一眼,却也不逗她了,笑问:“那李氏他们还关在一起吗?”

  “没吧,那些人对江春来跟张三喊打喊杀的,衙门的人就把他们分开羁押了,李氏为了照顾江春来,怕他出事,也要求跟着。”

  芍药显然不愿意自家姑娘把心神都放在这个案子上,若从过路人来说,姑娘已是对亡者尽力了,于是她问明谨什么时候动身。

  “今日。”

  ————————

  芍药他们匆匆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明谨则是在毕十一的陪同下去了一个地方。

  咯吱,门打开,本惶惶不安的小娇没想到会有人来看自己,一抬头,她看到明谨的时既惊讶又愤恨,刚想指责明谨毁掉他们的一切。

  “姑娘先别急着指责我,这对改变你的处境没有任何好处,甚至有可能让它更坏。”

  这是威胁吗?小娇觉得是,起码毕十一腰悬长刀,单手还扣在刀柄上,目光颇为瘆人。

  小娇怵了,缩了下身子,讪讪道:“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问几个问题。”明谨是个身子娇贵不耐站的,说着就在边上椅子上坐下了,且很自然地询问小娇,“你跟江春来有染,李夫人知道么?”

  小娇没想到这个才住几天的客人竟知道这件事,神色大变,本想遮掩,但毕十一突然把刀放在了桌子上。

  “我....我们是一年前的事儿,当时我刚到客栈,他勾我,说给我好吃好喝的,什么也不用干。”

  她尽力表现自己的无辜跟委屈,但明谨要听的可不是这个。

  “李夫人知道?”

  “应该...应该是知道的吧,她那样的身子,知道了也没什么用,老板也根本不用怕她。”

  “那晚李易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跟我无关啊!我只是知道一些,那晚我跟老板正在一起,忽然李夫人就闯进来了,外面下着雨,夫人却衣不蔽体,哭喊着说李易侵犯了她。”

  小娇面上不自觉露出鄙夷,“她身上还有很多痕迹呢,一看就知道被那....老板当时就气坏了,想要冲出去找那李易报仇,可夫人不肯,拉着他不让他去,说不是对手....也是真想不到,李易那仪表堂堂的人,竟会干这种事,还挑上这样一个老女人...”

  “后来,后来没几天,李易就被老板跟张三解决了。”

  小娇说到这就有些茫然了,她对谋杀的细节了解不是很清楚。

  “谋杀之事,李夫人可知晓?”

  “应该不知道的吧,后来老板跟张三分赃的时候我在的,夫人不在,老板可嫌弃她了,觉得她是破鞋,对我就更好了,还说等她病死了,就娶我。”

  边上毕十一都不用正眼瞧这女子,而明谨年少时就已见多了这样的人,也不气恼或者指责,“也就是说,你们办事商量的时候,她都不在?”

  “不在啊,她身体不好,一直在木屋那边呢,老板也不许她出来丢人现眼。”

  明谨沉吟片刻,起身了。

  小娇看她要走,有些急切,“我都回答你了,你可以救我出去了?我是无辜的!”

  明谨转头看她,轻描淡写道:“你只有在一件事上是无辜的。”

  小娇:“?”

  明谨:“被男人骗。”

  不理会小娇迷茫的神色,明谨转身离去。

  车马都准备好了,明谨他们是最后一波离开的客人,但刚出客栈,众人闻到一股恶臭,转头看去,只见林子那边已有差役扶树而吐,而被抬出的尸体因已胀化,体型巨大,白布都盖不住,活生生露了可怖的模样,水流流淌,散发着让人难以承受的恶臭。

  差役们表情甚为难看,而连夜赶至的李家人一口气昏了好几个,还有一对老夫妻站都站不稳,却推开扶着自己的人,朝那尸体扑过去。

  哭喊连天。

  明谨忽收回眼,朝马车走去。

  彼时,江春来等人也被押出来了,悲痛万分的李家人二话不说一群人扑过来,其中李易的兄弟叫喊家丁要打死江春来。

  差役们人数不够,哪里扛得住这么多人,一时让几个人突破防线,眼看着朝客栈四人冲过去。

  “十一。”上马车的明谨吩咐了一句,毕十一等人就帮忙把人拦下了。

  惊惶的江春来等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还是娇弱的李氏到马车外面道谢。

  “不必,凶犯之事,还是交由衙门审理的好,真打死了人,李家那边不也得有人承担罪责么?儿子死得那般冤枉,再摊上罪名,何其无辜。”

  李氏一怔,后羞愧道:“都是我的错,若非因为我,也不会........”

  “自然是因为你。”

  帘子拉开,她对上了明谨的清泠双目,后者单手放置在窗柩上,“昨晚我就好奇一件事,你我从未接触过,你又常年隐居在后院那边,怎会知晓我姓谢,且一来就找我求情,仿佛知道这边详情?”

  李氏不由道:“我是听到你们在房间里面....”

  明谨:“所以你此前一直躲在屋子外面偷听?等差不多了再出来么?”

  看起来很端方温柔的人,说起话来总让人心气不顺,也让人浮想联翩。

  李氏苍白的嘴唇蠕动了下,似有些招架不住明谨,也越显得马车里的她高高在上,气势迫人。

  “谢姑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

  “我也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一方面,那晚你遭受侵害后,前去找江春来诉苦,后者是什么样的男子,夫妻多年,你会不懂?贪财,自私,但唯独好面子,知道这件事后,他一定会找李易报复。若是你遭遇李易侵犯,六神无主,本能找他做主,倒也说得过去,可有趣的是——你身体不好,你遭受侵害的地方不外乎自己居所,且不说初来乍到的李易是怎么过去找上你的,便是你居所与当时江春来跟小娇偷情所在的别屋就隔着大半距离,那晚还下着大雨,你不仅知道两人偷情所在,还在那样的情况下雨中奔行找到他们.....”

  李氏无奈欲泣,“我当时悲愤异常,撑着一口气过去的,至于他们偷情之地,其实我早知道他们有染,地方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我这般残破的身子,实在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他们那般....”

  是很可怜了,明谨却轻轻道:“既然你身子不好,跑出去了,那李易竟然也没追?或者是追不上你?”

  李氏一怔,众人也是一愣。

  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